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么?”

    众人没有半点思考的时间,只见那原本乌黢黢的铁棒此刻却仿佛一块烧红的铁,滚烫的热浪带着一股蕴着毁灭的波动滚滚散开,让人不禁寒毛倒竖!

    “不好!”

    令吾心里咯噔一声,他感受到了那铁棒中蕴含的巨大力量。

    任他武功再高,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如此近距离若挨上这么一下子绝不会有多好受!

    “嗙!!”

    一道宛如炸雷的轰鸣声响起,漫天都是碍眼的烟尘,那铁棒就这样无比突兀又无比合理的炸开了!

    爆炸声刚起,铁风脸上就涌现一股大喜之色,他清晰的感受到,饶是以令吾的实力,依旧在这一击之下受了伤,浑身气息随之一散!

    “这死胖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铁风心里暗赞了一声,墨某这一招给了他十足的惊喜。

    “就是这时候!”

    右手的弧线终于划下,只轻轻下滑了半寸,一道极为隐晦的力量却暗暗生了起来。

    “奏雨拨风引——索魂劫!”

    一道细微的剑气凭空而生,和那黑色细线的力量极为相近,被这混乱的爆炸隐蔽了起来,莫说是在场众人,就连令吾也对此毫无察觉。

    那细线飘零的像一瓣残花,犹如风中的柳絮,在半空中飘着,荡着,无人察觉,无人在意,却坚定的朝着一个目标飘去。

    距离从数丈,降低到了两寸,那剑气却仿佛越来越暗淡了,深邃而隐晦的光却微微亮了起来,仿佛把所有的力量都敛了进去。

    半寸!

    令吾张开手,刚从那一片爆炸的轰鸣声中挣出,脸上的狂怒尚未完全消逝,一股浓郁的惊骇却紧接着涌了上来,两种差距颇大的表情共用一张扭曲的面庞,显得五官似乎都不大够用了。

    那黑线太快了!

    来不及做任何动作,甚至连都来不及低下头。

    寂静!

    一条极为不醒目的血线射了出来,拉成了丝,又碎成了雾,将空气都染成了血红。

    紧接着,那最后一块石板也应声而破。

    大阵停了,光芒散了,那高悬在半空的黑色原石落了下来,砸到了地上,和周遭的碎石混杂在一起,竟也瞧不出有多大区别。

    太快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一切便结束了。

    烟尘散去,露出了一个壮硕的人影,双眼暗淡的朝着前方。

    “我们……是赢了么?”

    隔了许久,方才响起了一个十分不确定的声音。

    墨某颇有些心虚的望着自己的两张手,又问道:“他死了?”

    “我……我把他杀了?”

    “死胖子,这回,真得算你一大功了……”

    铁风转过头,有些虚弱的笑了笑,虽说最后那关键的一剑是他所为,但若没有墨某这最后的一招,自己那一剑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顺利的刺进去的。

    大阵屏障破开,钟山老人警惕的站到了令吾的身畔,而铁无发却长长的叹了口气,在这一片狼藉的寂静战场中,那叹气声竟显得分外的响亮。

    “小家伙们……干的漂亮!”

    一道声音响起,众人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那声音不是从别处,却是从那令吾的嘴中发出来的!

    七倒八歪的几人拼尽全力艰难地握紧了武器,却发现那身躯却重重的倒了下去,激起了一片扬尘,久久不散。

    世界停滞了。

    那些尘土都定格在了半空,再无半点声音。

    铁风没回头,他知道他来了。

    “呼,都结束了。”

    玄武的身影站了出来,眼中带着一丝欣慰,那是铁风未曾想到的表情。

    “孩子,你刚刚本可以杀他的,却没这么做。”

    “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的。”

    铁风摊了摊手。

    “我没他那么功利,你说的条件虽诱人,但我还是不想那么做。”

    “他虽然行事疯狂,但骨子里并不是个恶人……只是行事偏激了些。”

    铁风看着那张沧桑的面庞,认真的说道:

    “我想为他求个情。”

    “可以。”

    “……什么?”

