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感觉,似乎天上的太阳突然亮了一下,被晃得眯了眯眼,却也仅限如此。**shu05.com更新快**

    万兽林中,一名稚嫩的小女孩揉了揉眼睛,疑惑的看了看这有些陌生的世界。

    而后朝着她最喜欢的竹林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又一次沉沉的睡去了。

    ……

    洛城还是原来的熙熙攘攘,还是原来的车水马龙,极为短暂的明亮并未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影响,到处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气息。

    “老李,你去差人把这牌匾刷一刷,过些日子城主赏脸作客,这‘陆’字都快看不清了,那怎么成?”

    “放心老爷,俺这就去办!”

    老李应了声便急吼吼的迈出了大门,他自来是个急性子,但办事效率却着实的高,这一点深得陆天南的意。

    “城东那人是出名的好手……不过听说他最近没在洛城,却不知他那小学徒能不能成事。”

    老李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在府门口的大道上快步前行,刚行的十来步,却被一个黑黑瘦瘦的少年拦住了。

    “大哥,您可是要找人刷牌匾?”

    老李一愣,疑惑的盯着眼前这少年:“你怎知的?”

    “哈哈,刚刚大哥您自己说的,怎地忘了,小的别的不敢说,这刷匾木工的活却是干了七八年了,您带我回去,包准给您刷个锃亮!”

    老李又打量了几下眼前的小子,思忖半晌这才开口道:“就一个匾,二十文钱,你没人作保的话那得干好了才给,到时候老爷满意了再给你加赏,干不干?”

    “没问题!”

    少年笑了,两人一前一后朝着陆府走去,老李一边走着,一边还自顾自的念叨着:我这脑子还不好使了……我咋不记得我说过那话?

    “老李?哎呦,我知道你快,却没想到你这么快!一眨眼的功夫便找到人了?”

    “哈哈,托老爷的福,一出门便见到个小工。”

    陆天南点了点头:“我带柳儿去落花河了,到时候夫人回来了你跟她说一声,可别让她再埋怨我天天就知道练武!”

    “老爷放心,俺记下了!”

    “柳儿,走罢。”

    “柳儿?”

    陆天南唤了几声,只见陆星柳一动不动,水灵灵的大眼睛疑惑的盯着那一旁不起眼的小匠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铁风,小姐你好。”

    “我们见过么?”

    铁风摊了摊手:“小的经常四处干活,或许过去见过吧?”

    “柳儿,那地儿远得很,再不快些,回来晚了你娘又要埋怨。”陆天南催促道。

    “恩……”

    陆星柳点了点头,渐行渐远。

    “小伙子,你认识我们家小姐?”

    待两人走后,老李开口道:“我家小姐出门不多,她自来记性便好,一般不会认错人的。”

    铁风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头顶的牌匾:“是刷这个么?”

    “对,我去给你抗梯子去。”

    “不必……”铁风手抬一半,又放了下去,改口道:“那辛苦李大哥了。”

    “客气!”

    老李刚转身,却又被铁风叫了住:“李大哥。”

    “我看你家老爷手上茧子厚厚一层,可是平日里练剑练的?”

    老李仰天打了个哈哈:“这你可孤苦寡闻了吧,我家老爷一贯是使掌的,从不练剑。”

    “恩。”

    老李迈进大门,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府西头的库房里,毫不费力的扛出来一个二米有余的木梯子。

    “咦?!”

    再回大门时,却发现大门处空空如也,刚刚那少年竟不见了!

    “这……这怎么回事!”

    老李抬起头,手上的木梯子咣当一声滑落在地,院中有人闻声赶来:“老李,你这怎地了?一副丢了魂似的模样?”

    “那……那……”

    他指着头顶牌匾,颤颤巍巍的说道:“那匾怎么就刷好了?!”

    “刷好了又什么奇怪,不是老爷差你去弄的?你倒问起我来‘怎么就刷好了’,莫不是神仙显灵,帮你刷了这块匾,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这……这真的奇怪了!”

    老李低下头,他怎么也想不通,就这一来一回的功夫,那牌匾怎么可能刷的如此干净立整,当真锃亮如新,况且自己那木梯还没扛来,那牌匾出根本没有任何能着脚的地儿,实在想不出是谁,又是如何做到的。

    “或许……或许真的是神仙显灵了吧。”

    “去,赶紧把你那破玩意送回去,既然活干完了,咱哥俩出去喝一顿!”

    ……

    春光明媚,墨某醒来,发现自己仰头躺在街角。

    “这是哪?”

    阳光很强,晃得人睁不开眼,鼻尖动了动,嗅到了一丝熟悉的雾霾味儿。

    “这是……”

    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股强烈的兴奋涌上心头,墨某一改往日的笨重,“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左顾右盼一阵,瞬间热泪盈眶!

    高楼大厦,各式各样鲜艳的服装,来往的汽车,空气中混杂着的那难为的焦油味儿,一切的一切,都冲击着他的兴奋点。

    “老子——回来了!”

    抄着公鸭嗓朝天一吼,引得周围路人纷纷侧目。

    “胖子,发什么疯呢?!”

    一名干瘦的少年走来,对着地上的墨某伸出了一张半机械的手臂。

    “咱们这是翘课,翘课懂不懂啊!你在这吵吵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

    “翘……课?”

    听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一个词,墨某痴痴的傻笑着,眼前的一切无不都向他证明着,他回来了!回到他那熟悉的世界了!

    “今天是几月几号,我们翘什么课?”

    对面的少年将那二百多斤的身躯轻松拉了起来,摸了摸那高耸的额头。

    “没发烧啊?”

    “大哥,今天是二零七八年五月十四日,我们是魔中最烂的学渣,只有资格学习一些没卵用杂学课程,而我们要翘的就是杂学二!”

    “这回你懂了没?!”

    “啊,哈哈,哈哈!”

    墨某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番,却发现空空如也。

    “老四,今天你们去吧,把你的书借我!”

    “杂学并非无用,老子让你看看,咱是如何在大考中以这些破烂虐杀那学校的‘天才精英’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