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

    不待铁风开口,一道蕴着寒气的白光便从眼前闪现,铁风如本能般的扭了一下身子,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记快刀。(书屋 shu05.com)

    “好家伙,哈哈!”

    三无道人大笑一声,刀刃如同闪电一般在半空中划出个椭圆,与空气摩擦,发出了宛若蜂鸣的声音。

    正是江湖上常见的一招蜂鸣剑法,虽说这剑招常见,真正能达到“剑出鞘,蜂鸣起”的,着实是寥寥无几。

    三无道人以长刀代剑,三刀分对铁风的双肩和眉心刺去,出手凌厉,竟是毫不留情。

    “啊呦!”

    铁风还是头一次见过这等快刀,危急之下极为利落的顺势朝后翻了个跟斗,半空中头下脚上却毫不慌乱,如有神助一般,一边控制着身体平衡,右手悄然打了个圈,以指代剑一道剑气射出,半空中与那猛袭而来的长刀碰撞发了一声脆响,落地之后再出三指,剑气刀刃相交,一时间火花四溅,好不漂亮。

    两人有来有往,转瞬之间过了二十余招,三无道人连换了四种截然不同的武功,统统被铁风已那五登天的剑气化解,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哈哈哈!”

    三无道人收刀大笑了几声。

    “不错,不错,收发之间还有些不大稳,不过已经比你先前那般蛮干要强上太多了!”

    “呼……”

    铁风缓过神来,兴奋地搓了搓手,仿佛不大相信这精妙的几招竟是自己所为。

    这种对身体完完全全的掌控感,让他看到了武学的另一番天地,过去苦思不解的问题,大半都烟消云散。

    铁风忽地拔剑一挥,半空中突兀地闪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携着嗡嗡的刺耳蜂鸣声,正是刚刚三无道人只使过一次的“蜂鸣剑法”,铁风这一剑使得着实是有模有样,初次使来便有了那蜂鸣之音,仿佛是在此道浸淫了数十年的老师傅一般。

    能将这一招学的如此之快的,怕是天下再无第二了。

    “痛快!”

    铁风大笑了两声,心中豪气大生,转头拱手道:“吴前辈,我要回去了!这回那家伙再想占到便宜,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哼啊?”

    三无道人扬了扬眉,一泼冷水还不留情的泼了上去:“你怕是太小瞧他了!”

    “那令吾实力绝非你看上去那般简单,旁人只道他最得意的招数是他那三招自创的剑法,却不知他威力最强横的一招,那是……那是……”

    “那是……?”

    三无道人话说一半,突然如遭雷击一般,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了住,眉头皱的老深,仿佛努力的思考回忆着什么,隔了半晌才又摇了摇头,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口中还似自言自语一般,含糊不清的念着:“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我为什么知道?我为什么知道?”

    几个呼吸功夫,三无道人双眼变得通红,仿佛勾起了什么痛苦不堪的回忆,宛若发狂一般,右手一扯,竟将自己的都头发都扯了下来。

    “不对……不对!”

    他狠狠的摇着头,眼神在四处游散,一股异样的气息在体内酝酿着。

    “我来过这里……我来过这里!啊啊!!”

    三无道人捂着头,痛苦的嚎着:“我是谁?你又是谁?”

    “我是谁?你是谁?!”

    “啊!!”

    铁风看向那忽然之间神情陡然大变的三无道人,不禁皱了皱眉头,也不知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待劝说些话,一抬头却对上了那不知何时布满血丝的猩红眸子,那双眼中再没有平常那种游戏人间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入魔般的杀念。

    “不好!”

    看到这道眼神,铁风心里咯噔一声,他第一次看过如此暴虐的眼神,甚至比那日渺苍天用祭魂邀日阵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歘!”

    一道凌厉至极的刀芒掠过,铁风猛然侧身一闪,左腋下处依旧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若非躲的快些,恐怕这一刀就要开了胸!

    “做什么!”

    那刀芒正是来自于三无手中的长刀,铁风大叫一声,回应他的只有接连而来的三道刀芒,这几刀可不比先前,先前虽说那刀招精湛凌厉,但毕竟是抱着过招的心态而来,此番这几刀却是带着十足的决绝杀意,光那股气势便能让人软了腿。

    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铁风不知道这三无道人到底刚刚忆起了什么,能让他瞬间恐怖决绝如斯,但这当口完全不及细想,直接抽出长剑抵过那几道刀芒,随手反击两剑而后拔腿便撤。

    石室中还有大敌未料,铁风可不想莫名其妙的与这发了狂的三无道人再打上一场!

    双脚迈着大步,在夜空下急奔,两旁的景色飞速的超后逝去,铁风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原本最不擅轻功,而此刻奔行的速度却和“不擅”二字沾不上半点边,说是轻功绝顶都毫不为过,想来也是那身体变得更加契合的缘故,每次迈步间都能精准好不浪费的将浑厚的内力灌入双腿,整个身体微微前倾,简直像一道乌黑的飓风。

    三无道人虽说狂性大发,却未能因此轻功大涨,纵跃追逐间竟落了下风,铁风发觉到身后那身影变得越来越小,这才心底松了口气,脚下却半点不含糊,反而多加了几成劲力,刹那间便奔出来老远,地上的脚印隔了十余米才留下一道,若有人看了绝不会相信这竟是人力所为。

    提着口气,直奔那来时的石室而去,约莫小半刻钟的功夫便再见不到那身后杀念颇重的身影,距离那石室还有些距离,便嗅到了些血腥气,急忙跃起一瞧,只见那石室门外围躺了数十具尸体,都是清一色的黑色劲装,铁风知道,这些都是铁血峰上的高手。

    再抬眼看去,那石室早已变了模样,外壁千疮百孔,大门被破的连石渣都没剩下半点,也不知这里经历的什么样的狂风暴雨般的摧残,没有什么激烈的交手声,和来时一样,此处依旧安静得可怕,却弥漫着一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

    铁风紧握这剑柄,小心翼翼的接近着石门,在距离那石门不足十步时,门内猛然飞出了一个模糊的物事,正中铁风胸口,在那大力之下铁风一直被击退了十数步,这才将那冲击的力道给缓了下来。

    “恩?”

    铁风低下头一瞧,再次皱起了眉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