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长刀在半空中,迸出了一道耀眼的火花,而后便远远的落到了崖下。

    “是……是谁!”

    那汉子被这一扰,声音竟有些颤抖,四顾望去,竟丝毫不见人影,稍稍提起的胆色再次烟消云散。

    “是……是谁在装神弄鬼!”

    黑衣汉子扯着嗓子喊了许久,竟得不到丝毫回应,越是安静,那气氛越是压抑,犹如一座铅铸的大山,重重的压在心头。

    没过多一会,终于被吓破了胆,再也顾不得什么报仇,踉踉跄跄的头也不回便去了,跑了急了些,险些被那地上的一具尸体绊了个跟头。

    那人影消失后,两人终于舒了一口气,聚集了十二分的精力,凝神对付这棘手的寒气。

    两只迷途的寒鸦飞过,给天地添了一份嘈杂,那荡在天上的月不知何时瞧瞧的挪了挪,被灰蒙蒙的云遮住了半边脸。

    寒气在缓缓的退散,而那精纯的内功如星火燎原一般,在铁风身体各处接连绽开,每次祛除一些寒气,铁风便感觉身体发生了些许变化,那种感觉十分舒爽,仿佛周身每一个细小微粒都张开了大口,如出生婴儿一般贪婪的吸允着这奇异的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寒气终于被逼近了一个小小的角落,被那精纯的力量如熊熊烈火般的包围着,剩余的雪莲精的寒力在倔强地做着最后的挣扎,但终究还是在某一刻完全的消逝殆尽,在这激烈的撕扯当中,周遭的肉体与血脉都在进行着让人难以察觉的隐晦变化。

    半个时辰过去,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三无道人身体一蹦站起,身上的白霜便化作了雾气,肆无忌惮的四散开来。

    铁风则是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对着夜空毫不拘束的大笑起来,那是劫后余生的庆幸与舒爽。

    “哈哈哈哈!”

    “小爷我活过来了!!”

    铁风站起身来,对着天空朗声一拜,虽然不知先前是谁出手,但着实感激万分。

    “多谢英雄相助!”

    “哎,哎,哎?怎么,怎地,老子给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光顾着谢人家了?”

    三无道人打开了酒壶,仰头一倒,却不想一滴酒都没有,借着月光趴着那葫芦眼往里一瞧,原来那葫芦里的酒早就凝成了一大块坚实的冰坨,和那葫芦内壁紧贴的没有半点缝隙,叹了声晦气,把那葫芦一丢,将怨气一股脑的撒在了铁风的身上。

    铁风回头咧嘴一笑:“咱俩关系熟,说谢那就见外了不是……赶明下了山,我定要奉上一桌最烈的好酒!”

    铁风虽说的简单,经此一事,内心早已将这眼前的道人看做了可信任的兄弟。

    虽说那神秘人也是救了自己一命,但毕竟不会危及自身,而这三无道人既然识得那雪莲精,当然也了解其中的凶险,在这等情况下依旧不顾自身的安危助己运功,这意义便大有不同了。

    “哼,老子这些年杀是杀了不少人,救人倒是头一回……你甭来这套,赶紧扯个衣服换上,别赤条条的在老子面前晃悠!”

    铁风闻言一愣,低头看去,顿时满面尴尬,原来是刚刚那寒气将身上衣衫都冻得僵了,兴奋跃起之时,那冰脆的衣衫竟裂成了一片片碎片散了一地,只余那贴身的裤衫还在迈力的为自己遮掩。

    回头随意找了具尸首,将那一身黑色的劲装换到了自己身上,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扭过身子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这双手和以前似乎大不相同了,但细细一品,却也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同。

    “咦?”

    铁风对着空气虚打了两拳,疑惑的呢喃道:“这……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啊?”

    “哼!你这小子什么也不懂,你以为武学一道只看力气不成?难不成两人过招,都似那蛮兽角力一般?”三无道人在一旁眯着眼睛,没好气的说道。

    铁风讪笑了两声,几步挪了过来,挠了挠头道:“咳咳,还望吴前辈指点那。”

    “这雪莲精是天下第一等的重宝,以前听那老狸猫提起过,若使用得当,可使人武功境界大进,一步登天,但这武功境界说得却不是寻常的内力,而是更重要的,人体的契合。”

    “人体的契合……?那是什么意思?”铁风不解的瞪着眼睛,他还头一回听过这种说法。

    “我问你,你平常哪只手使筷子?”

    听着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铁风一愕:“右手……啊。”

    “让你左手去使,那又会怎样?”

    铁风摇了摇头:“那就笨拙的很了。”

    “可是因为你脑中不知道筷子该怎么使?”

    “那肯定不是……”

    “那又是为何?”

    “……就是左手用的生,不习惯吧。”

    “没错。”三无道人点了点头:“这便是人体的契合了。”

    “人身躯体由头脑所控,大多数人都没意识到,这自己打出生以来便用的这具躯体,其实并非有想象中那般听话,寻常人也不会关心这听话与否的问题,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讲,想伸出左手就能伸出左手,想提起右腿就提起右腿,这就足够了。”

    “但对于武学人士,这其中区别却大得很,一招晦涩复杂的剑法,就算在脑海中演练过一万遍,真正使出来总是有些不对劲,那便是因为这身体并非和大脑完全契合的缘故,头脑发出的指令,身体也只能执行个九成,而剩下的一成,其实才是个人招数天差地别之所在!”

    “而这,也是最难提升的一成,不夸张的来讲,这几乎算是仙凡之别,莫说是下面那些自称的武学大家,就算那老狸猫也不敢说能做到!”

    三无道人斜眼瞥了瞥铁风,那表情仿佛是再说“好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

    “而这雪莲精的功效之所以神异,也不是能增加些内劲那么简单,而是靠着其中的极寒之力改造人身,使人体万千粒子都变得灵敏无比,绝对精确的执行头脑中的指令,这看似不怎么大的区别,实则能让你的武功招数与先前有着云泥之别。”

    “你若脑瓜子灵些,或许还能借此悟到那武学的‘心神合一之境’!”

    铁风早就听得呆愣无比,他从未听说过武学当中还有如此道理,看来以前所修的确是粗犷了些,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却发现眼前的三无道人右手按到了那长刀刀柄之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来,接我几刀试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