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断!”

    “偃月断,星辰断,破坤断,盘山断!”

    一招招震天动地的剑气玩命似的朝着各处打出,却每一道打到那令吾的身上,若非墨某兴奋的大叫,以及铁风笃定的眼神,怕是旁人要以为他疯了。

    “擎天断!”

    第七剑挥出,仿佛众人的心都被这凌厉的剑气勒住了,几道剑芒如同雷龙一般,几乎凝成了实质,从旁划过却留下了一道久久散不开的气浪。

    “好小子!”

    令吾忽然开口了。

    “想以五登天的运力法门,去驾驭那山河七断的剑气……哈哈,想的不错!”

    “不过——”

    “你能驾驭得了么?”

    一声落下,一阵妖风从周遭滚滚荡起,朝着四周疯狂的撕扯着,在这股妖风吹荡之下,那几道剑气仿佛都要散去了。

    “噗!”

    一口鲜血喷出,铁风凝聚的全身的功力,才勉强维持住那几道剑气的形态,却是话也说不出了。

    “哥哥!”

    红炎焦急的叫了一声,而后双眼泛出了两道妖异的火光,四周焰心大涨,烈火与那妖风激烈的对抗着,如同上古洪荒猛兽,都想要张开那血盆巨口,把对方一口吞掉!

    令吾双眼望了过去,一刹那竟然有些许的失神。

    “那眼神……好像。”

    “……”

    “凤儿……已经不在了。”

    “不过你放心,他们都会为你陪葬的!”

    令吾眼中的柔软一瞬即逝,只是刹那间便再次坚定了起来,抬眼望去,只见周遭的尽是被那生息之焰焚成的灰烬,七道剑气如同七条凶恶的巨龙,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

    “哼,想要用我的招式来对付我,怕不是想的太天真了点!”

    令吾冷哼一声,双手却护在了胸前。

    这山河七断的威力世上没有人比他更为了解,这七股剑气汇成一股的招数他过去也曾想过,却从未实践过,因为这七道剑气属性各异,却同样的狂暴非常,稍有不慎便要连自己也会被炸了开,是以就算是他,也不知道这七道剑气汇集会展现出何等样的威力。

    “柳儿,我还需要再清晰些!”

    “好!”

    一道道杀意如同穿针引线般,突破重重的劲浪,仿佛跗骨之蛆一样的粘了过去。

    令吾低下头,眉头稍皱了皱,明明那些杀意距离自己极近,却只有那虚无缥缈的一道“意”,并没有任何的攻击与力量,时有时无,非常隐晦,也正是因为如此,以他的手段竟也无法将这道杀意祛除,这种感觉令他十分不痛快。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讨厌得很呐!”

    令吾冷喝一声,一改守势,竟率先出了招,四道剑气如虹般分取四人,没有什么花哨,只是纯粹到极致的力量!

    “死吧!”

    风起云涌,墨某的脸色变得铁青的无比难看,那股力量的恐怖,隔着数丈外便能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决然的杀念。

    只要临身,绝无幸存,一切都将化作齑粉!

    “你才——该死!”

    铁风忽地睁开了眼睛。

    就在令吾出招的瞬间,凝聚在他胸口的杀意绽放了,如同夜空中的灯塔,无比清晰的照亮了前路。

    手动了,动的不快,仿佛在拉扯着什么一般,脑中的意念运转到了极致,若非还有些雪莲精药力的支撑,怕是这一下子便要精神崩溃!

    以五登天的剑路,去操纵山河七断的剑气,毕竟还是太勉强了!

    “喝!”

    一声嘶哑的大吼,那凝聚周遭的七条巨龙终于动了,宛若苍穹盖顶一般,恶狠狠的压了下来,直对令吾的胸口掠去!

    望着那汹涌而来的劲浪,令吾面上凝了一层狠色。

    “小子,你如此攻击,莫非是以为我令吾不敢拼命?!”

    场面非常凶险,令吾的四道剑气直取四人,而铁风轰出的七股剑浪又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取令吾胸口,两人都是同一般的有死无生的拼命架势,就这一刹那功夫,每个人都仿佛经历的数遭生死!

    时间过得很慢,在这两道决绝的杀招之下,仿佛整个天地都不在了。

    铁风一言不发,甚至都完全不理会那几道射向自己以及同伴的剑气,眼神坚韧无比,天塌地陷都不能动摇,心中只有唯一的一个念头——他要攻破那被杀意覆盖的右胸!

    这是真正的拼命!没有第二次机会的拼命!

    时间缓缓的流逝,两人面上都带着紧绷的冷静,这是已经不是一场单纯的武功交锋,更多的是一种意志与意志的博弈。

    也可以说是一场赌。

    赌本是性命,是理想,还有其他更为重要的东西。

    而赌的,就是谁会先后退这一步!

    寒风无情的吹着,呼啸着,不带有一丝人情味。

    每个人的心都高高挂了起来,连呼吸都忘记了。

    几道剑气义无反顾的狂奔着,奔向自己的目标,都想斩出这世上最绚烂的绝杀!

    “小……小子!”

    阵外的钟山老人瞧见了这一幕,却忍不住叫道:

    “那家伙已经疯了,他本就是求死之心,欲与这世界同亡……他不会收招的!”

    “回剑防守吧!就算你们在这一招之下同归于尽,大阵暗位不破,也不会因此停止的!不如先抵下此招再做打算!”

    钟山老人嘶哑的吼着,声音在空中回荡,清晰的贯入到每人的耳中。

    铁风眼神越来越坚毅,握剑的手稳的如同精钢炼制的铁柱,整个人都迸发了一股真正的一往无前的气势!

    钟山老人似乎还喊了什么,铁风已经听不到,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眼前,或者说是心中只有那一个点,需要七道剑气凝聚的一个点。

    “我不会退的……!”

    “我会赢的,我也不会死!”

    “我们都不会死!柳儿,红红,最后再来把火!”

    “好!”“好!”

    两人齐齐应了一声,也具是无视了不远处那要命了一招,拼尽了自己的全力,只为那七条巨龙似的剑气开辟出一条更加平坦的大道!

    大阵都快崩塌了,这世上或许从未有过这般激烈的交锋,也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仿佛一切都颤抖了起来。

    铁风嘴角扬了扬,双目似乎要射出了火来,眼中不仅有狂热与坚决,渐渐的,还带了一丝笃定。

    “七断归一——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