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长老,你启用这般大阵,是想将整个内城都毁了么?!”

    风无忧收了掌,浑身气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

    他虽说也是第一次见过这般阵法,但几番交手之后便知晓,此刻的他绝对破不了这威力强横的大阵,甚至全盛时期,也未必能行。

    “哈哈哈……”

    “风老,若是还有什么遗言,趁着现在吩咐下去吧……不对,恐怕吩咐下去也没用了,我这邀日大阵一落,恐怕在场所有人都会连骨头渣子也不剩了,你的遗言怕是也要跟着一起焚了,哈哈……”

    “哈哈哈哈!”

    渺苍天状若癫狂的笑着,满身血污,直挺挺的站在火莲派三道虚弱的人影正中间,一股肉眼可见的炽热力量从三人身上缓缓朝着中间聚集,每聚集一分,三人就更加虚弱一分。

    聚集的力量在渺苍天体内流转,而后又化作一条火龙,朝着不远处的红日攀登。

    而那直径近十丈的巨大火球,也随着这股火龙入体,缓缓的扩张着。

    这股光亮,将整个荒都的天都染成了一片赤红色,如鲜血般,亮的煞人。

    因为这股异象,整个荒都城内都聒噪了起来,吵吵嚷嚷,哭喊声不绝,仿佛看到了苍天之怒。

    谁也说不出发生了什么,却都知道,要想活着,必须要离开这号称北荒最安全的城市!

    街道上草鞋布衣散落了一地,中间还夹杂着几声婴孩的啼哭,少妇的悲鸣,人群极为混乱的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城门逃去,各自的脸上写满了各自的不安。

    有擅武者,站上了屋顶,欲一眺究竟,却被一股夹着火气的劲风吹的立足不稳,带着几片干裂的砖瓦,从屋顶直接栽了下来。

    内城处,还有不少知道内情,蠢蠢欲动的江湖人士,对于此番大战心中摇摆不定,本欲等晚些时候再来站队,在最关键的时刻,闪亮的登场,博取个火中送碳的美名。

    结果这些人没等到自己登场的机会,却等来这么一个恐怖的东西,当那火球升起的一刻,心中再无刹那犹豫,撒开双腿便跑的不知所踪,任你什么野心名声,到底不如性命重要。

    谁也不曾想到,这两方交手竟然能绽放出如此骇人的威势!

    这简直已不是人力所能!

    那火球还在不停地炫耀自己的威力,将周遭一切都映上了火光,每个人都瞳孔都被染成了一片朱红,风无忧瞧见这一幕紧紧的握了握拳,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与悔恨。

    当时若直接杀了这渺苍天,便不会有这般灾难发生!

    先前以那“半心归尘咒”暂时的封住了渺苍天,而后又一边以拳脚功夫和另外三人周旋,一边缓缓的恢复着精神与内力,只消得一刻钟的功夫,他便有信心擒下这几人,给今日之混战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但偏偏事与愿违。

    几人正斗的激烈,却听到渺苍天身上发出几声咯喀脆响。

    那响声初时细微难闻,而后频率越来越高,声音越来越大,到后来仿佛砂石滑落一般,爆响不绝。

    也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侧头一看,只见那渺苍天浑身各处不知从哪里迸了许多的鲜血,浑身突然扭曲了起来,仿佛老鬼降临一般,无比骇人。

    那本来僵硬的面孔也随着一阵狰狞的大笑活络了起来,双手扣了个十字,几个呼吸间,便突然涌现了一股强大且炽热的力量。

    风无忧见了这一幕也是大为惊异,他也想不通这渺苍天是用了什么秘法,能使得全身内力聚集,猛然冲破束缚,将自己的封印术也完全的破了开来。

    不过显然,这冲破束缚的代价也不小。

    就这么一下子,那功力强横的渺苍天浑身经脉尽断,刹那间便成了个血人,几已到了崩溃而死的边缘,强吊着一口气,还在嘶哑的笑着。

    此番伤势,任谁来也无力回天了。

    “何苦如此……?”

