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靑王斜眼冷笑一声,未加理会。(书^屋*小}说+网)

    双脚一蹬,青袍飒飒,身形刹那间提了两丈高,突然感觉耳旁一嗡的一声,半空中朝上反打一掌,躲过那突如其来的剑气,借着反冲力又落了回来。

    “小子,胆子很大。”

    落地之后,东靑王微睨了铁风一眼,刚刚那一剑,使得铁风在他心中为数不多的好感被彻底击碎。

    “言语相激,伤我体肤,在一定条件下,这都尚且可以原谅。”

    “但阻我霸业,那就只有死了。”

    想到这,东靑王心中涌现了一股毫不掩饰的杀机。

    一道火红的莲花从上方火狱中飞出,飘到这比斗高台之外,将一颗数十米高的乔木燃成了火树,如恶魔藐视的世间,仿佛在向天下人宣告这里的躁动与不凡。

    一条紧握着钢刀的断臂从上面落下,铁风稍挪了两步,躲了开来,任由那钢刀在地面上溅出一道绚丽的火花。

    或许是因为逐渐明朗的局势,或许是因为那渐渐被磨灭的耐心,东靑王已经不想在此处多做拖延。

    铁风刚欲拔剑,便瞧见一道青色的光影闪至,刹那间一股凌厉的让人窒息的掌风就扑到了面前。

    硝烟退散,一掌出,三影随,威势极盛!

    感受到那掌风中的力道,铁风神色顿时收敛,心里悄然一紧。

    这一掌的威力可比当日在苍梧顶上强不少!

    那日铁风是见过东靑王出手的,虽说那时掌劲同是强悍不凡,但还不至于如这道掌风这般,生了一股几乎要凝成实质性能量的冲击。

    仓促之下不及细想,挪步,屈身,双臂交叉于胸前……

    而后便是“轰”的一声闷响!

    铁风自是没有风无忧那斗转星移般的神通,好在对于这种掌劲的应对倒也算得是天赋异凛。

    那掌力入体之后,瞬间被身体经脉各处自主吸收,又流转了一圈,如决堤的江水从丹田处奔了出去。

    正是铁风自创的泥马入海神功!

    但也多亏东靑王不知此节,打来的是掌风,如果直接抄起个刀子,哪怕力道小个五六成,结果也将大不相同了。

    “呼……”

    被轰退了五六步,脚下蹭出了一道长长的印记,脚掌在这阵与地面的撕磨之下微微有些发烫。

    脸上皮肤被那道掌劲刮的有些刺痛,却没有受到东靑王想象中的那般重伤。

    但依旧被轰的脑袋有些晕。

    这一掌,并不好受!

    铁风凝了凝神,狠吸了几口焦味混着血腥味的空气。

    眼神微凝,悄悄滑过上方的激烈战场,倏忽间又滑了回来。

    铁风不是傻子,心里也清楚和这东靑教首王之间的差距。

    但有些时候,不能逃避。

    不单单是因为他刚刚对陆星柳展现的杀机。

    还因为那被打击了无数次,却从未磨灭的一股信念——

    “练好武功,还天下一个清明。”

    这场混战开始的有些突兀,两方都是有缜密的准备,并没有或者戏本里的那种无聊对话。

    往往那些能影响全天下的战争,就是在这种突兀而默契的氛围中发动的。

    至于后人对这场争斗添油加醋的书写,那便是后话了。

    战斗已经过了两三个时辰,铁风也大致的瞧明白了这争斗两方的所在。

    火莲派聚集了很多妖魔鬼怪,乱七八糟的人士,埋伏到荒都,在西边爆炸声一起,突然涌入,暴起发难。

    看似简单粗暴,实则能在执法堂的监督下安插这么多人手,绝不是一个轻松的筹划。

    虽然这些人武功路数、高低各不相同,甚至互相之间也有些仇怨,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同心同力。

    但这帮子人数量非常多!

    放眼看去,少说也有数千人,这些人不比平民,能来此的都是江湖上的好手,什么“南山匪首”“千里不卸剑”“山脚未亡人”一干响当当的名号,此时都极为低调的做了个炮灰。

    而执法堂这边虽说也有不少正派自居的人士相助,但相比之下,数量就要少了太多了,虽说武功相对要高一些,甚至还有不少武学宗师级的人物,但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面对这几乎十倍于己的人马还是有些力有不逮。

    毕竟是人不是仙。

    好在刚刚那几道从天而降的箭雨,如收麦子一般的收割着对方的生命,生死攸关的时候谁还顾得着怜悯,在这如同久旱甘霖一般的箭雨下,大伙豪气顿生,使得情势瞬间逆转!

    不过距离胜利,恐怕还有不小的距离。

    毕竟他们并不是此次战斗真正的主角。

    想必这些江湖人的拳脚争斗,上方那如同火狱般的威势实在要强了太多。

    犹如郎朗皓日凌空,万千星火乱坠,揪动着每一个人的心。

    那一处,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那便是火莲派四大长老和风无忧的战阵。

    而这处战团,也是全场最要紧的所在,此处的胜负,几乎决定着整个战斗的胜负。

    铁风先前便瞧见了那威风凛凛犹如战神一般的苍老面孔。

    那种有我无敌的豪情,精妙绝伦的武功,包括那偶有闪现的眼神,都揪着着铁风的心。

    那道眼神和东靑王的霸道,胡无忌的狡诈,蒙天的坦然都不一样。

    这苍老的眼神中怜悯中带着一丝决绝,潇洒中带着一丝不屈,铁风不知道是何种的复杂感情才能蕴育出这样的神色,仿佛是抗争,也仿佛是守护。

    有时候改变一个印象并不需要多么浓厚的一笔,可能就是因为一个眼神,一个细节。

    而就这一道眼神,使得铁风对于执法堂的印象改观了许多。

    不管这古老的存在如何的刻板老套,终究心怀天下的,要比那妖魔鬼怪当道强上太多了!

    无论是因为对上方老者的钦佩与感激,还是因为东靑王刚刚对柳儿升起的一股杀机,亦或是也不想看到这天下暴乱的一幕。

    于情于理,铁风都要去阻止这扶摇欲上的东靑王。

    理清了思绪,正待挥剑反击,却发现迎面又是几道强悍的掌风,夹着怒火与杀机,如惊涛怒浪直接盖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