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山河七断的招式虽说攻势凌厉,却几乎是一招有攻无守,有进无退的招式,就算身俱“泥马入海神功”化解大半力道,铁风也不敢门户大开硬挨这么几下。(书=-屋*0小-}说-+网)

    毕竟还是血肉之躯!

    “轰!”

    “轰!”

    “轰!!”

    铁风在那越来越强悍的劲浪中苦熬着,衣衫如纸般飒飒裂开,露出一道结实的躯体。

    身形还在不住的后撤着,转眼之间已经被轰出了五六丈远,带出了一道冲天的扬尘。

    瞧见这一幕,东靑王绷带后的眉头不禁皱了皱,一时间还想不通这少年怎能如此抗打。

    受到这般接连不断的强横攻击还能晃晃悠悠的站着不倒?!

    瞧见了周遭越来越紧张的战局,不想再与这少年多做耽搁,左手一吸,倏忽,便在指尖夹住了一柄散落在地的断剑,映着月光,闪着点点寒芒。

    就算你有什么奇异招数挡住掌劲,这身体总不能也是刀枪不入罢!

    东靑王正待射出断剑,突然心头一紧,本能般的上身向前一弯,一柄亮闪闪的长剑在他头顶不远处扫过,却几乎没有半点声响。

    躲过这诡异的攻击,反手盲点,“啪啪”两声后,包裹着一袭白衣的躯体便卧倒在了一旁,穴道被封,动弹不得,只剩一对灵动而美丽的眸子,忡忡的看着铁风的方向,也不知他伤势如何。

    正是陆星柳。

    在这耽搁下,东靑王手头一缓,心中微微惊异,没想到这女娃子这一手功夫无声无息,以自己的灵觉竟然几乎没有察觉。

    抬眼间,瞧见迎面杀来两道剑气,东靑王双手泛出一道淡青色光芒,两个拍掌间便将那剑气消融于无形。

    有备之下,这山河七断显然在难像先前那般建功了。

    这点铁风也是心知肚明。

    微微转头,漆黑的双眼对上那令人怜惜的美目,心中生了一股愧意。

    自己和这东靑王相斗,没想到却累得陆星柳先被封了穴道,瘫倒一旁,瞧见那因为摩擦玉臂上现出的细微血痕,更是让铁风心疼的不行。

    和这东靑王到底差距不小,况且这山河七断的借势法用得多了精神已经有些疲惫,光凭这一招恐怕当真奈何不了这威名在外的家伙。

    “刷刷刷!”

    铁风连挥数道剑气,借着剑气的掩护跃到陆星柳身旁,将那柔软的娇躯横抱起来,朝着一旁奔去。

    陆星柳嗅到那浓郁的男子气息,瞧着那距离自己极近的坚韧面庞,芳心一荡,故作嗔怒道:“呆子……你解开我穴道不就成了,干嘛这样……这样!”

    铁风将她放在一旁相对干净的椅面处,认真地摇了摇头:“不解,解了你又要自作主张的出手。”

    “小爷我自己能行!”

    说罢毫不耽搁的转身而去,只留下少女那略带幽怨的眼神。

    东靑王刚刚拨开剑气,便瞧见了铁风抱着那少女的一幕。

    这一幕不经意的触动了他心头某处,左手夹着断剑,对准了那少年的后心微微抖了抖,竟破天荒的没有出手。

    淡淡的瞧着那少年又故意的远远跃开,引着自己朝旁去。

    东靑王一步跃出,拦在铁风身前,敛色道:

    “不必再跑了,我只杀你一人便是。”

    “呵呵。”

    铁风咬了咬牙,“咕嘟”一声,直接吞下了十来颗颗朱红色的药丸,而后把一个古香古色的瓶子丢到了一旁,瓷片炸成了一朵深沉的茶花。

    正是那墨某给的“战神丸”!

    先前对战那炎长老时,只吃了三四颗,便浑身涌现了一股了不得的力量。

    这回这东靑王要比那炎长老强出太多,逼不得已,一口便把剩余的药丸全都灌了进去。

    至于身体能不能受得住,也没那功夫再考虑了。

    “你觉得我会谢谢你么?”

    药力刚一花开,铁风双眼瞬间变成猩红之色,发出低沉的吼声,一股旖旎的念头冲进脑海。

    这“战神丸”毕竟本质是一种春药,在这股强大的药力之下铁风竟然生了一股极为荒唐的念头,让他甚至有一瞬想不顾一切,直接回身,将那诱人娇躯上的衣衫撕裂,把那柔软的躯体压在身下狠狠的发泄一番。

    但这念头也就持续了一瞬,便被铁风用强大的意志力压制了下去。

    无论如何,现在可不是荒唐的时候!

    “倾否以其汇,无妄涌清泉,中行独复存,濡首终可济...”

    嘴中喃喃的念出了几句口诀,瞬间剩余不多的衣衫无风自动,甚至都露出了小半个臀部,这不雅的扮相瞧的旁边的陆星柳脸色瞬间羞红一大片。

    周遭石块血液尽数被一股气劲吹出,脸上带着一股张狂的笑容,似乎眸子的颜色都变的浅了些,精光映着火光,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几杆残余的火把焰头忽然间高了两倍有余,如火龙一般朝着铁风方向倾斜,仿佛那里有什么莫大的吸引。

    异象怖人!

    交战双方的众人瞧见了这股异象手头都是微微一滞,心底突然生了一股没来由的惊骇。

    “..六五谦转复,九四否逆乾,朝盈未济数,永贞终以传..”

    一股强大无匹的内力从铁风体内生出,既很是突兀,又在预料中。

    正是那剑经法门。

    其他内功法门,都是修炼丹田,聚集内力,如提杯灌海缓缓强化自身,以天地之气为核,人为舟。

    终究只是搬运这股天地之气。

    却大大忽视了人体本身蕴含的强大潜能。

    这“三才剑经”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人为本,天地之气为辅,只是起到滋养人身而已!

    以七情六欲激发人体的本能,使得人体每一个细小粒子都绽放出比平时强悍数倍的能量。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合起来便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

    铁风本就身体得到了那万兽林中的奇异果实的强化,要比常人强了无数倍,倒也省去了这以天地气息缓缓温养的一步,也是难的一步。

    再加上这“战神丸”勾起一股强烈的欲念,配合剑经的口诀瞬间绽出了一股强悍无匹的力量。

    这力量虽然不如寻常功法那般细水长流,但完全爆发起来的威力,当真可毁天灭地!

    “东靑王。”

    “小爷要强奸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