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落,火莲派三大长老的眼神都是骇然一变。

    虽说渺苍天未直承其事,但这番态度显然算是将这件事认下了。

    这些年来他把火莲派上下都蒙在鼓里,将所有人都当做了棋子,为了自己的私心,想和执法堂开战,竟然做出了这般无情无义的事情。

    若今日败了,恐怕火莲派从此要万劫不复,从此在江湖上除名!

    几人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不免发寒。

    虽说一时间并未发难,但看向渺苍天的眼神已经从往日的尊敬改作了愤怒。

    渺苍天察觉此幕,怒气暗生,没想到自己一时不慎,便被这诡计多端的老家伙用言语给套进去了。

    眼下只有以拳头说话了!

    “斗了半辈子了,且不急这么一会儿。”

    风无忧瞧着渺苍天那顷刻间便要搏命的架势,摆了摆手,语气突然变得平和舒缓了起来:“过去的事都不提了,今日我们顷刻间便要分出个死活,我有一言想问你。”

    那道声音平静,浑厚,似乎能平静人心,下方东靑王远远听到这声音,不经意的皱了下眉头,但这微小的变化瞬间就被掩在了眼前的刀光剑影之中。

    “……你说罢。”

    风无忧紧盯着渺苍天,仿佛要直叩内心:“你这一生一心要覆灭执法堂,不知覆灭之后又当如何?再忆你此生所为,是否值得?”

    说罢,风无忧不经意的拍了拍手,却没有发出什么声响,虽说这动作有些奇异,却也没让几人怀疑什么。

    渺苍天沉吟了一阵,出乎意料的,竟真的顺着风无忧的思路,思考了一番这句话的意义。

    思考过后,莫名的心生一股悲戚,仿佛当真此刻已经剿灭了执法堂,完成了一生所有的心愿,但刚想到此处,突然心头一惑:我这是怎么了?

    摇了摇头,感觉头脑似乎有些混沌,声音高昂了几分,想赶走这份恍惚:“值得当如何,不值得又当如何?用你的话那便是‘乃命也’,你我注定便是对头!”

    “苍天之下,只容一人!”

    “好!”

    风无忧说话间,又磨了磨手掌,疾如春蝉震翅。

    这般行为倒是引起了心思缜密的岑长老的注意,微微凝了凝眼神,但见风无忧手中既无他物,亦无声响,倒也一时间没有说什么。

    “既然如此,渺苍天,你赢了,我累了,正如你所说,我操劳了一辈子,该歇歇了……”

    那声音悠长戚远,充斥着一股空明之意。

    岑森炎三人听了均觉怪异,无论怎么说,这风无忧绝无半点“歇歇”的意思与可能,两方决死之际,却不知他为何要说出这种三岁小儿都骗不到的话来。

    下方东靑王察觉这一幕,兀地一声大喝:““渺苍天,小心……!”

    这一声落下,使得火莲派三人均是心生警惕,看了看东靑王,有瞧了瞧风无忧,最后眼神落在了渺苍天的身上。

    依旧不知要“小心”何物。

    正当不解时,这诡异的气氛却被一阵莫名其妙大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赢了,我赢了!”

    “姓风的老家伙,你终于承认我赢了!”

    众人只见那渺长老脸上神色一反常态,狰狞中带着一丝狂放,得意中带着一丝悲伤。

    那是一副极为诡异的表情!

    “渺老,你在做什么?!”森长老喝道。

    瞧见渺苍天那怪异的反应,风无忧摩擦不断的手掌突然停了下来,眼皮一耷,盖住了眼中的精芒,嘴中喃喃的念叨着,如道士做法一般:

    “塞北有大漠,漠上十万沙,沙中无别物,彼岸森罗花……”

    此刻几人终于意识到了,这情况有些不对!

    岑长老大叫道:动手!阻止他!

    渺苍天还在狂笑着,三人一拥而上,奈何风无忧早有准备,三人刚迈出了三四步,便好似装上了一堵无形墙壁,苦叫一声又同时折了回来。

    少了渺长老,这三人的功夫确实和风无忧有很大的差距。

    几人又冲了几个来回,均是无果,只见中间处那老者衣衫烈烈,无风自动,犹如谪仙人一般,让人心生无力之感。

    而那诡异的口诀却还不曾停止!

    “……喜怒哀乐,俱归尘土,半心枯如木,半心浮如花!”

    突然间,风无忧双眼一睁,仿佛射出了两道淡淡金芒,直对那渺苍天癫意十足的双目贯射而入。

    “封!”

    一声大喝,只听渺苍天笑声戛然而止,所有的表情都在一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恰似风暴过后的安宁。

    那原本带着风霜之色的双眼突然变得分外孔洞,好像两条深不见底的隧道,通往无底的深渊。

    厉风凄凄的吹过几人惊异的脸庞,在喧嚣与聒噪中强行划出了一块宁静。

    “渺……渺长老?”

    过了半晌,岑长老才缓过神来,呼唤了数声,渺苍天都如同丢了魂一般,半点不应。

    “风无忧,你做了什么?!”

    三人面面相觑,一股十分不妙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虽说上一刻,他们还因为渺苍天的心狠手辣心生怨恨,但此时正是生死攸关,少了这一大战力可是极为不妙。

    同时也意识到了,刚刚风无忧那几句看似故作拖延的对话,绝对大有玄机!

    不过任他们想破头皮也想不通:也没见他如何出手,怎能无声无息的让渺苍天这等高手状若痴呆?

    这是何等手段?!

    “什么妖法?!”

    又是一声大喝。

    风无忧不理会那问话,直接闪身上前。

    “啪啪啪啪”

    双手疾点,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封住了渺苍天周身七大要穴。

    那前一刻还狂傲不已的老者,此刻竟然丝毫反抗不得,宛若僵尸一般,直挺挺的站在战场的中央,任由处置。

    做好了一切,舒了一口气,抹了抹鬓角的汗,手腕不经意的微微一抖,汗滴溅在地上,绽开了一朵灰白色的梅花。

    火莲派三人瞧见这一幕,已经心生了怯意,战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风无忧手段着实邪门!

    “那是‘半心归尘咒’!”

    正当几人不知所措时,便先听到下方传来东靑王的一声大喝:

    “此法能暂时性的封住渺长老的心神,不过同时也让施咒者心神大为耗损!”

    东靑王双手猛地劲力一吐,暂时摆脱铁风的缠斗,又急喝道:

    “你们三个莫在犹豫,直接轰杀风无忧,短时间内,他必无余力向先前那般阻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