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道声音落下,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漫上了铁风的心头,那原本已刺出的长剑再不敢前递半分,在半空中身子一扭,朝后急急撤出,刚迈得两步,便斜眼瞧见了刚刚立足处的地面已经列出了两道浅痕,清风一吹便化作了齑粉,几道若隐若现的黑芒如同病毒一般肆虐的扩散着,每每过处,便能粉碎一切!

    “你疯了!”

    钟山老人身子一闪,从那岩石龙卷的缝隙中闪了出去,反手朝前一送,那高速旋转的岩快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携着一股蛮横的杀气一往无前的冲去,正是那暴龙天的杀招“有去无悔”。

    那道道黑芒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招的威势,在那龙卷挪动的一刻便缓缓朝这边聚集,那岩石龙卷气势虽盛,竟也就抵不住这诡异黑芒的侵蚀,两者相碰的瞬间,那无数的大石便犹如冰块掉进了沸水中一般,一眨眼功夫便再无痕迹。

    黑芒点点闪闪,不断聚集,犹如万蚁噬象一般,几个呼吸功夫便将那硕大的岩石龙卷吞了个干干净净,唯余下的那内劲气浪也被令吾挥了挥手,拍散成了一阵狂暴呼啸的飓风,带着那铺天盖地的石粉,朝着四周飞散扑去。

    一时间呜声哀嚎,天地蒙尘。

    铁风被那股气浪吹得双脚腾空飞了起来,半空之中无从借力,听着耳旁沙沙作响,双手想抓住些什么,却只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也不知被震飞了多远,才仰面重重的栽了下来,手臂被地面磨的生疼。

    “啊……好痛!”

    铁风这一下被摔的七荤八素,挣扎的站起身来,揉了揉眼中的沙,只见眼前景物大变,到处都是石粉与残渣,那数米高的巨大石室竟如同阳光下的海市蜃楼一般,再也不见了踪影,唯有那满地的石子和沙粒方能证明它存在过的痕迹。

    “那石室……没了!”

    铁风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那石室可不小啊!

    几乎有数层楼那么高,而且这通体坚石做的东西,更要比寻常的楼屋坚实了太多了。

    饶是如此,依旧在这一招“清风劫”之下再无踪影!

    这还是人能发出的威力么?!

    “不好!”

    铁风忽然似想到了什么,急急跑上前两步,待那烟气稍稍退散,渐渐浮现出了令吾那宽厚的背影,钟山老人与墨某铁无发几人却不知所踪。

    该不会是……

    铁风正紧张时,头顶处却传来了一道苍老而严厉的声音:

    “我让你下山,你为何还回来?!”

    钟山老人一手拎着墨某与铁无发,一手拎着陆星柳与红炎,从半空中跃了下来,将那四人放在地上,转头道:

    “那酒鬼呢?”

    铁风瞧见几人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听他问起三无道人来,一时间又不知如何作答,只得含糊其辞的说道:“他……好像身子有些不大舒服。”

    “什么?”

    钟山老人皱了皱眉:“我刚刚察觉东边有股内力波动,你们可是遇上了什么棘手之事?”

    铁风闻言暗想,这家伙灵觉竟这般灵敏,在这等激烈战斗之下还能察觉数里外的内力波动,不过这棘手之事倒是真的有,自己服下那一整瓶的雪莲精,那便是天下第一等的棘手事。

    “国师,你这逃命本事练的倒是不错。”

    还不待铁风答话,那道悠悠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还记得么,当年,你可是跟我说过同样的话。”

    令吾转过身,缓缓的朝前走来。

    “那时你派遣七大高手追杀于我,辗转数月,我一路亡命三千里,最后在那无为高崖边被你截了住,当时你说得便是‘小子,你这逃命本事练得倒是不错。’”

    令吾忽然扬起了下巴,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那神情似乎融合的太多的情绪,让人完全辨不出喜怒忧悲。

    “而紧接着,你便掏出了两根断指丢给了我。”

    “其中一根指头上还带着翡绿色的指环……你我都懂,那指环所代表的含义。”

    钟山老人上前两步,深邃的双眼直视对面那碧绿色的眸子:“你还是忘不了当年的仇怨,是么?”

    “仇怨?”

    令吾摇了摇头:“比起仇怨,我更忘不了你当初那令人心寒的眼神!”

    令吾停下了脚步,两人相距已经不过数尺。

    “没错,那时你我为敌,你追杀于我原本也无可厚非,但我在那眼神中看见的并不是属于胜利的兴奋,而是一种狂热,享受,阴暗,你在品尝他人的痛苦,并且沉浸其中!”

    “已早不是单纯的因为胜利,亦或是成功,那道眼神,让我看见了人心中最为阴暗可怕的部分!”

    钟山老人闭目深吸了一口气,忆起当年旧事,语气竟稍稍软了些:“人心会变的,你我都是如此,你又何必执着过去?”

    “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坐居钟山上,轻易不下峰,装成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但有些东西是藏在骨子里的,去也去不除,除也除不掉的,你展现出的不过是你那假惺惺伪善的一面,在这无限的生命中终有一天会爆发出你那久藏心底的邪恶念想,而那时候,便是天下最大的祸端!”

    “大阳心经是古往今来第一邪经,我令吾无论如何也要将所有修成此功的人从世上诛灭,为此,我愿付出生命,与你们共赴黄泉!”

    “世上之事绝非非黑即白,令吾,你入了障了!”钟山老人摇了摇头,眉心皱出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哈哈,谁是谁非,自古便不是辩出来的!这么多年了……也该了结了!”

    “你就安心的长眠于此,大阵已毁,余下的那些人,我令吾会亲去将他们一个一个揪出来!”

    “不可理喻!”

    钟山老人冷喝一声,两人同时绽出一阵骇人的杀气,铁风正犹豫着,心底却突兀地响起了一声大喝:

    “将他们几人带离此地,不要回来!”

    ————————————————————————

    彩蛋,彩蛋,彩蛋。

    本书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基本上不会有太多前面填不上的坑(注意,是不会有太多,咳咳~)。

    笔者本拟定了两个结局,从下一章开始便要决定结局的走势,在此想让一直跟读的读者参与一下,算是个一起参与的小游戏吧,选择一下你更支持的是钟山老人,还是令吾,你们的选择将影响部分结局的走势。

    选择的方式是在起点书评区,本章说,或者读者群直接说都可以,我在明天下午时会进行整理,希望大家踊跃参与进来哈。

    谢谢大家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