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招,没法挡。

    这是铁风的第一感觉。

    实力的巨大差距,让他感受到了即将触碰到死亡的绝望。

    四面八方都是剑气的潮水,而他只是中间的一座脆弱沙雕。

    他想不通,也不知道令吾被自己一剑穿心,却为何还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七百年前被天下盛名的家伙!

    拔剑,总要一战。

    就算死,也不能以一副束手就擒的姿态!

    手腕狠狠一抖,剑气以螺旋状朝着四周扩散,那是一式盘山断,蕴着强悍的剑气,朝着四方散去,乃是以攻代守,望死求存的一招!

    两股强横的力量相撞,一股悍如飓风,一者刺如麦芒,不住的相互绞杀着,撕裂着,发出的声音仿佛是末日的哀嚎,将一切都湮灭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铁风的头脑中都传来了阵阵晕眩,浑身内力都在肆意的挥洒着。

    “再加把劲!”

    已经不需要什么花哨的技巧,这几乎成了绝对力量与形态的对拼,握剑的手几乎是在机械的挥舞着,整个手臂已经染成了红色,却仍旧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剑影密的连阳光都再透不进来!

    许久。

    肋间传来了第一缕钻心的痛。

    铁风身形一抖,又是数道剑气袭进,将浑身各处都刺得火辣辣的,那种痛已经不似剑伤,道仿佛是入了油锅,痛的剧烈而均匀。

    左支右拙间,剑气刺进的越来越多,整个防御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如同漏水的屋顶,东接西补,却也再难为继。

    几道利刃刁钻的如锥心的芒,精准的朝着颈间要害刺去!

    铁风心里“咯噔”一下。

    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这几道夺命的剑,但他却再也无力招架了。

    若给他些时日,将所习功法融会贯通,或可阻挡一时,但也绝非现在!

    手腕拼命一转,杀出最后一招剑气,铁风便闭上了双眼。

    等待着。

    等待着。

    等待了许久,却没有预想中的疼痛。

    还能呼吸。

    颈间也没有黏黏稠稠的触觉。

    甚至还能听到自己那咚咚咚咚的心跳声。

    仿佛在那一瞬,一切都静止了。

    铁风睁开眼,迷了一条缝,而后瞬间瞪得溜圆。

    那是他一生都不曾见过的景象!

    不是仿佛,而是这整个世界真的静止了!

    身畔悬着的被切成两半的沙粒,半空挥洒的呈扁平状的血滴,还有那几乎已经触到了自己颈间,携着锐气与杀意的几道半透明剑芒。

    甚至对面令吾那愤怒的表情,与天上洒下的耀眼光晕,一切都停住了。

    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铁风动了动手指,触及到了伤口,带来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

    ……自己却还能动?

    “这……这……”

    铁风眼珠滴溜溜的来回转,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一道温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伙子,很惊讶吧。”

    “是……谁?”

    铁风很想回头,但颈间的几道剑芒却把他牢牢的锁在了原地,那几道剑芒虽说都如冰花一般的凝结了,但他依旧不想去主动触碰,他也想象不到,此刻触及那剑芒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呵呵,年轻人,怎么,这么快便把老龟的声音给忘记了?”

    那声音刚落下,周遭的凌厉剑芒便碎成的粉末,刹那间再了无痕迹。

    铁风回过头,惊喜的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影子半虚半实,是个拄着翠纹拐棍的老者,佝偻着腰,长眉及颈,一脸慈眉善目的相,铁风是第一次见过这面相,却不知为何,竟一眼认出了来,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他十分确认,眼前这老者,便是那万兽林中那小山般巨大的老龟!

    “龟爷爷!”

    “原来刚刚在崖边时那声音就是您的!”

    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确认了周遭无恙,三步并作两步小跑了过去,一揖到底:

    “多谢两次救命大恩!”

    “快起来,快起来。”

    那老者轻轻扶起铁风,只这一扶,便让铁风浑身伤口尽数愈合。

    “年轻人,你已经做得很好,要比老龟想象中的强多了!”

    铁风不可思议的望着那周身连疤都未留下的光滑皮肤,左右依旧是那静止的画面,仿佛这世上只有两人,他不解的看着这周围的一切,有些支吾的问道:“这是……”

    “这叫‘刹那永恒’,算是老龟的独门功夫吧,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一肚子的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若想问什么,那便问吧。”

    “独门功夫……”

    铁风在肚子里有些无语的重复了一下这四个字。

    一切都静止了,这还叫做功夫?

    这若是功夫这么简单,那还要神仙做什么?

    怕是神仙也做不到如此吧!

    “这……龟爷爷,我……我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呃……”

    铁风眼前受到的冲击太多,索性也不再多想,脱口便问:

    “你这功夫在哪学的?”

    “啊?”

    听到铁风这第一个问题,那老者也不免有些啼笑皆非,以他无数年的阅历,竟也没想到这少年会在这当口问出这个问题来。

    “算是天赐吧。我名玄武,主掌时空,这刹那永恒可以说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

    “玄武?!”

    铁风瞪大了眼睛,宛若两口铜铃。

    “四圣兽中的玄武?!”

    那老者笑着点了点头:“正是!”

    “……”

    “……”

    “真的?”

    “真的。”

    经过了一阵长长的沉默,铁风表情变得十分精彩了起来,周遭的一切,加上那老龟所言,这老者若不是玄武,怕是天下便在无玄武了。

    酝酿了许久,铁风憋得老脸涨红,老者本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激动余余的话语,却没想到铁风竟忽地破口大骂了起来:

    “他妈的!我就说这鬼大阵不靠谱!”

    铁风喘了两口粗气,又道:

    “那可恶的老妖怪,把我们几个抓到这,非说我们是什么四象化身,想他要是瞧见了您这正主,怕是吓得胆子都要拎了出来!哪还敢摆什么破阵!”

    “哈哈!其实这么说的倒也没错。”

    “就是!我就说嘛,我们几个怎么可能是……”

    铁风话说一半,突然缓过神来:

    “您……刚刚说什么?”

    “我说,令吾说你们几个是四象化身,这么说倒也不错。”

    那老者又不紧不慢的重复了一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