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开口,门外一阵骚动。

    这种情况,在这高手如云的铁血峰上并不多见。

    一人急匆匆的推门而入,稍稍瞥了一眼铁风二人的方向,而后有些慌张的向前疾跑了几步,对着前方跪拜道:

    “雾先生,从下面冲上来了一名白胡子老道,武功奇高,流风使差我前来求援!”

    “知道了,告诉他们,放他进来便是。”

    上首那人自信的挥了挥手,而后似自言自语了一声:这老家伙终究是坐不住了。

    “行云使,你也先下去吧。”

    “是!”铁无发抬手一拜。

    铁风正待问些什么,却被铁无发一把拉了出去,两人出门之后沿着一条干净的石板路向右行去,绕过了这颇有气势的大殿,转到了后山的一处大石林,这才停了下来。

    铁无发拉着铁风,光溜溜的头顶在月光下映的像颗银蛋。

    “风儿,叔叔我此事瞒了你这么久,你不会怪我罢?”

    铁风摇了摇头:“老头,你应该知道我这次来干什么的。”

    “告诉我,她在哪?”铁无一字一顿的问道。

    铁无发闻言,沉吟半晌不语,过了好一阵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唉!”

    “怎么?难道柳儿不在此处?”铁风问道。

    铁无发轻轻的摇了摇头:“风儿,还记得我跟你说得话么,男儿在世,当以什么为先?”

    “男儿在世,当以大义为先,在大义面前,名利,财富,地位,甚至性命,那都不值一提!”

    “好!”

    铁无发翘起大拇指,称赞了一声,而后又问道:“你既然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那我问你……你真的懂这句话的意思么?”

    “大义为先,其余为次,大义面前,一切皆可让位。”铁风答道。

    “那我再问你,你觉得这‘其余’二字,是指的你的‘其余’呢,还是也包括他人,乃至全天下的‘其余’呢?”

    这个问题铁无发说的轻巧平稳,但那话中的意思却如同狂风恶雪一般,使得铁风突然脊背一寒。

    自己的名利,财富,性命等等,若真是大义当头,或可抛弃。

    若是他人的?

    抛弃他人的名利,财富,甚至性命,这个“抛弃”二字,显然在这里用的不妥,要换成“剥夺”才更为贴切。

    而为了所谓的大义,剥夺他人幸福,自由,乃至性命,这个想法无论怎么看,都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每人性命都由父母所赐,无辜之人的性命,恐怕他人无权剥夺。”

    铁风答后,却隐隐感觉铁无发情绪似有些复杂,他自小以来,极少看见铁无发露出那种极为矛盾的神色,一股不大舒服的预感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于是再次急急的问道:

    “老头,你告诉我,柳儿到底在哪里?!”

    “来,坐过来。”

    铁无发负手向前迈了几步,在一块颇有些粗糙的大石前停了下来:

    “我讲个故事,你若听了之后仍旧坚持你的决定,我便告诉你,你的柳儿在哪。”

    铁风攥拳四望,周遭都是同一般的怪石,这铁血峰顶虽平,却实在太大了,自己从上峰到此时,已经行了大半个时辰,却依旧瞧不见这悬空平顶的边缘在哪。

    刚坐下来,一股如轰雷一般的交手声,在刚刚来时的方向响起,铁无发朝着声音源头处望了一眼,没有理会那阵嘈杂,只是平稳而平淡的说道:

    “七百多年前,那场令吾之乱,你应该是听过的,世上皆传言,那令吾盗取了大阳国的镇国之宝大阳心经,从而开始了一场历时数十年的混乱之世。”

    “但你有没有想过,当年大阳国盛极一时,令吾就算天资再高,那也不过是一名年方二十的少年,有怎能孤身一人闯进那重重高手防卫的大阳国的国库,将那镇国之宝盗出?”

    铁风略一沉思,而后摇了摇头。

    此事他曾经听那万兽林深处的巨龟所述,但也未及深思,如今一想,的确,那令吾也不是天上神仙,怎能孤身一人盗取那大阳国重宝的?

    还不待铁风答话,铁无发便说道:

    “其实那时也并非令吾主动盗取,而是大阳国高层将这大阳心经送到他手中的……”

    “什么?!”

    铁风惊异莫名:“那既然是镇国之宝,那大阳国又怎会拱手送人?”

    “这大阳心经虽是重宝,不过也得要会使才行,当年大阳国武学高手无数,却获得这大阳心经近百年来无一人能够修成,反而因修炼废掉了不少高手……而后大阳国之主便决定,不再让皇室成员修习,而是在全国范围举行比武,募集少年天才,让那些少年天才们来参悟这大阳心经。”

    “……真是好算计!好阴险!”

    铁风摇了摇头:“这样一来,想必那古国皇室成员就不必再因为修炼这功夫走火入魔,而一旦哪个少年俊才修炼成功,想来那大阳国也不会轻易的任由他离去了!”

    铁无发点了点头。

    “不错,你能看出此节,但时人却不这么想,只道是那大阳国慷慨,欲为国挑选俊才,这才拿出了高级的武学功法给人观摩,全天下无论门派还是国家,都对自家的武学功法如视至宝,生怕流传出去一星半点,而能如此‘大度’分享神功秘籍的,大阳国算是头一号,因此,一时间举国上下感恩戴德,各大势力都指望自家子弟修得神妙功法,从此一飞冲天。”

    “虽说热情高涨,但名额毕竟有限,每三年只选一人能进入大阳皇宫修炼,而千千万万的年轻俊才都挤破了头皮,想获得那珍贵的机会……而当年意气风发的令吾,便是其中万千青年中的一位。”

    铁风无意识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挥洒热血的故事,永远不乏听众,那令吾虽是数百年前的人物,但一想到那少年意气风发,傲视群雄的模样,不禁让人心驰向往。

    “那令吾武功精湛,天资奇高,历经数十场坚信战斗,对战了许多顶尖的青年高手,竟未尝一败,而这等战绩,也毫无悬念的当选了其时青年武学才俊的第一名,被大阳国皇帝亲自召见,引进皇宫修炼。”

    铁无发顿了顿,又讲道:“令吾接过了那枯黄老旧的破牛皮纸,看着那无数先人专研却仍旧不解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心中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激动,大阳皇室没有限制他的行动,令吾便选取了自己所喜欢的,大阳国都……也就是现在的荒都附近的一处高山之上修炼,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终于,在半年之后,他竟然真的破解了这玄功的修炼方式!”

    “同时,也发现了这大阳心经的最大秘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