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两人的眼神,众人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

    最后一道暗位。

    若这道暗位在令吾身旁,那恐怕是这全天下最难破的位置!

    无果的寻找,大阵急促的轰鸣,还有令吾脸上那淡然的笑。

    这一切仿佛都在说明一个残酷的事实!

    “你们终于发现了?比我想象的倒是慢了不少。”

    “既然发现了,却不知打算如何破来,恩?”

    令吾脸上露出了一抹傲然的笑,还故意的望了望那大阵外一脸焦急的钟山老人。

    “老道长……我们……”

    “怎么办?”

    墨某第一个沉不住气,率先大声问道,他浑身已经再没有半点力气,所有的希望的寄托在那个知之甚多的老者身上了。

    “你倒是说话啊!”

    风任性的吹着,空气却反而有些沉闷,好像暴雨来前的压抑。

    “如今之计唯有……”

    “唉!不成,不成的!”

    钟山老人话说一半,懊恼的握了握拳,摇头不语。

    “你这老道怎么这么急人,唯有什么你倒是讲啊!成不成讲出来了再说!”

    墨某刚言毕,铁风也跟着应和道:

    “是啊,道长,您快些说吧,这可能坚持不了太久了!再难的方法我们也要拼一拼,不然真的要全死在这了!”

    钟山老人一甩长袍,看向那四张年轻朝气的面庞,心头再次长长叹了一声。

    不知多久没体会到这种令人无力的感觉了。

    强行驱散脑中的一丝颓意,振了振精神,朗声道:“好!”

    “这法子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大阵将倾,我和行风使要在大阵外侧再设一道‘八门封锁阵’,暂时稳住阵眼,而你们四个……”

    “你们必须站住阵眼不能挪动,于此同时,破坏大阵中心的暗门,就是他右脚脚下的那块石板,大阵可破!”

    一眼落下,空气沉寂了片刻,就连刚刚还吵嚷着的墨某也安静了下来。

    钟山老人说的很清晰,一字一句都入了耳中,但他有一句没有说的话,也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话,那便是,想破大阵,必须先战败令吾!

    而且还要在四人不能挪动的情况下,相隔数丈的距离,将这全天下第一的高手战败!

    “时间不多……尽力而为吧!”

    钟老最后丢下一句话,从怀中掏出几个物事,对着铁无发抛了过去,他无法入阵相助,能做的也唯有如此了:“临时布阵不易,行风使,还需你按我所报方位置好阵符,我自有方法布阵!”

    “好!”

    铁无发应了一声,回头对着铁风坚定的点了点头,而后便化作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在逆风中穿梭。

    “呵呵……呵。”

    “四个小家伙,这回轮到你们了。”

    令吾不屑的笑着,双手张开,故意将浑身弱点都暴露在几人的眼前,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四张犹如吃了死苍蝇一般的脸。

    “铁兄弟,我们……怎么搞?”

    墨某开口问道,与此同时,陆星柳和红炎二人的眼神也聚集了过来,他们都知道眼前的希望是多么渺茫,但他们依旧希望听到一句肯定的言语。

    “怎么搞……?”

    铁风捏了捏手指,捏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眼神忽地坚毅了起来,放下了心中的一切,看向令吾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狂热与决绝。

    “你想发疯……小爷我便陪你发疯!”

    铁风又转头笑了笑,虽是十分为难,却反而带了十二分的豪迈。

    “都振作点,不用怕,我们——”

    “干死他便是!”

    “红红,刚刚你那招生息之焰还能不能再使一次?”

    红炎闻言,先是犹豫的片刻,而后咬着牙倔强的说道:“我试试!”

    “好,一会听我口令,你将我和令吾之间的一切杂物全部焚尽,做的越干净越好!”

    红炎点了点头,虽不知铁风要做什么,却已经开始暗自蓄力,心中早给予了铁风十二分的信任。

    “柳儿,你刚刚那招叫做……?”

    陆星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我只要运力便能感受到那股力量,我也可以助你一起攻击!”

    “不必。”

    铁风望了望那因为鏖战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庞,心中万分不舍,却也不得不狠下心来:

    “一会那招我可能控制不好,需要你想办法将最强烈的杀气凝在那人的右胸,不需要攻击,只要凝实在那里就好。”

    陆星柳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好!”

    “好,时候不多,各自运气十秒,我们顷刻便战!”

    “呃……内个,铁兄弟……”

    墨某忽然打断道:“不知……不知我该做些什么?”

    铁风转过头,看向那满是尘土的肥硕脸庞,认真的吐出了四个字:“呐喊,助威。”

    那张的肥脸抖了抖,却也无话可说,他十分想助战几人,但他也心知肚明,以他的实力,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当真帮不上什么。

    “好……”

    墨某沮丧的道了一句,却马上被淹没在那凄厉的风啸声中。

    “好了,准备好——”

    “我们上!”

    铁风一声大喝,瞬间周遭都充斥满了橙红色的火焰,那火焰不仅能焚烧杂草碎石,甚至连阵中的狂风与银芒都一并给焚了去,没过多一会,几乎要把这大阵焚成了真空!

    正是那全力施为的生息之焰!

    看着这一幕,铁风点了点头,同时半点不敢耽搁,举起长剑,一股莫名的力量凝在剑身,仿佛有凤舞龙吟,在这威力强劲的蓄势之下,眼中都泛了一丝绿芒,那是血脉中蕴含的隐晦而强大的力量。

    “一剑江河断!”

    一声怒喝,随之而来的是犹如洪水猛兽的剑意,肆无忌惮的奔涌而出,那剑意携着万钧之力,在这被生息之焰清理干净的战场中不受丝毫阻碍的突进着,其威之盛,任谁也不敢缨其锋芒!

    剑气凝成了实质,所有人的眼睛都睁的大大的,生怕自己错过了哪怕一丁点的细节,就连阵外的铁无发与钟山老人二人,手头都出现了些许的停滞。

    “呼!”

    呼啸声过,几人的心却都沉了下来。

    那猛烈的剑气,竟似打偏了一般,从令吾的身畔擦身而过,只是撩起了一梢衣角!

    “那不是……不是打偏了!”

    墨某的声音却传了出来,只见他涨红着脸,激动的大叫着:

    “我见过……我见过这一招,那是……那是……哈哈哈,铁兄弟,你能行的!”

    “你能行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