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者藏着浓郁决绝的杀气,一者蕴着勃勃绽放的生机,原本绝不该共存了两股力量,此刻却完美的融合成一道美丽的虹光,杀气隔绝了种种的阻碍,而那生机又在半空中开辟出一条宽广的大道。

    铁风挥出的剑气与这两道力量相融,仿佛是一张顺风的帆,原本差些力道的剑气皆硬生生的拔高了数丈,尽数凝聚在了墨某身旁两侧,如同迷幻的晚霞,却充斥着一股隐晦的力量。

    “来吧!”

    汗水挥洒着,铁风昂起了头,对着身侧喊道。

    “好!”

    钟山老人应了一声。

    “三,二,一!”

    一声令下,无数道剑气无比精准的凝在了墨某的铁棒之中,这剑气本为极致的破坏招数,此刻却在铁风的控制之下形成了一股包容,包容着那强悍精纯的力量,小心翼翼的附着在棒端,聚集的紧凑无比,甚至微微泛着些淡淡的白光。

    那些白光使得墨某刹那间有些愣神,他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铁风是如何做到的,只是感受着那铁棍上从未有过的强悍力量,一时间兴奋莫名。

    “兄弟,干得好!”

    兴奋的大喊了一嗓子,一棍狠狠轰下,在这数人合力的支撑下,面前的石砖毫无悬念的泛起了亮眼白芒!

    铁风三人看着那道白芒亦是无比兴奋,几记狠招分别轰下,四道白芒亮起,忽地平地起风沙,天地竟都跟着暗淡了些!

    “这是……”

    正当几人迷惑不解时,钟山老人厉喝声响了起来:

    “行云使!有一道暗位就在你正脚下!”

    “好!”

    铁无发大喝一声,心中默道:令吾将军,对不起了!

    而后抬手一招,正是平日里最擅的一把九尺大环刀,刀锋未落,便在空气中划出了火芒,他还从未如此认真的将全身心灌注一刀之中。

    “咔!”

    速度快的可怕,眼光都无法企及,长刀和那地面上的漆黑无比的虚幻石板轰在了一处,空气中都弥漫了一股血与火的味道,仿佛整个时空都滞凝了。

    片刻的寂静,紧接着便是刺耳到极致的嘶鸣,一截断刀远远的飞了出去,不知飞了多远,又插进了大石中,连根而没。

    没人注意到那断刀,所有人都屏息凝视,全部的精力都聚集到了那宛若虚幻般的乌黑石板之上。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随着心跳声流逝,众人的心却越来越沉,眼中的光也越来越暗。

    “失……败了?”

    不知是谁先开了口。

    “再等等!”

    风声越来越紧,半空中的黑色原石仿佛一颗来自地狱的眼睛,无情的审视着,嘲笑着这一切。

    度日如年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每一秒过去,都仿佛过了一个甲子。

    “喀。”

    不知何时,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就这一道极不起眼的声音,却使得众人精神同时为之一振!

    地上的石板依旧黑黢黢的,宛若是通往另一时间的大门,而这大门此刻却出现了一道细微的不能再细的裂痕。

    正是这裂痕,使得所有人心中都跟着燃起了希望!

    “破……破了!”

    墨某距离近,看得更真切些,激动的大叫了一声,那石板却好似听到了呼唤一般,在这一声落下后,极为配合的再次裂了几道碎纹,如同平静的湖面落进了一块石子,从此再不能平静。

    五道,八道,十三道,越来越多的碎纹遍布整个石板,只过得几个呼吸功夫,那虚幻的石板便哗啦啦地碎成了碎片,从此便在世间遁去了。

    整个大阵为之一阵,仿佛天地都跟着动摇了起来,到处都是刺耳的轰鸣声!

    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暗位,大阵的运转却并未因此滞凝,反而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拼着所有的力量,在做着它最后的挣扎与嘶吼!

    “钟老……这是怎么回事?!”

    天空都隐隐的黑了下来,也不知是乌云还是什么东西,仿佛天地都笼罩了一层乌纱。

    钟山老人抬头望了望天,眉心皱出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不好!这是二重劫阵!”

    “什么意思?!”

    听着这生疏的名字,一种不祥的预感再次缭绕众人心头。

    “二重劫阵,阵有二心,一心破后,大阵运转不仅不会因此减弱,反而会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什么!!”

    “怎么……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东西?!”

    钟山老人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

    “不过这种列阵方式却有一巨大弊端。”

    “什么弊端?”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了起来,再次燃起了期望。

    “这种二重劫阵,虽破一心后大阵更为狂暴,其代价是另外一处暗位会变得脆弱无比,只要我们找出那处暗位,便可轻松破除,倒是大阵便算彻底破了!”

    钟山老人以最简练的语言交待了几句,而后提了提音量,蕴着内力将声音清晰的送出。

    “诸位,我们还需再来一次,破开四处阵眼,使得最后一处暗位浮现!”

    “好!”

    “来吧!”

    几人同时应和道,有了先前的经验,这次便顺利了许多,红炎和陆星柳依旧打出两道力量,配合铁风将那五登天的剑气送出,一切都如轻车熟路一般,只是那大阵中央处一直丝毫未动的令吾,使得几人心中不免覆上一层阴霾。

    那种镇定,镇定的有些可怕。

    镇定的让人心中没底。

    “三,二,一!”

    四人各施其能,四道阵眼同时亮起,如同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而这几道石板亮起的一刻,大阵的运转终于出现了极为短暂的滞凝。

    两道身影极速的飞奔着,绕着大阵转了整整一周,最后又拢到了远处。

    “怎么……会?!”

    钟山老人眼神飞速的扫视着,沉稳如他,此刻脸上竟也出现了一丝慌乱,满脸的长须凌乱的飞舞着,仿佛秋田里的枯黄杂草。

    “为什么……为什么会找不到最后一个暗位?!”

    阵眼出四块石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了下来,四人拼命的将浑身的劲力输出到面前石板之上,只求再做最后的拖延,这四块石板犹如迷路的旅人望见的灯塔,也是所有人最后的期望!

    铁无发与钟山老人的身影再次交错,交错过后,却在同一瞬停了下来。

    “若说有哪里遗漏……那唯有一处!”

    两人一同转过头,眼神缓缓的挪到了大阵正中央。

    那里,有一道曾经世上最伟岸的身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