    “我说可以。”

    铁风望着老者那张枯草般的脸庞,颇有些讶异,倒像是已经想到了自己会提出这个请求,不然怎能答应的如此痛快。

    “你……早就知道这结果?”

    玄武笑了笑,又道:“我跟你说过玄武的天赋了,不是么?”

    “……刹那永恒?”

    “准确的说,是时空掌控。”

    铁风拧着眉,他依旧无法理解这四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含义。

    “今日之战,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次……只是每次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除了这一次。”

    “你是说……你可以控制时间,让一切重来,从而改变战斗的结果?!”

    “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玄武微微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铁风的问题,而那笑容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你所见的许多人,都是因我时空乱流造成的罪果,我改变了他们的时空,甚至抹除了他们的思想,最后却证明,我错了。”

    空气沉静了片刻,一个问题忽然从铁风脑海闪现,脱口问了出来。

    “那三无道人……是谁?”

    “不错,正是你心中的那个答案。”

    玄武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肯定的眼神,却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我时候不多了,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以后这一切,都由你做主。”

    “通过了考验?”

    铁风疑惑的问道:“可我并没有杀……”

    “你若杀了他,那反倒是通不过了。”

    “身为四象,最重要的并不是除魔卫道的决心,更重要的——是要在任何情况下都保留那最后一分善意。”

    铁风若有所思,双眼直直的望着前方,仿佛心中在纠结着什么。

    玄武老人则缓缓的迈步向前,拍了拍那依旧脸色有些不安的墨某:“醒!”

    “……”

    “……”

    “!!!”

    “竟然是你这狗日的老坑货!”

    “我要杀了你!!!”

    墨某刚醒来便露出了一脸的不爽,张牙舞爪的就要朝着玄武老人挥拳打去,却被禁锢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哈哈,却不是老夫坑你,当日我在街上问你‘要不要寻些刺激的去处’,你可是一脸贪婪像的说‘当然’。”

    “谁他妈……谁他妈知道你这一杆子给我支到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墨某咬牙切齿的叫嚷到了一半,这才察觉到周遭的异常,不由得愣了愣:“呃,他们怎么了?”

    “怎么都不动了?”

    “这是龟前辈的绝学。”

    铁风走了过来,笑道:“刚刚可多亏了你,没想到你那破棒子发起威来这般强势!”

    “咦?铁兄弟!”

    墨某看了看铁风,又瞧了瞧旁边的老者:“你……你们不是一块合起来坑我来的吧?”

    “切!少在那自作多情。”

    铁风摆了摆手,又对着玄武老人道:“前辈,小子想通了。”

    “还请您将一切都还原罢!”

    玄武老人难得的叹了一口气:“我这屡次时空操纵,本就违了天道,还原倒是容易,可他们的相关记忆却是难以保存……一切都将回到过去,甚至你重视的人,或许都不会再记得你。”

    “你可真想好了么?”

    铁风侧了侧头,扫过那一张张虚弱的脸庞,抿了抿嘴,终究还是坚定的说道:“我想好了。”

    玄武老人点了点头:“要不要我解除这时空结界,你再和他们最后道个别?”

    铁风摇了摇头:“不必了,徒增伤感。”

    “胖子,到时候你回了家,可别忘了我,说不准我能活到你那时代,你要忘了我,那可少不了一顿胖揍!哈哈!”

    墨某抖了抖脸,他对眼前之事虽不全懂,却也猜出了四五分:“你若真能活那么久,倒是我让你见识见识我们那的美妞,包你流连忘返!”

    “龟前辈,从此我便再也见不着你了?”

    不知怎地,铁风忽地生了一丝不舍,有时候人的情感就是这般奇妙,明明是个接触不久的老人,偏偏让人生了一股如慈父般的感情。

    “到时你若真能完全掌控那青龙之力,或许还能见着老龟,那也说不定,哈哈。”

    短暂的沉默,铁风眼神再次坚定了起来:“开始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