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了。

    令吾动了,那四道剑气也跟着动了!

    没有一往无前杀戮,而是出乎意料地选择了折回!

    那山河七断的七道剑气已经凝成了粗壮的一股,剧烈的摇动的,贯穿着,仿佛一个极不稳定的火桶,稍稍碰撞便要炸开。

    四道折回的剑气对着那劲气迎去,以一种硬碰硬的姿态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那一瞬,没有什么声音,或者说是所有人都无法听到声音,整个世界只余下死一般的寂静!

    五感被剥夺了,意志被剥夺了,仿佛万事万物都统统被剥夺了!

    在这两道强绝无匹的力量对撞之下,铁血峰上的山石开始重重裂开,整座悬空巨峰都碎成了石块,此刻本应日头正好,此刻却黯云漫天,到处都是风、血、还有砂,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

    犹如一世。

    烟雾散去,一切都变了许多。

    迷茫,慌张,惊恐,疑惑。

    种种复杂的表情混杂在一起,凝聚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脚下原本还算平坦的石地面,如今已成了碎石场一般,大阵的白光却还在执着的流转着。

    “我没死?”

    这是所有人问自己的第一句话。

    “谁赢了?”

    众人抬起头,定睛一看,只见令吾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手心处被轰的血肉模糊一片,真个人都仿佛苍老了不少,衣衫被刚刚那股劲力爆的统统破开,浑身上下充斥着细密的伤痕,伤口处还在缓缓的渗出粘稠的血。

    十分狼狈!

    不过却没人为此欢呼,也没人为此兴奋。

    因为这一切恰恰说明着——他挡住了!

    最后关头,令吾终究还是挡住了铁风这威力恐怖无比的一剑,虽说受了不轻的伤,却终究没有死。

    再发起一次这般威力的攻击,那是绝无可能了,红炎与陆星柳摇摇晃晃了一阵,终究都倒了下去,刚刚最后关头,她们都已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如今保持最后一丝清明,已经是集中的所有的意志。

    虽然希望极为渺茫,她们还是期待着,期待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小子,你不错。”

    令吾手上双手泛了一道青芒,手上的伤势只愈合了微不足道的一些,勉强使其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少年血性足,不计后果的冲动,反倒救了你一命。”

    铁风深吸一口气,脸上却依旧蕴着十足的冷静:“并非冲动和血性,我早就料到你定会收剑回防。”

    “哈哈哈……”

    “大言不惭!”

    令吾大笑了几声,又道:“就算同亡,大阵却不会破,岂不是正应了我的意?”

    “我赌的不是胜败,而是你的骄傲。”

    铁风一字一顿的说道:

    “如你所说,同归于尽,结果终究如了你的意,但在这轮斗剑之中,你却没有赢,你是先辈,我们几人是后辈,一定意义上来说,那是你输了!”

    “以你那目中无人的骄傲性格,武功上输赢的重要性,对你来说绝不次于最终的结局,是以哪怕就算要给自己白白找些棘手的麻烦,你也无法忍受“输”这个字!”

    “放肆!”

    令吾面色冷的煞人,那一字一句都如同在他心口挖个坑。

    他是骄傲的,那是骨子里的骄傲,不容许任何人亵渎的骄傲。

    却如铁风所言,他忍不了那个事实,但他更不能忍的,那便是被人洞悉了自己的心思!

    “刚刚那招不错,却不知,你们几个还有没有力量再来一道?!”

    令吾的眼神从众人脸上划过,双手却再次紧握了起来。

    “若没有,这回我可要先动手了!”

    铁风右手在暗中握了一个奇异的弧形,眼神犀利的盯着一切,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心中既忧且喜,刚刚故意将令吾激怒,使他再次露出破绽,但若当真出手斩像四人,以几人此刻的状态怕是再无任何幸存之理。

    “可恶……如果能让他转身,哪怕一点……!”

    铁风心中咆哮着,可情形却不给他半点侥幸,令吾的右手已经抬起,一道道邃黑色的细线再次在手心凝聚,正是他最拿手的一招“清风劫”!

    那只手,宛若死神的请柬,只要再次落下,众人便将永远告别这令人惋惜的世界!

    “怎么?无计可施了?!哈哈!”

    令吾狂傲的大笑着,阵心上方的原石也逐渐的成型,一道道带着毁灭气息的波纹从中散了出来。

    “行风使,我们入阵相助!”钟山老人大声叫道。

    “可是……”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拼尽全力轰杀,大阵之事再做打算!”

    钟山老人焦急的叫道,两人也不多犹豫,一同便朝着阵中央冲去,刚冲得一半,便犹如撞到一道无形的壁垒,竟硬生生的弹了回来。

    “回龙壁……你什么时候……?!”

    令吾冷冷笑了笑,却不答话,手心的黑芒越来越密,看得人不禁头皮发麻,待到那麻球再次凝成,恐怕是天神来了也无计可施了。

    “你……你……你接我八面魔童一招!”

    正当众人都无计可施之时,墨某那听上去尚有些怯意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只见他将长棍收成短棍,有模有样的朝着令吾挥舞了起来。

    谁也不知他想作甚,但看他那气势,竟也抱了一份希望,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希望刚刚燃起半点,便被墨某的行为给剿灭的干干净净。

    也许是脱力,亦或是手滑,只见墨某那短棍刚刚挥出便脱了手,飞了出去,在场众人都身俱一等一的功夫,每个人都清晰的感应到,那短棍之中绝没有哪怕一点的劲力,就这样在半空中打了个弧线,好巧不巧的恰好股溜溜滚到了令吾的脚下。

    “小子,缴械投降?我可不吃这套,哈哈哈!”

    若换做平时,恐怕对于墨某这等滑稽的行为,铁风免不了要好好的数落一通,但如今却没有半点心情。

    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令吾手心的麻团已经完全凝聚了。

    战场的主导权,可以说是几乎完全落在了令吾的手中!

    “别得意的太早!”

    墨某涨红着脸,似乎对众人的无视十分不忿。

    “好戏这才开始呢!”

    墨某说着,从手中掏出一杆两寸长短的竹签子似的东西,横在两拇指间,稍一使力,“咔嚓”一声,竹签应声折断。

    “老伙计,对不起你了……跟我这么多年,今天怕是要道个别了。”

    那肥硕的头扭了过来,嘴中仿佛鼓了一口气,大吼了一声:

    “你这魔头,吃我一招——”

    “大棒朝天!”

    一声落下,众人的瞳孔都跟着缩了缩。

    只见令吾脚下那铁棒,忽地生了些变化,也就一眨眼的功夫。

    通体赤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