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那“雾先生”三个字,铁风攥了攥拳头,铁血峰是执法堂雾部总部,而雾大人是雾部的头头,如此看来,此处十有八九便是铁血峰了!

    铁风朝旁看去,只见一名削瘦的有些病态的男子单膝跪地,这人看样子便颇有些怪异,身上仿佛加起来没几两肉,偏偏骨架长的还比常人大上不少,从这个角度看去,仿佛那整个人就是一个凹下去的骷髅。

    “你是谁?为何如此称呼我?”

    “我,流风使铁古,雾先生有请。”

    那人讲起话来瓮声瓮气的,又极为惜言,仿佛多说一个字便会要了他性命。

    “流风使铁骨……?”

    铁风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也不知是“流风,史铁骨”呢,还是“流风使,铁骨”呢,总之,感觉这个名字分外怪异。

    不光是这人,这整个地方都显得与下面的世界格格不入,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时代。

    想来以这人的交流方式,自己怕是也问不出太多信息来,此人能在自己发觉不到的情况下来到身旁,想来武功是极高的,既然人家也没表现什么敌意,自己倒也不必太过小题大做,点了点头,道:“还请带路。”

    两人一言不发的前行,那流风使似乎很习惯这种沉闷与寂静,而铁风在后瞧着那骨架颇大的背影,配合周遭雾蒙蒙的黑暗,倒感觉自己来到了地府阴间,而前面的那位便是无常恶鬼。

    走了约莫半刻钟的功夫,铁风才发现,原来这峰顶上竟有不少人,大多都守在那高低错落的道旁,每个人看向自己时,脸上都带着差不多的肃穆表情,也不知他们平日里就这么一副样子,还是因为今天有什么重要的大事以至于如此。

    行了一段平坦的路,接下来便是一段长长的石阶,估摸着那长度至少有数百阶,铁风在石阶前刚稍微停了停,前面那流风使便好像脑后有眼一般,转过身来,瓮声道:“请!”

    铁风微微眯了眯眼:“我若不走,你会出手么?”

    流风使摇了摇头,也不置可否,只是依旧闷闷的道:“雾先生有请。”

    铁风稍稍犹豫了片刻,还是迈了上去,手在怀中轻轻的抚过那个装有“百莲精”的小玉瓶,那是当日火莲派掌门金一刀所赠,说那其中“百莲精”能让人平添数十载功力,铁风带在身上,倒是也一直没敢尝试,毕竟这功效听起来有些太玄乎了,是药三分毒,这等强悍的效果,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更加变态的副作用。

    但此刻,他却略有些后悔,本以为以自己的功力应该遇不到太多对手,就算有功力强悍的,使出那五登天的功夫跑掉应该也不难,没想到刚上这铁血峰,就遇到这么一个古怪的“流云使铁古”,若这峰顶有数个武功这般境界的人同时与自己发难,那自己当真是毫无底气了。

    也不知这“百莲精”临阵服食,还来不来得及。

    这一路似很漫长,铁风百无聊赖的数了数,迈过了好巧不巧的正好七百三十九阶阶梯,而如今便是平吾纪七百三十九年,他不知这两者有没有什么联系,但不及细想,一座古朴而恢弘的大殿便出现在了眼前,那大殿很大,有数十米高,比整个荒都最高的建筑还要高些,偏偏那殿门只似普通房门似的,两人并排都会觉得挤,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一眼便能感觉到一种不凡。

    而其上那“不可屠”的三字牌匾,更是引人深思,使得整个建筑,乃至建筑里的人,都覆上了一种浓郁的神秘感。

    流风使来到门前,单膝跪地,对着那铜门上的暗金龙纹恭敬而嘶哑的说道:“雾先生,人请至。”

    “辛苦了,退下吧!”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内传来,铁风听到这声音却神色顿时凝重了许多,因为他发现,这“雾先生”的声音,竟和当日在执法堂拦阻自己执掌云部的黑衣人声音极为相像!

    “是!”

    流风使铁古答应了一声,极为痛快的转身退去,在这高高的台阶上,只留下铁风一人。

    面对眼前的铜门,他不知他将面对的是什么,但他隐隐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这铜门拉开之时,整个天下都将要风云变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有些湿冷的空气,也不再多犹豫,抬起手,只听嘎吱一声,那两道铜门便同时打开了。

    抬眼望去,内里的景象倒和自己所想颇为不同,本以为这看起来极为封闭的大殿,里面定是光线极为昏暗,亦或是摆满了火把燃出凄红的光,但铁风没想到,一开门之后,首先看到的竟是一抹清冷的白光。

    那光圈明亮且大,安稳的覆盖了这殿中大半的地面,原来屋子上方竟没有顶,任由那月色肆意挥洒,洒到了地上,便形成了这么一个老大的光圈,光圈彼端,有一把孤零零的古铜色的宽大椅子,而那椅子中央,则坐着一位孤零零的人。

    之所以是孤零零,一个是因为相比这硕大的大殿,那人的身躯显得太过渺小,二来呢,那人就这样坐着不发一语,却不知怎地,仿佛天生带了一种孤独的气质,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真的是你……!”

    瞧见那人的轮廓与气质,铁风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果然便是那日来执法堂的黑衣强者!

    这人看上去大约中年,容貌生的棱角分明,一头半长的头发半黑半白,眼眸却呈现一种特别的淡青色,整体看上去颇有几分妖异。

    铁风暗暗将手按在了剑柄上,心中对此行的凶险程度再次高估了几分。

    “小子,你这般严阵以待,难不成还想和我动手?”

    那人轻笑着说道:“走近些,让我看看你。”

    听见那浑厚而随意的声音,铁风更加警惕了,踩着那月光的边缘,直截了当的问道:“我叔叔和柳儿在哪?”

    “他们对你来说,很重要么?”那人问道。

    “没错。”铁风答的也痛快。

    “嘿。”

    只听一声轻响,顿时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生出,铁风横剑一挡,只听“当”的一声响,一直朝后蹭蹭蹭的退了数步这才止住了退势。

    感受到那手臂的酸麻,铁风抬起头,一脸不可思议“

    “山河七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