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吾低下头,与几人的眼神一同汇聚到了自己的胸口。

    左胸处有一处血洞,血液从血洞之中正在汩汩的朝外流着,空气中都弥漫了一股血腥。

    连那心如死灰的钟山老人,察觉到了这一幕,都不可思议的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做到的?”

    令吾抬起头,嗓音有些嘶哑,出乎意料地,眼中竟没有什么怒火,有的,唯有一份冷到了极致的沉静。

    偷袭。

    这个词在他脑中已经尘封了太久了。

    自从练成了奏雨拨风引之后,周遭万物外力皆在心中掌控,他坚信,绝无可能有人会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便能伤了自己。

    就算对面站着的这位钟山老人也是不能。

    而这武功看起来要损逊自己无数倍的小子,竟做到了!

    “这招奏雨拨风引,还是拜你所教。”

    铁风对于这眼前男子的冷静倒是有几分意外。

    那一剑贯穿心脏而过,这人竟然不仅没有立刻死去,甚至声音与情绪还能保持着一份冷静与平稳。

    “恩?”

    令吾摇了摇头:

    “我只给你演示过五登天与山河七断,从未教过你这招奏雨拨风引。”

    铁风淡然一笑:

    “过去却是没有……可刚刚不是有么?”

    “刚刚?”

    令吾皱了皱眉头,沉默了片刻才道:“这一招难度极高,就算是我,当年也是经过了数十年了苦修方能掌握,你又如何能够一眼便能掌握到这种程度?”

    铁风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缓缓的抬起头,望了望那清明了许多的天。

    “老头以前锻兵刃的时候说过,一阴一阳方才谓之道。”

    “再坚硬再出色的矿材,总也要掺上一些黄铜、铁砂这些物事,不然任你矿材如何神异,打出来的兵刃也不过是一块变了形的石头罢了,却非兵刃。”

    “世上事也是如此!”

    铁风忽然抬起头,眼中精芒大绽。

    “你说他压不住心中的恶念与残忍,你说人生而为恶,恶即该死,那世上若没了你所说的‘恶’,又何来‘善’?”

    “或许你过去是个人人崇敬的英雄,或许你经历了世间的苦难,你自以为看透了人心,你说你要祛除这世上所有不该存在的,你觉得世人都不理解你。”

    “但你一直忽视了一点——”

    “善恶兼具才是人,就算那些人心中还有恶念,就算他们是这世间巨大的隐患,但这也是这世间该经历的,无论是你,还是谁,也没有权利因为那一丝的恶便否认了所有的善!”

    “或许是时间太久了,你早已忘记了谦逊,你以为自己所见所为皆是对的,岂不知,你所看的世界早已被你心中的执念所扭曲了!”

    “你说什么?!”

    令吾寒声说道:“你又有什么资格与证据,说我是错的!”

    “证据便是刚刚那一招!”

    铁风毫不畏惧的一阵抢白。

    “这奏雨拨风引是你所创,乃是利用万物的力量伤人于无形,当真是天下第一等的武功,但若想感应这万物之力,首先便要用心与情感去和应人世间的道!你在这一道可谓是登峰造极,无论是极致的杀戮,还是极致的善念,亦或是喜怒哀仇,这一切都逃不出你的感应,因为你以为,这边是世间的所有。”

    “但有一种情绪,是你从不曾有过,也从未认可过的……我过去还不确定,但显然,我赌对了!”

    “是什么?”

    令吾脸色阴沉的可怕,也不知是因为铁风那刺耳的话,还是因为流了太多的血,整个人形成了一道低温的气场,连那温厚的阳光都不能将之驱散半点。

    “兼爱。”

    铁风轻吐了两个字。

    “你始终认为,敌便是敌,友便是友,阴阳分明,善恶分明,从未想过去包容,也未想过会有游离于两者之间的情绪,哪怕曾为战友亦是如此,就比如老头,还有那寒冰使几人,他们过去曾背叛过你,你虽因为利益未将他们杀害,却也再不看做故友,而是在心底把他们一并当做了敌人,千防万防,绝不容许半点不和你意的事。”

    “这也意味着,你在这世上再无故友,一切都成了你的敌手,你想消灭这一切!”

    “我不知道你为何传我武功,又助我恢复丹田伤势,我猜测,那是你来自于本能的最后的救赎,你想确认你还是否拥有着过往行侠行善的能力,但就是这罕有的行善之举,却被你那坚决的杀戮决心所掩盖了,两者矛盾时,你讲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而我不同,我于私心上当你为师,为恩人,于大义上却当你是实力强劲的敌手,我既想阻止你,杀了你,又会因此而悲伤愧疚,这是一向杀伐果断的你无法感受的情感,而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无法察觉我这一剑!”

    “你一生之中从未有过如此认识,这就是我说,你所看的世界是扭曲的,这就是证据!”

    一言落下,铿锵有力,连那晨风都极为配合的发出了阵阵呜声,如泣如歌。

    “哈哈哈……”

    令吾忽地大笑了起来,在这番颤抖下,胸口的血流的更多了,仿佛不要钱一般尽情的挥洒着。

    笑声持续了许久方才停下,脸上却依旧带着一股化不开的执拗。

    “你说我错了!”

    “你们都觉得我错了!”

    “哈哈哈!”

    令吾大笑着,脸上的表情都跟着扭曲了起来,疯狂侵蚀了理智。

    “那我要告诉你,这世上的对错,靠的不是嘴讲出来的——”

    令吾右手按住左胸,一道青芒泛起,那直贯而进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在那伤口飞速愈合之时,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也从铁风心头冉冉升起。

    “明明贯穿了心脏……他为何还能……”

    铁风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情形忽然超脱了他的掌控,刚刚那一剑的位置精准无二,绝对不会有任何偏差,他本以为眼前这人就算不立马死去,总也活不了许久,而眼前的一幕显然颠覆了他所有的猜测!

    他想破头皮也想不通,怎会有人被贯穿了心脏还能活着?!

    “而是靠的剑于血!”

    一声落下,万千决绝的杀念如潮水般从四方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