“陆天南……九死一生……”

    “陆家在洛城是大户人家,自然算得上是大宅第……大宅第……镇宅第!”

    铁风突眉目猛地一挑,瞠目道:“难道是因为这‘三者镇宅第’之说,你寻到了那四象之一,于是便想陆天南以宅第安置它,为了破解那预言?!”

    “……可陆天南将自己妻女都送走,却一手把柳儿养大……难道说……难道说……”

    铁风猜到了某种可能,猛地一股寒气上涌,从足跟贯穿到头顶盖,后背全是涔涔的汗珠,双手慌乱的乱推,将那桌上的瓷杯打翻在地,“啪嗒”一声响后,如清醒的梦一般,碎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片。

    “这不可能!”

    “你在唬我!”

    铁风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吼道,仿佛那嘹亮的声音便能掩饰心中的慌乱。

    他不知道是哪里不对了,不过得出这个结论,他便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柳儿便是那传言中的“四象化身”之一?

    在得出这结论的一瞬间,仿佛头顶过了一阵电流,一些似乎已被遗忘的小片段突然涌了上来,如同回放一般,在眼前缓缓滑过。

    第一次见陆星柳时,铁无发第一反应便让他一直都想不通,那时铁无发一改往常行事,无论如何也不愿让陆星柳留在铺子里,若非自己一再坚持,恐怕真要把她给赶出院子。

    后来在荒都左近,与那重剑门相斗时,陆星柳突然出现,武功竟然进境的十分迅猛,而原本嗅到些血腥气便要躲得远远的她,那时竟然主动的提剑杀人。

    在那观剑大会时,她和那胡离相斗,所用的招式更是凌厉无比,宛若换了一个人般,连那使出九煞劲邪功的胡离都能轻易的击败。

    而就在前日,荒都城外,她一人竟杀了那聚义盟百余人……

    这种种变故,铁风都看在眼中,却一直抱着存在即合理的想法,也不想多去探寻什么,可如今听到了一种似乎能解释所有疑虑的可能,瞬间将他多日以来的自我麻痹一举击溃!

    “我是不是在唬你……你应该心里清楚。”

    风无忧看着眼前这激动的有些颤抖的少年,默默的叹了口气。

    “竟然……会有这种事……”

    铁风无力的垂着头,仿佛身体里的力气都在一瞬间被抽走了。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一种浓郁的失落,不是落寞,不是伤心,就是一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匪夷所思的事实,但此刻,他却真的无法否定这看似有些近乎神话的事实。

    铁风脸上茫然着,眼中显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思绪飘散着,飞舞着,仿佛一捧柳絮,缓慢而慌乱的旋转,落进了一口枯井,黑暗茫茫无际,再也逃不出来。

    从一开始便是执法堂的安排,谨慎而周密的安排,仿佛是个精密运转的机械,每一个零件都有它该存在的位置,不会出现半点差错。

    “……安排?”

    铁风喃喃的重复着心所想的两个字,猛然间,仿佛脑海中燃起了一星火花,那火花炽热而耀眼,将过去的种种连城了一片,仿佛让思绪都变得热络了千万倍,燃尽的种种的疑惑,从火星变作火苗,而后又化为熊熊火海。

    在火海散去之时,脑海中竟然浮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有些恐惧,却又极为真实的猜测!

    “不对!”

    铁风忽地站起身来,双手猛地一摁,顿时眼前的竹桌子裂成了齐刷刷的两半,桌上杂物哗啦啦的散落了一地,整个人都跟着涌起了一股凌厉的气势!

    “你……执法堂,这事情不对!”

    “这事情不对……这事情不对!”

    铁风想着过去的种种,猛然间神色大变,一个颇有些恐怖的念头涌上心间。

    “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铁风猛一抬头,眼中射出两道精芒:“你骗了我!”

    “陆家到底是谁灭的?!”

    少年气势冲天,屋内竟涌起了滚滚气浪,刮的草走瓶飞,瓶瓶罐罐都被吹的叮当倒了一地,一股药草味覆满了整个房间。

    风无忧眼中先是显现了一抹讶异,似乎他也没想到,眼前少年竟能心思活跃至此,不过这讶异也紧紧持续了短短一瞬,而后正如他的名字,泰山压顶亦无忧,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拍了拍身上的水渍与碎瓷片,看着屋内狼藉一片,正色说道:

    “铁风,有些问题我不能此刻回答你,这世上不是非黑即白,凡事皆有两面,你若只瞧见了其中的一面,恐怕事后便要追悔莫及。”

    “我不管!”

    铁风嘶吼道:“为什么陆天南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你也早就知道对不对?告诉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事是‘九死一生’?!”

    “一者隐市井,二者居山林,三者镇宅第,四者守神堂……这‘隐居镇守’四字,恐怕根本就不是字面的意思,或许是……”

    铁风沉沉的上前了一步,抬头间,眼中闪出了一道寒芒:“……是杀死!”

    “对不对?!”

    “你们从一开始的想法,便是想让这四圣兽占住它们预言中提到的方位,而后便动手杀了这‘四象’,以免‘四象汇聚’,从而避免了执法堂覆灭之危!”

    “而你们早就知道这‘四象化身’恐怕每一个都有极强的力量,实无把握说能杀掉,因此才说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对么?!”

    铁风越说越激动,越讲越笃定,想到了某种猜测,顿时涌起了一股无名怒火:“柳儿便是这需要杀害的四人之一,不过在准备动手时,那陆天南却不愿配合了……甚至还要助柳儿逃走,这才有了后面的种种!”

    “而之所以陆天南之所以让柳儿一定要入执法堂,乃是因为入了执法堂便是‘守神堂’,便不是‘镇宅第’了,如此一来,碍于那预言破解之法,你们便再无法害她!”

    “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铁风猛然上前一步,一把便扯住了风无忧的衣领,刹那间,那张苍老的淡然的脸上便浮现了一股苍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