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没有在那道剑气中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内力,其中剑意则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正是那山河七断的法门!

    “你怎会此招?!”

    “哈哈,你问我怎会此招?”

    那雾先生仰天大笑两声,而后又有两道纤细而凌厉的剑气从左右两侧窜出,到了铁风身后竟神奇的汇成了一股,“唰”的一下朝着其背心袭来。(书=-屋*0小-}说-+网)

    察觉到这般突兀而凌厉的攻势,铁风手臂运力,也不转身,朝着身后猛地一剑挥出,这才将那诡异的剑气化解。

    同时也眉头皱得老高。

    “这是……五登天的剑招。”

    铁风双眼凝着光,直视那前方不远处的淡青色眸子,忽然间一股怪异感觉涌上了心头。

    “你到底是谁?!”

    那人也不答,只是在铁风疑惑的眼神中再次大笑几声,对着门外叫道:“进来吧!”

    门开了。

    走进了一人,铁风瞧见那人的相貌,竟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老……老头?!”

    “你真的在这!”

    瞧见了那颗鸭蛋脸,铁风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一半,和自己想象的不同,铁无发身上没有什么束缚,也没有什么伤势,甚至那灰色的衣衫都打理的十分整齐,并没有什么被强迫的样子。

    “哈哈,小子,壮实了!”

    铁无发上前拍了拍铁风的肩膀,而后对着前方那人单膝跪地道:“雾先生!”

    “老头?你干嘛?为什么要跪他?”

    铁风走上前去,一把扯住铁无发,却不想一扯之下他竟不动,只得运起真力,生生的将其扯了起来。

    铁风也说不上为何自己要这么做,内心中便很不喜欢这平日里随意不羁的叔叔摆出这跪拜俯首的姿势。

    犹其是这受拜之人,尚且敌友未定的时候。

    “风儿!”

    铁无发摇了摇头,示意铁风不可,正欲再下拜时,却听到那上首处传来沉厚的三个字:“不必了。”

    “老头,你不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却又为何要怕他?这人武功虽强,却未必是什么好人!”铁风斜睨了一眼那人,说道。

    “铁风!不可胡言乱语!”铁无发厉声斥道。

    上首那人摇了摇头,却也不多言语,恍若他们所争与自己无关一般。

    “你可知这是谁?!”

    “执法堂雾部之主,鼎鼎有名的雾先生嘛……那又如何?”铁风不阴不阳的说道。

    “你……!”

    不待铁无发说完,那浑厚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铁风,你似乎对我有很大的怨气?”

    铁风转过身,直视着那两颗泛着妖异青光的眸子,一字一顿的问道:“陆家,是不是你害的?”

    “没错,几个不听话的普通人,那又如何?”那人淡然的答道。

    “不听话的普通人……”

    铁风牙齿咯吱咯吱咬的直响:“那慈悲门猖狂行事,也是你雾部指使的,而那日比剑大会上的乱子,定是也有你们的暗中助力,对不对?!”

    “哈?”那青眸人摇了摇头:“你非要这么说,倒也没错,不过这‘猖狂’两字却是谈不上了!”

    铁风挣开了一旁铁无发的手,向前一步,双拳紧握。

    “哼,我不想理会你执法堂内里的争端,不过你身为执法堂雾部之人,在这争斗中祸害了多少性命,伤及了多少无辜,你到时可还有面目去见那些执法堂的先辈?!”

    “执法堂的先辈?”青眸人听了铁风的斥责,不怒反笑:“小子,你这明知不敌,却敢争一怒的性子,倒是和我当年颇像……”

    “谁要跟你这老阴险的家伙像?!”

    铁风右手一抬,长剑出鞘一半,却突然受了一股柔力,那出鞘的长剑又“歘”的一声收了回去。

    “铁风,冷静点!”

    铁无发站了出来,拦在了铁风的身前,大声叫道:

    “他才是神堂的主人,而这里,铁血峰,这才是神堂的总部!”

    铁风先是一愣,而后转过头瞧着那满脸认真又显得有些陌生的铁无发。

    “什么意思?”

    铁无发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那日走时,我给你留了封信,写明了,这里有一切的真相。”

    “既然你来到这了,有些事我也不想再瞒着你。”

    “你只道这天下以执法堂为正宗,而那‘云’‘雾’二部,是执法堂的附属,或许有人告诉了你,那执法堂古时便是‘神堂’。”

    “其实并非如此!”

    铁无发抬头看了看那上座之人,见他闭目不语,便继续讲道:

    “其实最初时,神堂便是由两人所创,而‘云’与‘雾’,原本便是这两人的代号。”

    “创立神堂也是有着自己神圣的目的,但此事艰辛,靠着二人之力是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的,这才花了偌大的心思,在人世间创立了一个影响力巨大的组织,那便是你知道的‘执法堂’。”

    铁风鼻中发出了轻轻的声音,心中只觉此事甚是不可思议,但出于长期以来对铁无发的信任,加上如此地以来遇见的种种奇事,倒也对这种说法信服了大半。

    的确,这段时间接触以来,铁风发现执法堂的实力并非如想象中那般强劲,对于一个存世七百余年的势力,甚至可以说,这实力有些过于羸弱了些。

    而眼前这“铁血峰”的种种人物,显然要比下面的执法堂强悍了太多,连那拉自己上来的六名汉子,怕是每个人都不弱于一城统领的实力,而这眼前的雾先生,更是武功近妖,在铁风所见之人中,怕是只有那三无道人的师兄能和他比拟。

    “而执法堂,从创建开始到现在,其主要目的也一直不是为了维护天下安稳。”

    “是为了‘灭武’,是么?”铁风问道。

    “看来那姓风的老家伙真的很信任你小子啊……不过这个说法其实也不准确。”

    铁无发摇了摇头,忽地抬起头,对着上首那人问了句:“雾先生……”

    “都告诉他吧。”

    短短的五个字,铁风感觉这大殿之内都多了些说不清的凝重气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