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影如碧玉闪电一般,刹那间闪到了陆星柳的面前。(书屋 shu05.com)

    “老家伙!”

    铁风刚想冲去,却听见了一声厉喝:

    “站住!”

    瞧见这一幕,铁风心中暗叫不妙。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以来,只顾着思考如何胜敌,却几乎忘了这并不再是公平的比斗,而是生死存亡之战。

    所谓生死存亡,便不会讲究什么公平道义。

    此时东靑王在尚有余力之时去奔向陆星柳,意味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稍稍理了理思绪,铁风使得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将体内已经为数不多的内力尽数抽调,与刚刚闪避之时射出的指劲暗中感应。

    这门“五登天”功夫还有一奇异之处,那便是内力离体之后凝而不散,在一定的时间内可以控制所有的劲气,发出最后的一指,也是唯一的一指杀招。

    取人性命的最强一指!

    一定意义上来讲,“五登天”的闪避却不是单纯的闪避,而是在蓄力!

    只是这股来源于那三才剑经的内力过于庞大,人体难以承担,是以当年那令吾才创造了这一门体外蓄力的法门,当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神妙绝学。

    “你要做什么?”

    铁风停下身形,以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

    东靑王没有答话,反倒闭目沉吟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陈年往事一般,全身心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这沉默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夜,到了最黑的时候。

    铁风站立了许久,试探性的抬起右脚,向前轻轻的迈了一步,却还不待脚掌落地,便见到东靑王的手指轻吐青芒,对准了陆星柳的颈间。

    于是那试探性的脚掌又迈了回来。

    指尖青芒随之消散。

    东靑王嘶哑着嗓子,一字一顿的问道:“她对你来说,很重要,是么?”

    “算是萍水相逢,但我铁风行事磊落,自然要护人周全!”

    铁风自然不会把东靑王当成傻子,就算此刻说“不怎么重要”,想来他也绝不会相信,便索性直承其事,只是故意在“磊落”两字上狠狠咬了咬,颇有所指。

    “磊落,呵呵……”

    东靑王阴沉沉的笑了两声。

    “看看这周围吧,看看这天下吧,听听那些人死前的骂声吧!”

    “谁不想磊落光明的活着,就算你令你最咬牙切齿的恶人,过去也都会有磊落的日子,没有谁生而为恶!”

    “但这‘磊落’二字,并不值钱……说来容易的很,天下最不乏的就是大言炎炎者,真正做起来……呵呵。”

    头顶处风无忧几人已经战到了白热化,所发出的“滋啦滋啦”声响引去了其他所有的惊异目光。

    当然,除了铁风和东靑王。

    “老家伙,你自己做不到,便以为全天下都做不到?”

    “小爷我虽不像你这般老得半只脚踏进了坟墓,但我活得这些年,自是问心无愧,却比你们这些一心玩弄诡计,生活在虚伪乐园里的家伙要舒坦的多!”

    铁风说着说着,却不由得脑海中浮现了一张面孔,那是一张国字脸,方正鼻,眉宇间却是有点模糊,五分像胡无忌,又有五分似陆天南。

    他也不知道为何说道“诡计”二字时会想到这张奇异的面孔,胡无忌固然诡计多端没错,但陆天南应该算是光明磊落之人了……至少在大家的口中都是这样的。

    可是自从听了胡离所说,心中又着实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不解其中道理,但无论如何,抛弃亲女,总归是不算多“磊落”的事情。

    “放肆!”

    东靑王不知铁风心中所想,但听到“虚伪”两字时却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声音一寒:“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铁风见状,却毫不示弱:“你擒了柳儿,自是要逼我就范,我却要告诉你,我不像那些变化无常的小人,就算你杀了她,就算再心痛,我却也不会折服与你!”

    陆星柳刚刚被一抓之下封住了哑穴,虽然口不能言,眼中却异色闪闪。

    虽然颈上寒芒点点,甚至时刻便要丢了性命,但依旧被眼前少年的神色所动。

    她自小便和其他女子不同,其父陆天南更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如若铁风因她被擒便立时服了软,亦或是进行妥协,虽说不至心灰意冷,但在心中印象便会大打折扣。

    她不会喜欢一个没有原则的人,就算这原则改变是因为自己,那也一样。

    而此刻铁风的选择却是极为坚定,在逼迫面前,他依然知道什么是自己该坚持的,这才是一种极为难能的品质!

    虽说这种品质也许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可没有哪个英雄,是没有伤口的。

    “哈哈哈……”

    东靑王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震破天际。

    听到这笑声,铁风却是暗暗握了握拳头,不是因为这笑声蕴含着何种奇异的情绪,而是他没想到,这东靑王在经过这一轮激战,竟然还留有如此充沛的内力。

    感受着体内那如同流沙一般缓缓消逝的力量,不禁感叹:终究这靠着外力得来的力量,持久度方面还是差多了。

    一片浅薄的云,遮住了半轮月,使得那天更黑了。

    上方那几人战得气势已经有些夸张的超过了人们的认知,一阵阵火气袭来,甚至让铁风离得老远都感受到老脸迎来一股热浪,烤得生出的汗滴都化作了水汽。

    “哈哈哈……”

    笑声还在持续着。

    没人能解析出,那笑声中蕴含了怎样的情绪。

    持续了许久,方才越来越疏,如同散去的雾一般,缓缓地,缓缓地,直至彻底停下,陷入安宁。

    这诡异的安宁,却让人更紧张了。

    铁风很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对这神秘的东靑王几乎一无所知。

    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不认同他,却也不想此刻进一步激怒他。

    “你说你是磊落的人,磊落到连她性命都可以不顾……”

    东靑王笑声一停,便伸出了两根手指,结实的仿佛两根铁打的铆钉。

    这两根手指让铁风的心缓缓的抬了起来,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而陆星柳却仿佛解脱一般,使力对着铁风挤出一道美丽而动人的笑容。

    “那我便看看,你会磊落多久。”

    东靑王话毕,手指朝着陆星柳娇弱双肩点去。

    “啪啪。”

    两指过后,还不及两人发出半点声音,便伴着一阵风声悄然远去。

    那青影从出指到消失,也就一瞬间的事,此刻两人回归神来均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东靑王并没有伤陆星柳一根毫毛……而是反而把她穴道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