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忧“哈哈”一笑,猛地浑身一绷,一股几乎凝成实质性的杀气直接朝着四面八方笼了上去。

    三人本就对东靑王的话存了几分怀疑,见到了眼前这一幕更是有些拿捏不定。

    眼前这老者无论怎么看,也不像如东靑王所说无力阻挡的样子。

    “风大统领……”

    炎长老本就损了一臂,先前一战又平添不少伤口,拖延之下内力大耗,身躯愈发沉重,感受伤疲的身体,率先生了退意:

    “既然前掌门之事尚有存疑,今日两方又互有伤亡,不若大家先行撤去,待事情查明之后再行商议,如若真是因为渺……有人挑拨,倒也不必枉害人命”

    这几句话虽说的看似公平,实则明眼人一听便听出了其中怯战之意。

    话音刚落,森长老脸色便沉如寒霜:“炎长老,此番局面哪能以‘商议’化解,你若胆怯你便退去,我等之后禀明掌门,从此你不再是我火莲派之人便是!”

    “森默,你胡说些什么?!”

    炎长老老脸臊的通红,江湖中人谁也不想被戴上一顶“胆怯”的帽子,更何况他身居高位已久炎长老。

    但偏偏事实如此,言语之间实无反驳。

    要知道,断臂之前,那森默虽说身份与自己相平,但他入派比自己晚了几十年,是以一直给自己当爹一般供着。

    此时竟然当着众人面当众训斥自己?

    这等落差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我这是为了火莲派着想,岑老,你倒是说说看!”

    岑长老心思严谨的多,并没有理会两人的争执,只是一边警惕着风无忧,一边在双手缓缓的灌注内力,没多久,便隐隐发出些淡淡红芒。

    见他不言,森、炎二人又争执了几句便僵了住,炎长老没有退,而森长老也没敢率先出手。

    显然那风无忧已动了杀机,若真如同东靑王所说那还好,不过但凡他还有个六七分余力,恐怕己方三人出手瞬间便要送了命。

    火莲教的几位可没东靑教几王那般可以以身殉教的境界,大敌当前还是难免要有些小心思,谁也不愿做这领头羊。

    一时间两方倒陷入了短暂的僵持。

    下方东靑王瞧见这一幕,心头暗骂:这帮老家伙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

    不过他也未曾再做言语。

    一来呢,该说的都说了,再多说他们也不会听。

    二来呢,眼前这少年渐渐的熟悉了那股力道,攻势愈发凌厉,也难以再多分神。

    “嗙!”

    剑棒相交,带来一串醒目的火星,画出一道金河,阵阵嗡嗡声在夜空中悠悠回荡。

    两人再度分开两旁。

    地阔星辰大,天空河汉流。

    周围的争斗愈发稀疏,却没有因为这边的巨响停下半点,都已到了搏命之境。

    东靑王微瞥了眼上方几人,心中暗骂脓包。

    本以为他火莲派四大长老一同出动,就算击杀不了风无忧,至少也能拖延得住,没想到为首的渺苍天大意中了咒,其余三人又是胆小之辈。

    若是一会儿让风无忧缓过神来,恐怕火莲派真的要全军覆没了。

    此战不下,自己一番心血恐怕也要付之东流!

    如今之计,只有尽快摆脱掉这古怪少年,赶紧擒下风无忧才是!

    “难道我要在此便用了那招……”

    正思考间,铁风携着一股强横的劲气又迎了上来,力道竟比先前又强了几分,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两人再次战成一团,如盘古劈山一般轰轰作响。

    又过了十来招,上方几人依旧一动不动,铁风越打越顺手,逐渐占据了优势,三剑相逼后紧接着朝着东靑王腰腹处横劈而下,这一剑使了十分力道,还夹着一丝山河七断的剑意!

    铁风有信心,这一剑无论东靑王如何架挡,至少也要受些轻伤。

    黑剑如龙横荡,铁风却惊异的见到,眼前的青袍人并没有提棍去挡。

    甚至连动都没动,仿佛雕像一般,还保持着一副长棍上提的姿势!

    “恩?”

    铁风虽然有些疑惑,还是依旧毫不客气的对着那青影削去。

    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花招!

    “刷!”

    铁风自己都没想到,东靑王竟在这一剑下应声拦腰断成上下两截!

    察觉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愣。

    得手了?

    眼神落在那黑色的长剑上,发觉有些不对。

    那长剑依旧黑黢黢、坑坑洼洼的,却没有染上哪怕一丝血迹。

    而眼前这端成两截的“东靑王”,就这样诡异的在空气中缓缓消散了……

    “恩?”

    瞧见这诡异的一幕,铁风戒心大起,警惕的望向四周,剑尖锋芒吞吐不定。

    又定了定神,发觉那东靑王毫发无损的站在东边不远处,转过身来,对着那身影扫视了一番,不由得暗暗惊叹:这家伙轻功好厉害,刚刚那般境地,竟然都没瞧见他怎么过去的!

    还不待多感叹两句,铁风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寒意。

    来不及多想,匆忙的反手长剑迎去,随着“当”的一声响,被一道大力震退了五六步,一个踉跄差点栽了下去,亏着浑身内力源源不绝,腰身一挺,这才立了住。

    瞧着那大力来源处,只见东靑王傲然挺立。

    腕间半缠着两根灰白色的粗铁链,铁链一端握在手心,一端垂了下去,任晚风如何肆虐都丝毫不动。

    想来刚刚的大力便是这铁链所为了。

    ……他不刚刚不是在东头么?是怎么一瞬间闪到西头的?

    铁风本就不擅轻功,更是没见过这匪夷所思的轻功。

    这种速度根本不符合认知!

    微微侧了侧头,余光散到了身后,似乎身后还有个淡青色的东西,定睛一看,却差点惊呼起来!

    “这……这什么?!”

    那淡青色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东靑王本尊!

    铁风呆立在原地,这诡异的一幕恐怕已经不能用轻功来解释了,只见身前站着一个手持铁链的东靑王,而身后还有一个手持铁链的东靑王!

    而这两个“东靑王”却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仿佛索命无常一般。

    “日你姥姥!这他妈什么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