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链子虽粗,却是由纯度极高的百炼金钢铸成,内力传导自由无碍,因此东靑王才能控制得灵活巧动,宛如手臂。

    但东靑王本就以内功见长,况且那两道铁链中早已胀满了内力,外人若想靠着内功反客为主,那得内力还要高出东靑王不少才行。

    且不说有没有这等高人,就算有,也自然会以其他绝妙手段来破解这招,绝无这般粗暴直接的道理。

    偏偏他遇到了铁风……

    东靑王感受到一股犹豫山呼海啸般的内力,源源不绝的从两道铁链上涌来。

    若真丢弃这两兵刃,且不说会不会在江湖上成为笑谈,就算自己心底这关也无论如何迈步过去!

    不得已双手一蹦,被迫陷入了一场内力的比拼。

    东靑王双眼一闪,寒声道:“小子,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铁风知道他的意思。

    微微侧头,瞧见了身后那朝着自己缓缓走来的另一个“东靑王”,脸上神色不变,心里却是忐忑得紧。

    甚至可以说,有些胆寒!

    “难道我猜错了……”

    铁风双手一边施力,脑中还在不住的思忖。

    这和他先前预料的完全不同!

    先前他猜测那“东靑王”多半是某种奇特的幻象,只要控制住这东靑王和他的兵刃,让他无法施展轻功,那“东靑王”自然会消失。

    就算不消失,那也必然是立住不动,再无攻击性。

    但此刻瞧见那东靑王一步步走来,清晰的瞧见那被衣衫吹的微微飘扬的青绿色衣襟,甚至还能明明白白的听见那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再近些,几乎都能感受到那股决然的杀意。

    甚至手臂间还盘着那粗大的铁链!

    这不像是假的,也不像是某种幻象。

    想到这里,铁风一时间有些踌躇不定。

    若不松开这两道铁链,只消得几个呼吸功夫,这“东靑王”便有一百种杀掉自己的方法。

    但若松开这铁链,这般机会绝对找不到第二次,自己的胜算便会降低到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怎么办?

    在这面对死亡的压力之下,铁风只感觉每过一秒,仿佛过了一个甲子那么长。

    身后的铁链已经动了,一端在那“东靑王”手中,一段在半空中打起了圈圈,飞速的蓄积着力量,酝酿着致命的一击,呜呜的劲风掠过脑后,让人心底发寒。

    感受着身后的威胁,铁风本能的便想松开双手,跃到一旁,硬凭着一股不屈的意志抗拒着死亡的恐惧,手心却依旧有些微微颤抖。

    眼神扫视间,却无意中发现陆星柳先前所坐的高背椅早已不知所踪,娇躯以一个奇异的角度侧躺在了地上,虽然天色已暗,铁风依旧能远远瞧见陆星柳衣衫已被吹的分外凌乱,一道白纱紧紧的包裹着挺翘的娇臀,在清冷的月光下犹如两片丰满的莲瓣,若隐若现。

    而那精致的俏脸艰难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媚眼如丝,散发着一种奇异的诱惑。

    “恩?”

    瞧见这一幕,铁风突然双眼一亮。

    “哈哈哈!”

    一反常态的大笑声响彻天际,转过头,双手紧握两道铁链,仿佛驱散了所有的恐惧,意气风发的猛然施了一股力道。

    东靑王双手一麻,眯了眯眼:“顷刻便死,怎地还能笑得出来?”

    “我死不死,哪是你说得算?有种便来试试!”铁风喝道。

    东靑王也不再多言,双眼绽出一道寒芒,铁风只觉颈背处铁链愈发接近,仿佛一条剧毒之蛇,已经把牙齿伸到了自己的颈间。

    不过任他劲风骤雨,铁风只当他是清风徐来,岿然不动,甚至还闭上了双眼,脸上还展现了些许享受的笑容:“来吧!”

    在东靑王的眼中,那是一种狂傲到极致的挑衅。

    “像你说的,杀死我。”

    “我看看你有没有这等本事?”

    身后的铁链几乎舞成了一道圆盘,犹如地狱的鬼魂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一股杀念重重叠叠,越来越高,越来越盛。

    半个呼吸间,那股摄人的杀意便升到了巅峰,蕴着强横力量的铁链对着铁风后心出直插而去,那种接近死亡降临的感觉极尽真实!

    “啪。”

    一道轻轻的声音响起。

    铁风睁开了眼,任由一抹汗滴从颈间留下。

    他知道,那声音不是来自别处,而是来自心底。

    再抬眼时,只见东靑王已经松开了他那视若珍宝的兵刃,眼色变得极为不善。

    而身后刚刚那极尽真实的威胁也已经统统消失不见,仿佛露珠上青色的倒影,随着露水蒸发,似乎永远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铁风没有因为先前身后的“东靑王”受到半点伤害,甚至头发丝都没断一根。

    完好无损!

    晚风带着些许凉意,从两人身畔悄悄走过。

    东靑王声音变得有些嘶哑,仿佛由山间的虎啸换做了林中的狼啼:“你。”

    “怎么做到的?”

    铁风将那两根粗铁链缠成了麻花,丢到了一旁:“你这‘双生劫’的确厉害,但这‘双生’毕竟不是真的分出两人,而是一者为外劫,一者为心劫,只要堪破了心劫,招数自破!”

    说罢,铁风还自己不禁心里暗自纳闷:我什么时候说话竟如此有水平?

    铁风说的却是大体不错,东靑王这“双生劫”本就是由东靑教的“叩魂心法”所衍化而来,所谓两个“东靑王”,一者为真实,另一者便是以秘术扰人心神所创。

    换句话说,另一个“东靑王”,乃是对敌者脑海中想象而成!

    不过两人对战中,根本难以区分真幻,而且那假的“东靑王”所产生的威势在敌人眼里极为真实,东靑王闭关数年,便是要使得这招露不出半点破绽,自问已经毫无踪迹可寻,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铁风是如何识破的。

    “哼,心劫岂是你轻易可破的!”

    东靑王认真的扫视了一圈眼前的少年,似乎想看出些端倪,心底又极为不愿承认这个得意招数被破的事实。

    铁风笑了笑:“我猜啊,你这是门诡异的幻术,为了让这幻术真实可靠,便把我们身旁的一切都改作了幻象,其实都是我心底想出来的。”

    “没错。”

    东靑王点了点头,也毫不忌讳的讲出这招数的秘诀。

    “在每个人眼中,都觉得自己心底所见才是最真实的,甚至比真实世界的给人感觉还要更加真实,就算古之圣人,也无法堪破这一点,你又如何……”

    “哈哈!”

    铁风一声大笑,不客气的打断了东靑王的言语,露出一抹意味莫名的笑容:

    “你说的那是神志正常的人……不是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