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什么意思?”

    瞧着那突兀离去的背影,铁风喃喃道。

    不得不说,这东靑王行事当真有些出人意料,让他完全看不懂,摸不着半点头脑。

    陆星柳走上前,瞧着铁风那浑身的伤口心下十分怜惜,红唇微张,似欲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化作了一声轻叹。

    “柳儿,你还好么?”

    铁风缓过神来,一把抓住了陆星柳的两肩,认真的问道。

    刚刚那情况为时虽短,却无异于经历了一番生离死别。

    若他人以陆星柳性命威胁,铁风自问也许还有些方法拯救,但这绑票的人若是东靑王,就算是铁风也是毫无半点把握。

    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陆星柳心中对这小子的毛手毛脚不禁暗啐了一声。

    先是本能的向后一躲,后来感受到那肩头上的温暖热度,也便听之任之了,羞红的低下了头,任天翻地覆也吵不得此刻。

    “我还好……”

    “!!”

    本来声若细蚊的一声,却不知为何声线猛然一变,换做了高昂的娇斥。

    “你滚开啦!”

    这不低头还好,刚一低下头,眼神不受控制的游了下去。

    铁风这般激战本就有些衣衫不整,全身衣物破了大半,只剩一些破衫,将将的掩住私密处,这也是东靑王心中高傲,不像下三路招呼的结果。

    不过破衫毕竟是破衫,铁风那十粒“战神丸”药力尚未全消,导致胯下某处昂首挺立,犹如铁棒一般,将那破衫子撑出一道高昂和弧线。

    两人本就距离极尽,陆星柳又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一瞧之下瞧见这么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物事,脸上瞬间仿佛烧了一阵烈火,推开铁风,别过头去,再不敢看他半眼,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陆星柳可不知道什么“战神丸”的事情,突然间见到这一幕,若不生些什么误会,那才是奇哉怪也。

    铁风瞧见这茬,却有些懵,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穿着有何不妥。

    不解的挠了挠头,上方突如其来的扑来一阵炽热的火浪,铁风本能般的一把上前,将陆星柳护在了怀中,一个转身,后背却被那股火浪瞬间烧得通红,仿佛深陷蒸笼一般,难受无比。

    还好那火浪只是余波,只刮了一阵,便散去了,饶是如此,也感觉上身火辣辣的痛。

    热劲过后,铁风看向怀中少女,心中顿生一阵疑惑。

    只见她脸色似乎极为不佳的样子,本来那白皙的俏脸此刻铁青着仿佛灌了铅一般。

    难道受伤了?

    铁风对那俏目中所表达的意味甚是不解。

    为什么总是隐隐感觉她很气愤?

    或者说……暴怒?

    正待发问时,却感到胯下老二前端所触甚是柔软,极不老实的动了动,却发现怀中佳人脸色由青渐渐的转黑了……

    此刻两人的姿势极其怪异暧昧,铁风先前仓促之下一搂,腰一弓,好巧不巧的让某处直接横亘在了陆星柳的腿间,至于那柔软的是何处,那却是不可描述了。

    结合眼前种种,铁风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哪里不妥了。

    而眼前少女那脸色恐怕也不是受了伤,而是受了刺激……

    铁风极为尴尬的退了一步,陆星柳粉拳对着他胸口狠狠的擂了上去,又将铁风怼得再退了两步。

    “你……你……”

    “你……!”

    陆星柳站在原地,被气的半晌说不出话来,虽说铁风是为了护她而如此,但如此暧昧举动,依旧让她感受脸上羞得煞人。

    毕竟那是女子最隐秘的地方,而刚刚那一刻,甚至都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坚硬物事的形状。

    脸色变了十余种,比那变脸的大戏还要好看许多。

    毕竟那大戏变得是假面,而陆星柳变得是真脸。

    “你好过分!”

    又狠狠的锤了一拳,便脸色通红的跑开了,再也不想在此停留半刻。

    这比武场很宽广,铁风瞧着那因为着急跑动摆来摆去的娇臀曲线呆愣半晌,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品味着刚刚惊艳一瞬。

    低下头,自言自语道:“小家伙,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今天总算让你长了见识了……”

    欲念一起,只感觉体内内力忽然大涨,三才剑经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瞬间使得那有些干涸的经脉再次充盈起来。

    那战神丸毕竟是外力激发,而情欲乃是人体本能,由自身情欲激发而起的力量,虽未必有那十粒战神丸那般如瀚海般强横,但论精细程度可要超出许多了。

    浑身内力毫无滞凝,而起都能极为清晰的感应到,仿佛一瞬间人体多了万千条手臂,就连先前五登天射出的指劲也跟着清晰了起来。

    “这力量……好强大,好痛快!”

    感受着那浑身涌现的劲力,铁风顿时便兴奋了起来。

    “若每次都能有这股力量,那小爷我就天下无敌了!”

    铁风想着想着便更加兴奋了起来,不由得仰天大啸了一番。

    他却没想到,这力量的代价,自然便是刚刚那旖旎一幕,若陆星柳洞悉了他此刻的想法,恐怕便不是简单擂上几拳那么轻松了……

    但这股兴奋并未能持续了很久,刚仰过头,便又是一股火浪扑面而来,这股火浪比先前更加炽热了几分,燃的铁风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

    好在他此刻内力充盈,倒是未受什么伤害,但相比之下,其他那些幸存的家伙就没这么幸运了,火浪虽无形无质,但突如其来的席卷了大半比武场及其看台,一时间收缴了许多的痛苦呻吟。

    甚至有些伤重些的直接晕迷了过去。

    这简直如同天灾一般!

    炽热过后,铁风凝了凝神,瞧见了那火浪的来源处,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喝:

    “我***!

    “那……那是什么……?!”

    只见那火莲派四人组成了一道奇异的阵法,而阵法上方如同末日景象一般,在夜空中凭空升起了一轮红日!

    而那红日的对面,则是一名须发倒竖的老者,平日里那半闭半睁的眼睛此刻瞪的仿佛是铜铃一般,双手不住的对着那阵中的狰狞老者挥掌,每挥一掌,两人脸色便同时苍白了几分。

    掌劲遒劲,每一掌都伴着呼啸声而过。

    但对那道巨大的火球来讲,依旧犹如杯水车薪!

    那红日却还在缓缓的扩张着,先前的热浪便由此而来,散发着阵阵灭世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