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问得很聪明。”老者又道。

    “呃……”

    铁风嘴角抖了抖。

    这句话他已经是今天第三次听了,前两次时,每一次都给他带来了颠覆认知的回答。

    又听到这“很聪明”三个字,使他条件反射般的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四象血脉并一定能跟人一生,身俱青龙血脉者,若有了子嗣,那血脉便会自主选择,去找到一副更适合它存在的躯体。”

    “有子嗣……”

    铁风揉了揉那乱蓬蓬的头发,脑中乱哄哄的,这回答有些绕,让他一时竟没想到这话中的真正含义。

    “有子嗣……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这完全静止的时空,却仿佛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唯有的铁风的表情,却慢慢变得僵硬了起来。

    “他原本是青龙血脉,而我现在拥有青龙血脉……”

    “你说,这血脉是靠着子嗣继承……”

    铁风回头望了望,望到了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和自己一样,也同样僵在那,一动不动。

    “龟爷爷……您这当口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哈哈,过去他们都说老夫心眼实,不够幽默,却没想到会有一天认认真真的说一句,却被人当做了玩笑。”

    铁风目光闪烁的后退了半步:“你说……那疯狂的家伙,竟和我有血缘关系?!”

    老者摇了摇头:

    “那令吾,便是你的生父啊。”

    “!!”

    这句话并不响亮,如同一道炸雷,炸得铁风外焦里嫩,脚下一滑,险些一屁股栽倒了地上。

    “我的父亲!”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铁风摇着头后退着,却被老者一把抓了住,定了定神,宛若嘶喊一般的叫道:

    “叔叔给我讲过,说我的父亲早已离开这尘世……离开这尘世……了。”

    铁风忽地转头,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意识到,铁无发这句话的表达十分奇怪,“离开尘世”这四字,似乎可以有太多的理解了。

    令吾虽非僧非道,但久居铁血峰,一心只为那心中的坚持,说其是“离开尘世”却是没有半点不妥之处。

    想到这,铁风本要说出的话,竟生生的给噎了回去,心里惴惴的,依旧有些难以接受这种事。

    他幻象过无数种找到自己亲人的画面,但这无数种之中,却没有一种和今日情形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相似。

    “孩子,先不忙着惊讶,你可知我今日之来所为何事?”老者问道。

    “孩子?”

    “……铁风?”

    他连叫了数声,铁风方才缓过神来,脸上却依旧一副丢了魂的模样。

    “晚……晚辈不知。”

    “我来此,主要是给你最后一道考验。”

    铁风缓缓转过头:“什么……考验?”

    “四象之中,三者离世,你或许此刻还理解不了,但这其中的影响要比你想象中严重许多,甚至比令吾所设那大阵还要严重,或有分崩离析之危!”

    老者缓缓的讲道:

    “之所以当年我要庇护与令吾,是因为他身俱青龙血脉,我希望他能继承那青龙之位,是以助他九破九立,练就那大阳心经,这世上所有练就大阳心经的人,也唯有令吾所修最为完整,其余众人虽阳寿大增,其实并未真正完成九次破立之变,终究还是难脱生老病死之苦。”

    “我助令吾练成神功之后,亦给他设了三道考验,却不想以他那般天资卓绝,依旧失败了……不仅未能继承青龙之位,反而累及了朱雀陨落,唉!”

    “三道考验……那是什么?”铁风问道。

    “过去的事儿,不提也罢,你只要知道他失败了就好,我今日前来便是为了考验你而来,你若能成……我便能助你成就青龙之位。”

    铁风看向眼前老者肃穆的表情,犹豫了许久。

    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龟前辈……我虽然很荣幸,不过我并不想成就什么青龙之位。”

    铁风说的很认真,他也想的很认真,若真有什么危机,他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却不想以这“青龙”的身份。

    且不说这其中的种种未知,只说让他铁风“佑世而不入世”,那便是他绝对做不来的。

    就算给他以强绝的武功与力量来交换这珍贵的自由,铁风亦是不愿。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

    老者笑了笑。

    “让你一少年人,和我这老家伙一般,毕竟难能,红炎想继承朱雀之位尚需数十年时日,你只需在这数十年内给老龟我两年的时日,其余时候任你逍遥快活,你想行侠仗义也好,你想为非作歹也罢,你想娶了那陆姑娘也成,或者连那白江剑门的姑娘一并娶了也无不可,天大地大,任你为之!”

    “哪……哪有的事!”

    铁风被老者这一阵慷慨陈词说得不禁有些臊脸,倒像是他铁风成了一个精虫上脑的无形浪子一般。

    顿了顿,颇有些好奇的问道:“那……这青龙之位,会掌握什么特别的武功么?”

    “呵呵,青龙神力乃是四象之首,其武功自是比老龟这刹那永恒要厉害得多,不过具体的嘛……那自是要等你通过了这最后一道考验才行。”

    “最后一道?”

    铁风抓住了这不大寻常的字眼。

    “您是说,我先前已经通过了……某几道考验?”

    “没错。”

    老者毫不吝啬他的赞赏。

    “你做的很好,前面有两道考验,你都完成的很不错!”

    “当日在万兽林中,你丹田尽破,伤心无比,那时我给你说林中有一神异果子可助你恢复,你却不忍夺了万兽林之造化,不为所动,此乃之一,苍生之试。”

    “而第二道,乃是心智之试,你上峰之前,我以神念化身“渡世”,对你万般阻挠,你不仅凭着一己之力识破了幻象,且不为警告之所动,对内心所想极为坚定,而这,便代表着你通过了第二道考验。”

    “怪不得……原来那老僧是您所化!”

    老者笑答:“正是。”

    铁风又问道:“却不知,您所说的最后一道考验,那又是什么?”

    “这最后一道,乃是大义之试。”

    老者又在地上划了划拐杖,一字一顿清晰的说道:

    “令吾虽是你生父,但此刻他已坠了魔障,这最后一道考验——便是要你去杀了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