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这……这……龟爷爷,您把他拦阻住便是了,又何必要杀了他?”

    老者缓缓说道:“我能拦阻他一刻,却无法拦阻一世,我能阻得住他的武功招数,却阻不了他的心。”

    “况且,你刚刚本就想杀了他的,不是么?”

    “可是……可是……”

    铁风回头望了望,又将头转了回来,心乱如麻。

    刚刚他虽动了杀机,但毕竟是情况危急的无奈之选,此刻既知此人很可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再加这玄武也有实力在不杀他的情况下阻止,再让自己操刀相向,却是十分艰难了。

    “时间不多了,铁风,我知道此事对你十分为难,但世上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令吾这些年所为早已大违天理,这亲、义之抉择,还要全看你了。”

    “我……我……”

    铁风握剑的手颤抖着,他一生之中都没有面临过如此觉得,脑袋混乱的如同一团浆糊,心中只余了一个声音:他是我亲生父亲。

    种种回忆在脑海中放映着,在很小的时候,自己便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我的父母去哪了。

    因此受到过冷眼,受到过欺负,苦难将他磨砺成一把外表坚韧无比的剑,却依旧掩不住那深处对亲情的深深渴望。

    谁都有梦,而有朝一日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则是铁风内心深处一个掩埋的极深的梦。

    他本以为自己会万事以大义为先,没想到,突兀间得知了这不可思议的消息,自己终究还是退缩了。

    他也忽然懂了,为何刚刚那一剑并未伤了他,自己是罕见的右心位之体,想必令吾也是心脏生在了右边,是以如此。

    无论是当日传授自己武功,或是在那荒都观剑大会助自己恢复丹田,亦或是在执法堂中对着自己手下留情,这一切的一切,并非如自己先前所猜,他是无聊而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斩不断的血脉相连。

    令吾虽已被岁月几乎噬去了理智,却依旧在心底保持了最后一分的善意与温柔。

    “我做不到……”

    铁风无力的抬起头,却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那老者便已消失不见了,周遭的一切还在静止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

    “刹那永恒——解!”

    一道声音远远的落下,风起了,人影动了,漫天的剑雨再次挥舞了起来,一道道剑气宛若飘零的叶,不时的弥上几朵灿烂的血花。

    “恩?!”

    令吾忽地皱了皱眉,他灵敏的察觉到,自己所发的几道剑气忽地凭空消失了,他细细的感应周遭,却并未发现有何一样,只得把这谜一般的状况暂时压在心底。

    就这短暂的空档,铁风抽身退开了些,眼前的地面满目疮痍。

    “住手吧!令吾将军!”

    “你的妻子也不愿看到这一幕的!”

    “凤儿……?”

    令吾眼中露出一抹讶异,而后脸色却更加冰寒了:“你说什么?!”

    “你知道什么?!”

    “我都知道,我知道你所受的苦难,我知道你心中的坚持,我也理解你的苦衷……不过,你真的错了!”

    令吾双眼眯了眯,如同审视一般的死死的盯着铁风,隔了半晌,才轻吐了一句话:“你是不是见过那位前辈了?”

    铁风略一沉吟,便猜到了他所说的“那位前辈”所指,而听到“前辈”二字之时,心中的忧虑也稍稍放下了些。

    看来对于那玄武老人,令吾心中还是存有一分尊敬的。

    铁风虽没说话,令吾却从那眼中看到了回答。

    “既然如此,你更不该阻我!此为我之事,亦为天下事!”

    “我最后说一遍,让开!”

    一声冷喝,使得铁风刚刚燃起的希冀再次熄灭:“为什……”

    “让开,或者死!”

    三言两语间,又是一阵杀意起,根本容不得铁风多说半句,感受到周遭那突如其来涌现的剑意,铁风既觉得绝望,又觉得有几分释然。

    绝望的是,令吾心中的坚决完全超脱了自己的想象,正如玄武所言,想阻止他的心,唯有杀了他一条路可行。

    而释然的是,自己先前所忧虑几可说全部烟消云散。

    以令吾展现的愈发强劲的实力,自己哪里有什么任何资格去选择杀,或者不杀他,在这周遭山呼海啸般的剑气狂潮中,以自己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是全无幸存之理!

    “唉。”

    一声深深的叹息,铁风无可奈何的挥剑自保,剑气刚生不及成形,便被一股恐怖的挤压力量湮灭、撕裂,根本铸不起半点守势。

    三两个呼吸过去,整个身体几乎被压迫的半点动弹不得,再没有多余的一丝生存空间。

    “小子,此刻放弃,我给你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

    令吾的声音响起,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仿佛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心中交锋。

    看到那张脸上极为罕见出现的犹豫神色,铁风心中荡起了一丝属于亲情的暖意,同样也明白,这种表情代表着,他即将要下真正的杀手。

    “你的坚持?你的坚持就是以大阵之力屠灭生灵……想让我不阻止你——”

    “那不可能!”

    铁风一语落下,全身几乎抽空了所有的力气,却依旧抵不住那剑气的绞杀!

    一道,两道,十道!

    越来越多的伤口在身上聚集,他根本扛不住这剑雨的威力!

    眨眼功夫便成了一个血人!

    “柳儿,红红,我回不去了。”

    “老头……对不住了!”

    心底一声哀叹,仿佛那就是永恒。

    时间在流逝着。

    一道极不起眼的火光在剑雨中浮现。

    先是一星,两星。

    而后聚成了一小股,绽成了花,浮出了林,一股和那剑气截然相反的生机力量在各处涌出,撕裂,肆虐!

    这变故发生的极快,快到连令吾自己都来不及变招,眼睁睁的瞧着那橙红色的火苗到处燃着,那火苗十分诡异,虽无太多的攻击性,但却能以那漫天的剑气为燃料,剑气越盛,那火焰便越旺,几个眨眼的功夫,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一片热烈的火红。

    “生息之焰——燃!”

    一声清亮的声音落下,目光所至处,尽是绚烂的焰火。

    焰火将那剑气统统燃尽,又瞧瞧的攀上的铁风那饱经摧残的身躯,几乎将那一身的伤势都恢复了!

    铁风睁开眼,眼前朦朦胧胧一片烟气,烟气散去后,一张有些惨白的少女面孔出现在了不远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