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阳心经,当真是一门逆天之法,不光能修炼武学,其中更是蕴含了能让人突破寿元的秘密!”

    听到这里,铁风竟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当日在执法堂云部密室所见,其中便有一个牌位上刻的是“平吾纪元年——平吾纪一三三年”,这一点让铁风印象颇深。

    “突破寿元……那是什么意思?”

    “生老病死,乃是万物生长规律,任你内功再强,武功再高,顶多是比常人病痛少些,终究抵不过岁月。”

    “而那大阳心经则是另辟蹊径,不在丹田蓄力,而是以霸道的手段重塑人体经脉筋骨,破后而立,立后再破,再破再立,历经九破九立,便再不受生老病死所困,几能永生不老!”

    远处的交手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但也赶不上铁风此刻内心所涌现的骤雨狂风。

    长生不老。

    这怕是几乎没人能抵得住的一个诱惑。

    没想到,世上竟真的有这种变态逆天的法门?

    “风儿,你觉得一个人如果获得了这种长生的能力,他会变得怎样?”

    铁风摇了摇头,这个假设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已经完全突破了他的想象。

    “会……无所畏惧?”

    “错。”

    铁无发顿了顿,又道:“恰恰相反,一个人获得了这种能力,他的内心将充满了畏惧!”

    “长生不老,并非长生不死,依旧能被金戈之物所伤,一个人获得这种能力,便要把自己性命看的比天还大,只有站在权利与武学的顶端才能给他们一丝的安全感……不过也紧紧一丝。”

    “他们……”

    铁风皱着眉,喃喃的重复了一次这两个拥有者莫名含义的字。

    “你怎么知道这……”

    “听我说完。”

    铁无发打断了铁风的问话,继续讲道:

    “那令吾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心中隐隐觉得,此经留存于世或许是个巨大的祸害,他不愿让大阳国人知晓这心经的奥秘,又实不忍心将这千古以来最逆天的功法亲手毁去,经过一番挣扎与犹豫,最后终于做了一个胆大无比的决定——他要携着这大阳心经离开!”

    听到这里,铁风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惊呼。

    “令吾虽在山中修炼,但大阳国皇室早就在那山下驻了十万精兵,日夜不停的看守,声称是为了那少年天才的安全,更多的其实是防止那参悟经书之人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令吾在做了这个决定之时,就注定了将要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血战……”

    “那场战斗,死了万余人,一时间天下震动,那荒都墙上的“九龙行”便是令吾当年和大阳国九大将军血战的印记,令吾重伤离去后,便找了一处极为隐蔽的所在隐居了起来,待他完成了那大阳心经的九破九立之时,发现这世界已经变了天了。”

    “原来那大阳心经并非独本,大阳国人在令吾修炼之时一直在暗中观察,令吾离去的这几年中,有皇室高手也破解了这大阳心经的奥秘,当他们发觉这心经有突破寿元的能力时,一时间整个整个大阳国皇室成员之间都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长生,这是一种足以颠覆他们阶级与地位的能力!”

    “不过这种颠覆并未立即爆发,剩下了最后一张窗户纸没被捅破,而这张窗户纸,便是那携着神功逃脱的令吾。”

    “我有人无,那才是珍宝,人人皆有,那便只算是个‘好东西’,这种思维天下人皆有之,而皇室之人则更甚,此时那大阳心经的长生之法还是个颇为隐秘的事情,也只有皇室的核心人员才有权知晓,而这些人,每一个都绝不容许令吾与那心经流传于外。”

    “而后来,便如同传言所说,令吾投奔它国,成了一名所向无敌的将军,致力于对抗那大阳古国,但旁人只道是因为大阳国杀了他的兄弟亲朋,不知道的是,令吾更想做的,乃是要彻底毁掉这福祸难料的功法!”

    铁风狠狠的揉了揉太阳穴,显然没想到这七百年前那令吾之乱,竟然背后有着此等的波折。

    “那大阳国既然也破解了这心经的奥秘,想必会诞生许多的高手,怎地后来反倒不敌那令吾一人?”

    “哼哼。”

    铁无发冷笑两声:“不错,大阳国皇室确实涌现了数位武功卓绝的高手,他们若几人联合,在那混乱的战场上,将那令吾将军斩杀也绝非不能,不过可笑的是,那些高手知晓了自己得到了长生,便把自己的性命看得像琉璃金盏一般,平日风里雪里不误练功的他们,这是却都像个深闺少女,更有甚者把那住所内稍稍尖锐的东西都差人给换了去,生怕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他,在这般惜命之下,哪里还肯去战场之中,与那威名远扬的令吾大战一场。”

    “是以这大阳国,因为这心经的原因,不禁没有什么上得了场的高手涌现,反而整个实力还下降了不少,后来皇帝被逼无奈,与国师商议定下了一条毒计——将那令吾得以长生的事告诉了谷燕国与南姜国的国君!”

    “恩……?”

    铁风皱了皱鼻子,他有些想不通,这听上去似乎很蠢的决定,为何能叫做“毒计”?

    铁无发瞧见了铁风的表情,似看出了他所想:

    “你在那与世无争的镇子里长大,自然不知道当年那纷争时期人心的险恶……令吾在那数十年的战斗中,展现出了一种以一人之力几可对抗军队的实力,这种实力使得那谷燕国连年胜战,势如破竹,但同样,也使得谷燕国君深深的忌惮,因为他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完全的超脱了谷燕国国君的掌控,而在这时,大阳国君带来的令吾或可长生的消息,则成为了压垮这一君一臣信任的最后稻草!”

    “长生这二字,无论谁听了,都会生起浓浓嫉妒,那是足以突破理智的嫉妒,而国君也不例外!”

    “此后三国合力,设下了古往今来最险恶的圈套,只求一同诛杀那令吾将军!”

    “啊!”

    听到这句话,紧握双拳,对那令吾所受的遭遇义愤填膺。

    同时,也豁然开朗!

    先前那神龟便和他讲过,令吾先是中了计,而后又被自己最信任的手下所害,铁风一直想不通,是何人能有此等能力,能使得他最亲近的人反目,没想到,这竟是那三个古国同时设下的毒计!

    正在铁风一脸愤慨时,铁无发忽然话锋一转:

    “可是,那令吾……他其实最后并没有死。”

    “而是改头换面,一手创立了‘神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