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先前我小瞧了你。”

    东靑王淡淡叹了声,铁链在空中荡了个半弯,又乖巧地盘回到手臂:“这招叫‘双生劫”,乃是我闭关六年所创。”

    “双生双影,流波不凝,刀不能摧,剑不可朽,双影齐出,死生大劫也!”

    铁风瞧见,那两个“东靑王”同时上前了几步,看上去都是同一般的真实,不得不说,这一幕着实有些骇人。

    “本想着对付那老家伙,没想到……在你这里便被逼着用出来了。”

    “这也是老夫第一次用此招杀人……”

    东靑王说着,声音桀然一寒。

    “还望细细品评!”

    突然间,四根铁链如活了一般,一刹那“噌”的一声,平地高飞起,犹如四条愤怒的蟒蛇。

    低沉的一声落下,也不见他是如何发力,那四条粗大的铁链同时鱼贯而下,带来一阵迫人的呜呜声响。

    铁风虽有一身蛮力,却也难以同时抵挡这四方而来的诡异招数。

    身形一低,将将避开这凌厉的攻击,却被那铁链插地后扬起的碎石划出了几道伤口。

    这铁链看似普通,实则坚实无比,加上其本身便可弯曲难以受力,实难以大力斩断。

    这是东靑王的招牌兵刃!

    铁链做兵刃不比长鞭大棒,重量既沉,加上能屈能弯,出招容易,想半路收回那可是极度不便了。

    况且东靑王这铁链使得并不像想象中的那般横扫侧荡,更多的是如同长枪一般的刺、挑、拨、贯,那铁链仿佛极有灵性,能直能曲,全在东靑王一念之间,这招式使出来,不仅比长枪威力强横,还要灵活了无数倍。

    时常招使一半,手心一抖,铁链便以一个匪夷所思的方式扭转,如同大江九曲,让人眼花目乱,完全无法从东靑王的动作判断这铁链下一步轨迹。

    能把这奇门兵刃使到这一步的,天下也独此一家了!

    不过若光是两道铁链,铁风自问内力充盈之下,还是可以应付。

    此刻最棘手的问题是——有两个东靑王,四条铁链!

    铁风不相信这世上真的会有分身法,但却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眼前所见,一时间被接连不断的追击迫的十分狼狈。

    转眼的功夫,那比武台的石板地已经被破坏的一片狼藉,石屑纷飞,那灌了劲气的铁链仍旧如同棒锤豆腐一般,“啪啪”的砸着白灰白的石花。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真的会有两个东靑王?”

    铁风一边躲避,脑中一边飞速运转,几个回合下来便焦躁了许多,腰间背后各被一铁链擦出了道长长的血痕。

    “星辰断!”

    侧身一闪,回手两道剑气同时杀出,直对西东两个“东靑王”射去。

    那道剑气并不是多强,只算是一个试探。

    而西侧东靑王手心劲力一放,便轻轻松松的将那道剑气消弭于无形。

    东头的东靑王则是身形微微挪,巧妙的避开了这一击。

    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区别,使得铁风双眼眯了眯。

    几番交手后,心中有了些许猜测,却还是不确定。

    在这四道铁链中闪避,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若非是因为浑身劲力充盈,不时的可以挥出长剑拨开一两条,恐怕早就重伤倒地。

    不过饶是如此,铁风也不敢多做拖延,这‘战神丸’所生之力虽说狂暴,但毕竟是应急秘术,没有丹田之力后继支持,自然比不得东靑王那般内力展展悠长。

    若真再战个几十回合内力枯竭,恐怕立时便要落败了。

    而东靑王自然也看通了此节,四条长链舞的接连不断,响声不绝,不给于半点喘息余地,却也不加力猛攻,用最高效的方式消耗着铁风的古怪劲力。

    “喝!”

    一声大吼,铁风突然身形急转,抓准了一个极为精妙的时机,在两道铁链的夹缝处逆流冲上,犹如流星一般,主动地朝着西边撞去。

    东靑王瞧见这一幕,冷笑一声:“自寻死路!”

    许多人见了这套链法时或许都会想:这是一手远距离攻杀手法,可伤人与丈外,想来这重型兵刃必定挪移不便,只要近身定会发现弱点所在。

    不过,所有将这种想法付诸于行动的,已经都死了!

    这套链法近距离时才是杀招所在!

    只见东靑王双手微微一抖,直接那原本射出的两道铁链刹那间折转而回,一上一下,以迅捷无伦的速度直刺铁风背心腰间,链中处在这般受力下缓缓弯曲,一左一右宛若索命无常,微微抖动间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两道锁链都弯成了大大的弧形,犹如凶兽两颚,只要轻轻一闭,便能撕碎嘴中猎物。

    东靑王双手也隐隐覆上了一层淡绿色光芒,只要铁风在前进三尺,一道掌风劈出,面对这犹如天罗地网般的攻势,便再难幸免!

    面对这般恐怖而立体的攻势,铁风清晰地认识到,这是有进无退之局!

    狠狠的咬了咬牙,右手一掷,在东靑王有些惊异的眼神下直接把长剑丢了出去,那铁剑带着劲气,直接的朝着东靑王腰间插去。

    “招数精彩,想法还是太稚嫩了些。”东靑王瞧见这一幕,心头冷叹一声,仿佛已经握了十层的胜算。

    这一剑,他有太多的方法可以挡下了,而铁风所处之境,东靑王自问换位处之,恐怕也是求生乏术。

    东靑王身形微微一闪,轻巧的避开了那贯穿而来的长剑,却发觉双手处猛然生了一股麻痹感。

    “恩?”

    只见铁风掷出长剑之后,借着这股反推之力瞬间停住身形,上身一横,脚下一蹬,整个人呈现“一”字形横在了半空,当那两道铁链一上一下在身畔穿过,却瞧见了极为惊人的一幕!

    只见铁风双手一上一下,就样粗暴的握上了那两道飞速贯出的铁链!

    在任何人眼中,这行为无异于螳臂当车,自寻死路。

    双手和铁链接触的瞬间,便绽开了两条血线,在铁风内力加持之下,手掌和那铁链摩擦的生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白烟,一瞬间双掌便变得血肉模糊!

    不过那疼痛却没有让他后退半点,而是握得更紧了,双手如同两柄不屈不挠的铁钳,在一番撕磨之下,铁风被带的朝前飞去,铁链飞的也渐渐放缓。

    随着鲜血的挥洒,铁风猛一使力,竟硬生生的将那铁链握住了!

    身形在半空一沉,终于立了住。

    就这样,在东靑王不远处以一个极为震撼的姿势,手握两条粗大的铁链,停了下来。

    世上不乏空手接白刃,但像这般暴力的“空手握粗刃”,恐怕还是头一遭!

    落地之后,铁风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对那血肉模糊的双手瞧都没瞧上一眼,脸上生了一股傲然的笑容:

    “东靑老儿,你这破链子我收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