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也不知道这是走向哪里,似乎距离那兵刃相交声响越来越远,但他心跳却变得越来越快。

    前路很黑,雾蒙蒙的黑,黑得扑朔迷离。

    沿着石林小路,踏着黑暗一路前行,过了许久,铁风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问道:“四象汇聚,那是什么意思?”

    铁无发也不回头,只是轻轻的吐了两个字:毁灭。

    “毁灭谁?”

    “毁灭那些不该存在的人。”

    “四象……是指谁?”铁风问道,不知不觉间,声音中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忧虑。

    铁无发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加快了些脚步,没多一会便到了一间隐秘的石室面前:“到了。”

    铁风推开那沉重的石门,石门与地面摩擦发出“吱呀呀”的声响,只见三人盘坐石室三个方位,每人都一动不动的注视前方,似乎都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柳儿?!”

    “红红,还有墨胖子?!”

    “你们在这!”

    铁风急急上前两步,突然瞥见了脚下那晦涩复杂的一张阵纹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急急的驻了足。

    “叔叔,这是……?”铁风回头问道。

    “四象归天阵。”

    铁无发一挥手,周遭亮起了十余盏火把,将这石室照的通红。

    “四象汇聚于此阵,可呼应天地,使得红日当空,四十九日不落,对于凡人来讲,不过是热了些,或有旱灾,不至殒命,而对于修习过大阳心经之人,这四十九日的灼烧,那炽热的大阳之力呼应内劲,使得体内内力紊乱,最终爆体而亡。”

    “那边的位置……是留给谁的?”

    铁风斜过头,只见他们每人身后都绘了一张神兽图,红炎身后绘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墨某身后则是一头气势恢宏的巨龟,而陆星柳后面是一头壮硕的白虎,远远看去,竟能感受到一股杀气。

    唯有东首处,地面上绘着一条泛着青色的张牙舞爪的巨龙,而巨龙面前的黄色蒲团上空无一物,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难道……我也是那四象之一?”

    “没错。”

    铁无发点了点头:“四象本是天地圣灵,每逢天下危难方才现世,四象无欲无情时,方能发挥真正实力,运转这阵法,使得不该存在的统统消失,还天下人一个真正而长久的安定与自由,而不是要一直在神堂的庇佑下艰辛的活着。”

    “什么?!”

    铁风扫过那三人的空洞眼神,紧紧握了握拳:“神堂……对他们做了什么?”

    铁无发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做,他们本就是圣灵化身,力量也会随着时间自主觉醒,而力量完全觉醒的时候,便会褪去了所有感情与羁绊……他们只是在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

    “而你……因为你无意中修炼了令吾将军留下的剑经,以至于本体的力量遭受压制,是以进程要比他们慢上许多,可如今时间容不得再多等,只能期待你做出正确的决断!”

    铁风皱着眉,半晌没有一句话。

    “你是说,只要我坐上去,触发这阵法,在不久以后那些修炼过大阳心经的遗留至今的人们,包括你,和那雾先生,统统要在这世上消失?”

    “不错。”

    铁无发轻轻的点了点头:“让这天下重归平静,这是神堂一直以来的使命,我希望你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那之后他们会怎样?”

    “重回凡人之躯,或许会忘记这段记忆,再次回到他们应有的人生。”

    铁风沉思片刻,迈步到了陆星柳身前,试探性地轻声唤了句:柳儿?

    只见少女缓缓转过头,那泛着灰白的美眸中却带着一股浓郁的陌生。

    “她不识得我了?”铁风转头问道。

    “他们都从尘世中完全的解脱,不再有身为人的情感,忘却了过往,直面自身,才能发挥出他们原本的力量,只有如此,方才能成功启阵。”

    “忘却过往……?”

    铁风的眼神在石室中每一个角落游过,石壁的颜色深的犹如无情的寒铁,而那火把上的火苗却都欢欣雀跃的舞蹈着,热烈与冷漠之间形成了一股强烈的反差,正如那盘腿而坐的三人。

    目光最终落在了铁无发那满是旧伤的粗壮手臂上。

    “叔叔……神兵利刃与俗兵凡剑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铁无发突然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在这当口问出这等问题。

    顿了顿,道:“打造兵刃的矿石,锻器人的手法,甚至天时地利风水,欲打造神兵,缺一不可,否则便成了凡品。”

    铁风缓缓睁开眼,嘴角却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叔叔。”

    铁风转过身,眼中忽然绽出一道光。

    “当年您说的是‘神兵有魂,凡铁无灵,神兵或有缺陷,或藏锋芒,但却给人以无敌的气概,而凡铁再利再锐,不过是让人对这兵器产生更大的依赖,却难以与之成长,和神兵一比终究是堕了邪道。’

    “这句话,我当时是半点不懂,但现在,我却懂了。”

    铁风缓缓上前两步,陡然间周身爆发了一股摄人的气势。

    “褪去情感与羁绊,能使人强大,不过这褪去,绝非忘却的意思!”

    “直面自己,直面一切,克服这一切,那才是真正的正道,而靠着忘却与逃避得来的力量,乃是邪道,四象传说代表着守护与光明,绝不可能选择这种堕入邪道的方式!”

    “你若是他,绝不可能忘记这一点!”

    铁风每说一句,便上前一步,每进一步,气势便增强了数分,三四步之后,浑身爆发了一股凌厉的犹如神兵出鞘的气势,迫得铁无发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

    “告诉我,你是谁?!”

    长剑出鞘,一股死寂之力弥漫了整个石室,这股力量涌现之时,似乎那三道盘坐的身躯都跟着抖了抖。

    “风儿,冷静点……”

    “你没资格这么叫我!”

    铁风长剑向前一递,正是那烈阳断,剑气内隐,一股恐怖的气势散出,竟压的人无法挪动半步,眼睁睁的看着那漆黑色的长剑在眼中放大。

    一道亮光闪过。

    剑尖刺入肩头数寸,一股灰蒙蒙的气息从铁无发的身上散去,那双苍老的眼中再次浮现了铁风熟悉的眼神。

    和那熟悉的调侃语气。

    “呵!小……小子,你终于长大了。”

    铁无发吐出了最后一句话,身躯向后重重的倒了下去,激起了些许尘土,嘴角还僵着一丝欣慰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