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

    瞧见那张面孔,铁风既讶异又怜惜。(书=-屋*0小-}说-+网)

    讶异的是她竟会此刻在此处出现。

    怜惜的则是那苍白的面色,显然刚刚那焚尽漫天剑气的一招,对她也消耗极大。

    “别说话,运气。”

    铁风上前几步,连忙搀着那有些摇摇欲坠的玲珑娇躯,那白皙的手臂滚烫的吓人,铁风一股暗力使出,稍稍抚平了一些红炎那紊乱的气息。

    令吾并未阻止,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同时心中亦是惊异十分。

    刚刚那招生息之焰虽无太强的破坏性,但却是一种能焚灭一切的奇特手段,不仅是刚刚那漫天的无形无质的剑气,就连那更为虚无缥缈的剑意都被那橙红色的火焰一并化去了。

    “你竟胜了寒冰使的九华旋涡。”令吾眯了眯眼睛,看了过来。

    红炎倔强的抬起头:“那又有什么稀奇,不过是几道寒冰真气罢了,你若要伤我哥哥,我一样可以胜过你!”

    铁风听着这般毫无畏惧的言论,心中感激,也不知是不是这血脉的关系,红炎从最开始见到自己便唤自己为哥哥,无论缘由如何,这份情义铁风却是记下了!

    “红红,他们三人……”

    “桀桀桀……小子,你倒是艳福不浅那!”

    话音未落,耳旁便传来了一道极为熟悉的笑声,铁风回头便瞧见了一张鸭蛋似的脸笑呵呵的望着自己,左右各站一人,脸上表情各异。

    正是铁无发,与缓缓醒来的陆星柳墨某三人!

    “叔叔……!”

    “柳儿,死胖子!”

    铁风望着三人,兴奋莫名,甚至连刚从死门关前走一遭的经历都忘得一干二净。

    “啧啧啧……你称呼他们称呼的那么亲昵,凭什么我就是‘死胖子’了?!”

    墨某不满的抗议道。

    听到了墨某的抗议,铁风心下反倒安稳了许多,他们之中属这墨某武功最低,若连他都恢复的几与往常无恙,想来铁无发和陆星柳更是不会有事了。

    几人又扯了几句,却被令吾冷冷的一声打断了。

    “行云使,你又要叛我?”

    铁无发收敛了笑意,走上前,认真的跪在了地上,而这一跪,瞬间把热络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将军,我们以前曾立过誓,要这世上不再有屠刀挥舞,愿这世上不再有妻离子散,愿光芒与正义重返人间……但这些年来我在下面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虽然只是短短的十余年,却第一次经历了作为一介平凡人的风风雨雨,我想……或许是我们错了!”

    “您是带着万千光环的人,刚一入世便被奉为英雄,而我是出身宗门,亦是少经挫折,我们都立志为天下谋平定与幸福,但但我们却从未意识到天下人到底要的是什么,因为我们并未经历过,那些自以为是的所作所为也不过是我们美丽的猜想!”

    “在山下镇上,我常与一老猎人喝酒,那是个性格暴躁直来直往的老人,他心中最大的伤痛便是独子为匪人所害,每每微醺之时都是指着天大骂世风日下,天理不公,诅咒那些匪人,恨不得他们顷刻便死去。”

    “一次我曾问道,若真有一法,将这世上所有的恶人匪人流寇狂徒统统除去,你以为如何?”

    “我本以为,以他的性格,定是要拍掌称快,大声赞同,却没曾想,当时已经微醺的他却认真的低头沉思了起来,最后竟否认了我!”

    “他当时话不多,只是摇着头对我说‘唉……我打了大半辈子的畜生,也都看懂了,这林中的畜生啊,要是没了天敌,他们未必便活得好,没了狼群的威胁,那些家伙便活得更软弱了,虽说数量能多些,不过是暂时的,待到有朝一日天敌再来,那时候哇,连跑都跑不动喽!’‘我虽然也恨他们,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但若真说把那些人都给灭除了,怕是也绝非好事,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不过依着老头子我来看,水至清,那便未必真的清了。’”

    铁无发一字不漏的将当时那老猎手的话转述,而后再次陈恳的言道:

    “令吾将军,阴阳生万物,这人心终究是有两面的……我们想做到的那种绝对,怕是一开始就错了!”

    “请收手吧,将军!看在天下人的面子上!”

    铁无发沉沉一拜,众人都沉默了。

    “……你可还记得,祈雨使是如何死的?”令吾睨了一眼那跪在地上的铁无发,眼中蕴满了寒冷。

    “因为……劝您收手。”铁无发心中长叹一口气,他清楚的明白,这番苦心孤诣的劝说,终究还是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再多的道理,恐怕也动摇不了眼前这天下第一执拗的男人。

    “看来,你知道我的答案了。”

    令吾伸出手指,从几人脸上一一指过,一边指,一边轻轻的念着。

    “一,二,三……四,五,六。”

    那指尖如同死神的请柬,每指到一人处,那人便心中生出一阵源自本能的恐惧与警惕,待最后指过铁风时,身后却响起来了一道几乎被所有人忘记的声音。

    “令吾……告诉我,你到底想用这大阵做什么?”

    “这大阵聚集了这般力量,想来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简单!”

    令吾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那道狼狈的身影,嘴角一挑:“噢……原来还有个‘七’,国师,你若不说话,我险些要将你忘了。”

    “你们七个听好了!”

    “七百年了,我苦心经营了七百年了!我本拟除去你们几人便罢,谁曾想,这些年来我给了你们充足的自由与权力,你们却一个个的背叛我,那些披着圣人皮囊的道貌岸然的家伙,一个个大道理说得动听,竟没一个能理解我——包括你!”

    令吾指锋一转,对准了铁风的眉心。

    “我派人将你养育长大,教你做人道理,亲自传授你武功,没想到,到头来你竟然也不理解我,也要杀我!”

    “我令吾的眼中,从来非黑即白!既然你们说这世界是模糊的,那我告诉你们,我想做的,就是清洗了这个世界!”

    “来吧!一起上,阻止我吧!我看看你们几个到底有什么资本!”

    令吾忽然从怀中掏出一块暗黑色的物事,正是刚刚那大阵的阵眼,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又在何时藏到身上的。

    只见他右手一抖,那物事如同流星一般飞到了高空之上,就那样高高的悬在半空,明明只有拳头大小的体积,却将周遭的光都吸收了,远远看去整个犹如一张大大墨盘,以黑暗掩住了一切。

    在那黑暗弥漫之时,所有人的心头都盖上了一层来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快,阻止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