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这怎么……您刚刚不是说……?”

    “哎呀!”

    铁风支支吾吾的比划了半天,却从来没发现自己的嘴竟然这么笨,一时之间竟不知从哪说起。

    “四象之中,青龙、白虎、朱雀俱已辞世,唯余老龟。每过三百七十年天象变换,世间具备四象血脉者便会随之觉醒,你在过去的几年中,每隔一段时日便会出现魂魄离体的幻象,那便是因为如此了,这也是你具备四象血脉的证明。”

    “呃。”

    铁风愣神了半晌,却完全无法反驳,虽早就听风无忧讲过四象传说,但终究未曾把这种不知多少年前的传说和自己联系到一起过,如今听眼前老人亲口所言,却不得不接受这如梦如幻的事实。

    但他却仍旧不知道这“四象血脉”所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龟爷爷,您这功夫这般强悍,想来四象之中其他三位也不会太弱,那他们又为何会全部辞世而去?”

    “唉。”

    老者轻叹了一口气,拐杖在地上轻轻划了划。

    “我们虽有些和旁人不同的本事,却受着天地之限,青龙主正邪之辩,白虎主破杀之刑,朱雀主存生之机,玄武主时空之定,各司其职,却有一条不可触犯的预言——‘四象可佑世,不可入世,不然则将绝于世。’。”

    “这听起来匪夷所思,却如同一个魔咒,青龙白虎因世间变化纷争被卷入其中,也因此身故,其中曲折十分无人可言,再此事之后,我与朱雀谨遵那不可入世的预言,加上我们二人所主生机与时空,原本也无需与尘世间接触,是以许多年间相安无事……哪曾想,而后一年,朱雀遇到了一位身俱青龙血脉之人,那是一名十分倔强与骄傲的男人,也是一位挥手间灰飞烟灭的传奇将军,她竟因此忘却的所有的誓言,被人世间的战争与厮杀卷入其中,终究应了那句预言……”

    “将军……”

    铁风听到这两个字,不由得斜眼瞥了瞥身后那满脸怒色的令吾,传奇将军四个字,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为合适了。

    随即又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若当真是有着这四象之一的朱雀追随,想来令吾当年也不会遭到那等惨剧。

    “你并没有猜错。”

    一道声音,把铁风的思绪从迷乱的漩涡中拉了出来

    “什么?”

    铁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猜错,当年那男人正是令吾,而他那死于三国之计的妻子,正是朱雀本尊。”

    老者说起此事,罕见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怎么可能?”

    铁风不可思议的瞪着眼。

    “朱雀是传说中的四象之一,想来定是会有些厉害功夫,怎会就这般轻轻松松的为人所害了?!”

    老者顿了顿,又摇了摇头。

    “当年朱雀欲离林入世之时,我便数次劝说,终究无果,为了想法避免那天地之谴,最后我只得给她神力封印,成了一介凡人女子,希望如此便能避过那诅咒般的预言,没想到……最后还是躲不过。”

    铁风沉默了,他能在老者话语中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悲戚,这么多年依旧不曾散去。

    忽地,竟想起了当日在万兽林的一幕。

    红炎拉着自己,要去拜见“龟爷爷”,说这龟爷爷是一直照顾她的亲人。

    想到这里,铁风不禁脱口问道:

    “那……红炎又和那朱雀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问得很聪明。”

    老者赞赏的点了点头。

    “当年朱雀虽身死,但却是因人力所为,并非天谴,是以还存留了一线生机,朱雀主生命,体内原本就蕴着涅槃之力,我将她带回林中,解除那封存力量的封印,她涅槃数百年,终于再生于世,你最开始见到红炎时,便是她刚刚浴火而出的时。”

    铁风恍然大悟。

    第一次见到“红红”时,他是个刚比小腿高一些的小女孩,数月时间竟出落成了一个火辣的大姑娘,他曾为此百思不得其解。

    原来她竟是真正的朱雀!

    想来自己当时死而复生,也是她用神力所为了!

    “这么说……那‘红红’便是当年的朱雀!”

    “……不对啊。”

    铁风皱了皱眉。

    “当年的朱雀是令吾的爱侣,令吾就算再无情,隔了数百年再见,欣喜还来不及,怎会忍心将那红炎抓来,放进这大阵之中?”

    老者摇了摇头:

    “朱雀涅槃,只是血脉留存,却再也不是当年那人了,灵魂已逝,无可唤回,红炎虽是朱雀涅槃而来,却和朱雀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了,况且四象血脉,一世只能各存一人,红炎在世,也就证明了那年的朱雀已经彻底的死去了。”

    “一世只能各存一人……?”

    铁风喃喃的重复了一句,忽然一张胖乎乎的面孔在他脑海中浮现,让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那您本尊在这……那墨某又为何会拥有玄武血脉?”

    “哈哈哈,你这个问题问得也很聪明!”

    老者笑了几声,露出了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又说了一句更为神神秘秘的话。

    “他是异世人。”

    “什么东西???!”

    铁风本以为自己不会在惊讶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惊讶表情已经透支干净了。

    在这“异世人”三个字说出之后,他的脸上皱的仿佛是一个被阳光暴晒过了头的南瓜。

    “什么……什么世人??”

    “异世人。”

    老者再次重复道。

    “他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却因为时空乱流来到了此地,简单的说,他真正应生活的年代是在遥远的未来。”

    “还有……这种事?!”

    “我的天呐!”

    铁风抓着头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一点点的崩塌,眼前老者给自己带来的震撼消息太多了。

    “是啊……说来这还是我的一次失误,也正因为如此,令吾才选了这么个时日,也唯有这一个时候,才能聚集所有四象化身。”

    “恩……”

    铁风喉头不经意的发出了两声含糊不清的声响,墨某,红炎,还有陆星柳,他们三人的面孔在自己心中浮现。

    四象血脉的后人,这意义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许多。

    他又想到了自己。

    当他想到自己时,忽然心里咯噔了一声。

    一种分外怪异的念头涌上心头。

    “那我呢?”

    “你说那令吾是身俱青龙血脉之人,而四象血脉一世只能各存一人……那我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