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没有回头,他知道,那老僧是能听到他的话的。

    片刻的沉默后,那声音终于又响了起来,似近似远,只说了简单的单个字。

    “铁血峰。”

    这三个字却使得铁风如遭雷击!

    他这些日子以来,再也寻不到少女丝毫的踪迹,就仿佛她就在这世间消失了一般。

    而这三个分量不轻的字,显然是给了他寻觅无果的答案!

    “那你还拦我?!”

    铁风缓缓的转过身,看向那一身缟素的老僧,握剑的右手甚至都变得有些颤抖。

    “阿弥陀佛,老衲如实以告,还望铁居士深思,此路若前行,则再无回头处!”

    “深思个屁!柳儿被人抓去了,你还叫我深思?!”

    刷的一声,长剑出鞘,直指那老僧,一股莫名的力量从四周涌现,仿佛周遭世界都变得灰暗了几分。

    “让开!”

    “……”

    短暂的沉默后,一道数丈长的剑气涌现,如同狂雷怒龙一般的闪出,渡世的身影在这道狂雷中瞬间淹没,保持这一个双手合十的字数,化作了一捧黄沙。

    随着这身影涣散,周遭的天与地也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咔嚓几声便裂出了几道碎纹,从天际一直延续到了脚下,裂成了碎片,幻成了碟,又化作了沙,模糊了人的双眼。

    清风一吹,这沙再瞧不见了,没有了那橙红与湛蓝并存的天空,再抬头时,天空已换做了一片深蓝,镶嵌满了繁星。

    一抹冷汗从铁风的脸颊滑下,瞧着周遭的矮树与大石,感受着那真正属于秋的凉意,铁风知道了,这才是真实的世界。

    “竟然能让我不知不觉中便踏入了环境……我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招?”

    铁风活动了一下手腕,突如其来的凉风还使得他微微有些不适,看着那苍凉的月,隐隐的有种时空错乱之感。

    听着那“吱吱”虫鸣,一股熟悉的记忆涌现了上来,铁风想了起来,先前的他,就是在此处遇见的“墨某”,两人赶了两天的路,方才进了那荒原,遇见了那老僧渡世。

    那荒原是环境,连墨某都是幻象,眼前景象丝毫未变,似乎这两日以来只是做了一场大梦,换做现实,方才一瞬。

    “世上竟有如此厉害功夫!”

    铁风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对着西方夜空拱手一拜:

    “渡世大师,待小子从那峰上回来,再给您赔罪!”

    收了剑,扑了扑身上的沙,铁风迈着更加坚定的脚步,向着前方如墨般的黑夜走去。

    ……

    “他来了么?”

    上首处的宽大藤椅上,一名身着龙纹青袍,眸色淡青的中年男子,正在又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发出“啪嗒”“啪嗒”的清脆声响。

    “雾先生,他……还有三四里便到了。”

    大厅很大,比那执法堂的议事厅还要宽敞不少,空落落的,大厅正中的一张虎皮毯上站了一人,细眉细目,身子有些佝偻,若铁风见了此人怕是要大为惊喜。

    正是那“失踪”已久的铁无发。

    “要放下攀天锁么?”铁无发对着上首处那人问道。

    “恩……你下去吧。”

    青袍人淡淡的说了一句,手上的“啪嗒”声却变得更加急促了些。

    还不待铁无发转身走出,身后便又传来一道声音。

    “等等。”

    “雾先生?”铁无发转过头,微微偏了偏脑袋,无论何时,他都读不懂眼前这人的表情。

    “你后悔了?”

    铁无发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没有!”

    上首处那男子沉默了片刻,指尖的敲打停了下来,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不要混淆了大义与小节!”

    “属下谨记……!”

    铁无发答应了一声,而后便转身退去了,刚迈出那厅门便长长的叹了口气,仰头看着那薄纱般的月光,柔和如清丝,宛若最醇的酒,却也解不掉那浓郁的愁。

    回头看向那厅顶处极有年代感的牌匾,上面刻了三个古体大字“不可屠”,那三个字写得银钩铁画,在月光下显得分外的刺眼。

    不得不说,用这看似怪异的几个字作为牌匾,当真显得分外的怪异,仿佛这牌匾的意义只是为了告诉这厅中人勿动杀意,却和这厅堂没有太大关系了。

    但偏偏这几个字中,每一点一撇仿佛都带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杀机,和那三字本身形成了一种分明的矛盾感。

    “行云使,山下来了一名道人!”

    铁无发的思绪被来人打断了,转过头,瞧了瞧眼前的黑衫汉子,又瞧了瞧远处的厚云,问道:“钟山那位?”

    那汉子摇了摇头:“是那个行事乖张的三无道人。”

    “他怎会来此……”铁无发呢喃了一声,而后道:“你带人去拖延片刻,我随后便到。”

    “万勿让他登峰!”

    “是!”

    黑衫汉子答应了一句,便匆忙的奔回了,铁无发轻轻抚了抚腰间的刀鞘,过不多时,便迈着大步,迎着月光走去。

    ……

    而就在这高耸不知几千米的山崖下,一名少年独自在月下前行着,周遭荒无人烟。

    此处旧时为墓场,据说埋葬过许多人,常有传言说此处有“鬼火”出没,久而久之便再无人来此。

    几座如剑的细峰直耸云端,仰头看去,仿佛天上一直有些化不开的雾,但无论怎么看,此处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山峰,更像是一根根擎天巨柱。

    少年握着剑柄警惕着,从刚刚开始,便有一种异样的气氛缭绕心头,让人心跳加快,却不知是为何。

    这周遭异常的氛围使得少年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紧张的时周遭拿时明时暗的无根火光,宛若幽灵的眼睛,时不时就出来眨一下。

    而兴奋的,则是此处倒和那墨某所言“洛城左近阴气炽盛”的地方十分相合,这也就说明,自己或许距离那神秘的雾部总部铁血峰,越来越近了。

    又行得数步,少年忽然浑身肌肉一绷,踩的脚下土石都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那两道剑眉微挑,在月光下凌厉的仿佛是即将出鞘的利刃。

    “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