    风无忧瞧见这一幕摇了摇头,略微有些不解,正待惊异间,却听见那血人莫名大吼一声“结阵,邀日!”。

    火莲派三人本来心存芥蒂,加上也清楚这大阵会让人损耗不少功力,换做平时,绝不愿配合此阵。

    但此刻见了那平日里高高在上渺苍天那骇人的惨状,心中顿升了一股怜悯,过去那些陈年旧事也都抛之脑后了。

    毕竟这道阵法,是这渺长老牺牲自己,在世间最后绽放的光芒。

    三人相互交换了个颜色,身形一闪,同时打出一道掌劲,封住了风无忧的拦截。

    下一瞬,便在站到了渺苍天的身畔三角。

    身形稳住之后,毫不犹豫的同时抬起两臂,右臂向前,左臂向左,周身内力先沿着左臂涌出,在三人体外隔空循环一周,瞬间几人仿佛被一条赤红锁链连城一起,锁链环成之时,右臂又猛然一发力,一股精纯无比的炽热内力便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拉成了三根粗壮的红色气柱,直对中间的渺苍天射去。

    利落,干净,行云流水!

    却让人半点欣赏不起来。

    气柱汇合之时,涌现了一股强悍的热浪,朝着四方扑去,那便是铁风先前感受到的那一道劲风。

    与此同时,在渺苍天上方处,一轮赤红的火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扩张着。

    这道阵法本名为“大阳垂坤阵”,是古之大阳国之护国秘阵,威力极其猛烈霸道,据说当年大阳国正是靠着此阵,与那祸乱天下的“令吾”相斗,力之所至,生生的毁了一座城,结阵之处,数十年寸草不生。

    当年,此阵本来要由六位高手结阵,五人在旁,以强横内力打出,中间一人为祭,将五人内力转为一道,一力破万巧!

    可谓大阵一出,天地变色!

    阵法威力固然强横,但其代价而是惨烈无比,周遭结阵五人此后便要功力大损,十年之内难以再动刀兵,而中间那人作为五人内力的中转,更是需要将浑身经脉尽数破通,用以融汇五人之力,外力入体剧痛无比不说,事后更是半点无存活之理,乃是有死无生之法。

    渺苍天作为大阳国国师的后人,一直留有此阵秘法,经过一番改动,可以四人同使,并更名为“祭魂邀日阵”,威力虽然要稍逊一些,但也绝非人力可挡。

    不过就算如此,那阵中为祭却是无可更改,就算以渺苍天的功力,也逃不了阵终身死的下场,若非到了万分无奈的时候,渺苍天也绝对不愿使出此阵来。

    三人自是听其讲解过此阵,也听其说过:“这阵威力无比,可为护教法阵,但这大阵伤敌的同时,也要损耗几位的一些功力,倒时或许要虚弱一阵子,而老夫作为阵祭,到时却免不了要身死道消,是以非到要紧时候,不可轻用。”

    当时听了此话,几人还心底有些暗暗感动——想必损耗功力,渺长老阵出则身死,这般代价可以说是极大了。

    但说归说,想归想,毕竟谁也没真正操练过这大阵,也不知这“损耗功力”是损耗到个什么程度。

    几人心里或许还在做着梦,以为事后睡几天,吃些补物,修整一段时日也就好了。

    当阵成之时,几人的梦就碎了……

    同时,肠子也青了。

    感受着那不由自主飞速流出的力量,几人瞬间将那渺苍天的祖宗十八辈翻来转去骂了好几遍,同时脸上也突现了一抹绝望之色!

    大阵已成,就算想收手,也晚了!

    原本大阳国的“大阳垂坤阵”只是抽调五人的部分功力汇集,而这经过渺苍天改良的“祭魂邀日阵”则是在外多加了一道环阵,毕竟要以三人代五人。

    但这阵法不是温柔的汇聚,而是霸道的掠夺!

    掠夺三人全部的功力……甚至还有——

    生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