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褐色,那是恐惧的颜色,弥漫了天与地。

    大地颤抖了起来,坚硬的石壁都崩裂了,众人立足不稳,乱哄哄的几道攻击,丝毫没有削弱半点那黑色原石的力量。

    几道光亮起,整个地面都炸开了,所有人都被轰到了一旁,原本立足之处露出一道道诡异的纹路,那纹路宛若活物一样,似流银般流转,缓缓的聚集到大阵正中央,汇集处一道褐色的光芒直接朝着那半空中的黑色原石射去,在那银芒的辐照之下,那原石却反而更加暗淡了,一股极为隐晦的波动从四处荡开。

    令吾稳稳的站在中央,傲视着周遭立足不稳的几人。

    “哈哈哈!”

    “你们是说要阻止我?!”

    “还有最后一炷香的功夫,这原石灌入大阵之力,可以勾动天地,到时山河倒转,日月不再,那些丑陋的人们尽要因此而亡,世上从此再无善恶之别!”

    “哈哈哈……”

    铁风几人面面相觑着,饶是他们身怀高强武功,却对这等阵法之学并不了解,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下手。

    “此阵是四象大阵,有四大阵眼和两大暗位,诸位,我们必须同心合力方能解阵!”

    钟山老人的声音响起,几人的眼光齐齐聚集了过来。

    “好!钟老请讲!”

    钟山老人眯眼望了望那尘土飞扬的四周,也不矫情,运气内力直接朗声令道:

    “铁风,西北方移七步,面朝东南。墨某,到我身边,站到我正东方向五步距离!”

    “红炎,脚踏明夷方位,陆星柳,占据水雷屯!”

    钟山老人用各人能理解的最简练的言语,有条不紊的下达着一道道指令,而看到铁无发时,却有些不确定的顿了顿。

    “行云使……你……?”

    “我……”

    铁无发望了望大阵中央那高大疯狂的身影,又望了望那拼着命一步一步迈向前方的铁风。

    “将军……对不起了!”

    瞧见铁无发的反应,钟山老人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后高声道:“行云使,你先离开阵盘,和我各站一侧,他们几人运力时大阵暗位会短暂浮现,我们两人必须将其合力破除!”

    “好!”

    令吾冷冷的看着周遭的一切,那眼神仿佛是一个天神在观望下界的蝼蚁,竟似丝毫不将几人放在眼中。

    几人占据方位后,钟山老人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凝重。

    “几位准备好,我三声落下,你们一齐攻击各自脚前的阵眼,切记,要以力量聚集爆发的招数,时间不多,各位注意!”

    钟山老人言毕,略带忧色的望了一眼墨某的方位,他们几人之中属墨某武功最弱,这大阵又坚固无比,对于这点他着实有些担心,却也无可奈何。

    “听我号令——”

    “三。”

    “二。”

    “一!”

    最后的一声落下,几人同时爆发出最威猛的招数,朝着眼前的阵眼齐齐轰去,那阵眼毕竟是大阵弱点所在,虽说大阵坚固异常,这阵眼终究抵不住几人这般恐怖的蓄力攻势,一击之下,三处阵眼的泛出了一道白芒,凝聚了几个呼吸方才缓缓消散。

    却还有一处,安然无恙。

    正是墨某眼前那处。

    墨某满头大汗,右手虎口都崩裂开来,他已使出了最强的一招崩雷破,却依旧撼动不了眼前的小小石板!

    “可恶啊……”

    墨某颇有些歉意的望了一眼几人的方向,却发现几人眼神中并没有丝毫的责怪,只有认真的肯定与鼓励。

    “老子人称八面魔童,怎能连一个小小石板都破不开!”

    墨某面色发狠,双手摆弄了一番,也不知按了些什么机关,将那手中的黑铁棍拉长了一倍有余,向后挪了一步,拎着那几乎快要有两人高的铁棒对着钟山老人的方向狠狠的点了点头:“再来!”

    “三,二,一!”

    一声大喝响起,那乌黑的铁棍在半空中舞出一道遒劲有力的弧线,若细细看去,那棍端处还有雷芒闪闪浮现。

    “崩雷破!”

    “嗙!”

    那棍端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石板之上,强烈的巨响震的众人耳膜隐隐发痛。

    几道醒目的火花散去,露出一块有些凹痕的石板,却依旧没有那期待中的白芒。

    “怎么会……这样!”

    墨某颤抖的握着铁棒,脸上的表情颇为不自然,心中充满了暗恼,只怪自己这些年来不修武艺!

    “可恶啊!”

    “啊!!”

    墨某无计可施,这已经是他力量的极限,双臂因此震的几乎要失去了直觉,这次是被人挟持而来,平日里那些得心应手的工具行囊也都不在身边,当真是有些万念俱灰!

    “胖子,别急!”

    “我来助你!”

    铁风的声音忽然响起,墨某望着声音的方向,颇感讶异。

    “这……我们相隔十数丈,你自己那便也需要破开,这……这……”

    “相信我。”

    铁风言道:

    “一会数道‘三’时,你将铁棒双手举过头顶不动,我自有方法!”

    “有……有把握么?”

    “三成吧。”

    听了铁风的回答,墨某嘴角先是抖了抖,而后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

    “好!”

    话音刚落,铁风的长剑便挥舞了起来,一道道剑气如同不要钱一般,悉数朝着墨某那长棍方向打出,正是“五登天”的蓄势之法。

    不过平日里使出这招,顶多也只能在两三丈的距离伤人,此刻虽功力大涨,但若说想在十数丈外精准的将力量蕴到那铁棒之中,铁风心中着实没底。

    说是三成把握,那多是为了安慰墨某,其实心中把握最多不过一两成!

    “风,我也来助你!”

    “我也来!”

    两道清亮动人的声音响起,铁风朝旁望去,只见陆星柳和红炎二女对着自己的方向点了点头。

    铁风虽不是自负之人,但四人相互间隔均有十丈开外,况且红炎在先前使出那招生息之焰时便耗去了大半的力量,陆星柳更是击破自己面前那石板便已要用尽全力,他实在想不出二女要如何相助。

    出于信任,铁风依旧认真的点了点头:“拜托了!”

    二女同时出手,两道截然相反的奇特力量在半空中交织,涌现,宛若坚强的扁舟,在暴怒的大海中破浪而行。

    那两道力量与铁风的剑气聚集一股,三者聚集瞬间,铁风心中忽地一喜:

    “有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