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过去问蒙大哥关于那司马正义的时候,听他提起过,那司马正义年少时武功平庸至极,后来拜了一位老僧为师,这才武功突飞猛进,成了天下一等一的好手,而那位老僧……”

    “似乎法名便叫做‘渡世大师’!”

    铁风道出这桩旧事,突然心里咯噔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刚刚那老僧的形象,心中也不大确定这两位“渡世大师”是不是同一人。

    “不可能的!”

    墨某倒是一口否决了这个猜测。

    “司马正义那老头都多大岁数了?恐怕少说也有七十多!他年少时所拜的‘老僧’,若是现在还活着,岂不是要一百三四十岁了?”

    “难不成拜的是妖怪啊!”

    说到“妖怪”二字时,两人倒是不约而同的又从后背涌起一股寒气,今日所见那老僧,虽说未必真是“妖怪”,但种种迹象看上去都不似平常人。

    又瞎扯了几句,谁也道不出什么所以然,索性便也不再乱猜,只是再前行时两人都特意留了份神,心中均暗暗猜测,那奇怪的老僧会不会再次出现。

    夕阳红于烧,晴空碧胜蓝,两种反差极大的颜色,层次分明的徜徉在空中,如梦如幻,若非亲身经历,谁也想不到这洛城城西荒原中,竟然能看见这般奇异的绚丽的景色。

    而奇异的,却不仅仅是景色。

    两人再次行得三五里,那老僧竟然再次出现了!

    虽说一路都左顾右盼,却谁也不知道,这老僧是从哪里出现的,仿佛就凭空在那枯萎的荒草和了无生机的砂石地了长出来的一般!

    第三次见面。

    至少对铁风来讲是第三次。

    此次少了些如同上次那般的大惊小怪,既来之则安之,左右不知这老僧用意,索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铁风坦然的上前几步,主动打起了招呼。

    “渡世大师你好,可是又要求些清水?”

    铁风故意把“又”字说得响亮些,一边观察着那老僧的神色,却发现他那两唇似乎没有刚刚那么干瘪了。

    “两位施主身上无水,又如何施舍于老衲?”

    “那大师再次等我们,所为何事?”铁风顿了顿,开门见山的问道。

    “指路。”

    “给谁指路?”

    “给你指路。”

    那老僧语速不快,吐字却异常清晰,仿佛那声音不是从耳朵进去,而是直接钻到了心里。

    铁风眉头微皱,注意到了那老僧说的是“你”,而不是“你们”,不由得回头看了看,只见墨某压着头,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指什么路?”

    “大漠漫漫,回头为岸。”

    铁风微微抬头,看向那有些泛橙的天色,宛若曼丽的薄纱,轻盈的挂在了天际。

    今日的黄昏持续得太久了。

    沉吟了一阵,道:“我在哪?”

    渡世微微一笑:“你发现了。”

    铁风抽出长剑,朝旁一挥,顿时不远处的地面便裂开了一道丈许深的裂缝,宛若漆黑的长蛇对天嘶吼。无论是那迸出的沙粒,还是那天空的彩霓,都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不真实感。

    恍若梦中。

    “你两次三番的出现,可是要阻我去铁血峰的?”

    老僧点了点头,却不答话。

    “为什么有人期望我去铁血峰,又有人阻止我去铁血峰?”

    收回长剑,铁风冷静的问道:

    “这铁血峰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我去了又会怎样?”

    “毁灭。”渡世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毁灭谁?”铁风皱眉问道。

    “毁灭‘其他人’,或者毁灭你自己。”

    “‘其他人’是谁?”

    那老僧摇了摇头,并不多说。

    铁风眉头皱得更深了,仿佛久旱的山川,几乎将两眼内角都挤在了一处,心中不住的思量这几句话中的意思。

    没人对他说过那铁血峰上到底有什么,风无忧没有,铁无发也没有,连那三无道人神通广大的师兄也没有。

    但无论哪个知晓铁血峰的人,都对那地方带着一种谨慎的似乎有些过头的态度,仿佛那是一处能让天下安稳的圣地,又仿佛那是一个住满魔鬼的魔盒。

    就好像全天下的秘密都藏在了那里。

    听到了那“毁灭”二字时,铁风心中便有了些犹疑。

    这两个字有些沉重,既不是“杀死”,也不是“伤害”,而是“毁灭”。

    特说不出这其中的区别,却总感觉,“毁灭”二字比其他的要多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他不想毁灭自己,也不想无端的毁灭他人,哪怕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也未必需要“毁灭”这么狠厉的字眼。

    斟酌了一阵,铁风问道:“我该怎么做?”

    渡世缓缓的说道:“回头,一切便静好。”

    “就这样?”

    “就这样。”

    铁风望向那长长的地缝,黑的似枯井,暗的似深渊,仿佛是个无尽的轮回,看得久了便要把人给吞下去。

    “好。”

    铁风转身时,眼角余光瞥见了那双手合十的老僧,对着自己缓缓的躬了下去。

    铁风没有再问那老僧,是否便是当年那“渡世”。

    已经不重要了。

    “胖子,我们回去吧……不找了!”

    “胖子?”

    铁风喊了两声,又轻轻拍了拍他肩头,见他依旧低低压着头,宛若未闻。

    “恩?”

    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步又迈回了了那老僧面前,质问道:“连他……都是假的?!”

    “像由心生,幻由心起,无喜无悲,能见净识,阿弥陀佛。”老僧再次双手合十,头顶的六道香疤甚是醒目。

    “……那胖子,他没事吧?”

    “他很安全,施主尽可放心。”

    “很安全……”

    铁风听这“安全”二字,微感奇怪。

    似乎一般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方才需要用“安全”来形容一个人的状态,而两人本就无恙,这安全两字用在此处,实在有些怪异。

    “好吧,你可不要骗我。”

    “阿弥陀佛。”

    铁风转身,也不再理会那一动不动的“墨某”和旁边的渡世,踏着脚下的沙土,依旧能听到那细细的额“咯吱”声响。

    一步,两步,三步,渐渐便行得远了,背着夕阳前行,总要比来时眼睛要好受些。

    回头二字说起来简单,真正做的时候,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仿佛丢了什么要紧的物事。

    又走得几步,铁风突然又停住了,也不前行,也不转身,就直定定的,如同木桩一般的站在那。

    “大师。”

    “柳儿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