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愈发通红,一波波的热浪使得周遭的杂物凭空自燃起来,没过多久,便成了碳灰,随着热风远远散去。

    炎、森、岑三位长老此刻脸色都苍白的吓人,他们几乎已经将全部的力量与生命祭到了这火球之上,双眼变得有些空洞无神,还带着一丝悔恨和不甘。

    在此莫名其妙的奉献了自己珍贵的生命,或许还会被后人铭记,但绝不是什么好名声。

    “十方封禁术!”

    一声长啸,风无忧迅捷无伦的在空中打出几道劲气,在那巨大火球的四周发出几道闪亮的白光。

    他已经无力消灭这个仿佛天灾一般的火球,只盼能再拖延一些时间。

    “封!”

    风无忧双手一合,仿佛在半空中撒开一张无形的大网,把那凶猛嚣张的火球紧紧包裹了起来,一时间热浪消逝,仿佛又把冷静还给了秋夜。

    周遭众人瞧见这一幕,均是面露狂喜,少了那阵热浪,那火球也显得温柔了许多,似乎都觉得自己捡回来了一条性命。

    同时心中惊叹:没想到真有人可以阻止这恐怖火球!

    随后的一句话,却又把他们心情打回了谷底。

    “萧副统领,带上所有人,尽快撤离荒都!”

    萧峰是荒都的副统领,在先前的大战中浑身也染满了鲜血,左臂还有一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听到这道令,微微一愕:“这……”

    火光亮得晃眼,早已盖过了那凉凉的月色。

    渺苍天见状,笑的愈发狰狞:“没用的……哈哈哈……没用的!”

    “这是我大阳国秘法,就算祖辈复生,到了这一步也再无可拦阻,更何况你这老家伙!”

    说罢,双臂诡异的又粗了几分,全身似乎都在这股剧痛之下丧失了知觉。

    而随着那手臂一鼓,空中的火球又扩大的半分,和那无形的大网摩擦,发出一阵滋滋声响。

    与此同时,风无忧两腮一涨,一口鲜血顺着嘴角留了下来,将胡须与衣衫染成一片殷红。

    眉心上的汗几乎汇成了一线,流进了眼珠却恍若不觉,咽下带着腥气的血液,费力的吼道:

    “执法堂堂令第三条是什么!”

    “服从!”

    萧峰不假思索的叫道。

    随后心生一股凄然,他已经知晓了大统领的决断。

    看着那有些惨烈的画面,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力与挣扎,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

    将身旁的一名尚余性命的乌衣老者背负在了背上,运力大声嘶吼:

    “诸位。”

    “带上伤员,跟我撤离此处!”

    “萧副统领,我们不走,我们跟他们拼了!”

    一言落下,瞬间站出来了三五个汉子。

    能战到此刻的,可谓都是江湖豪雄,人数不多,却都是江湖上威名远扬的好手。

    虽说对那恐怖的火球心怀恐惧,但若说让那老者独立抗拒这恐怖的玩意,自己撒开腿逃生,却也有些做不出来,是以萧峰一声令下,倒是反而让他们脸上写满了战意。

    其中一赤脚独眼大汉更是直接炒出了家伙,大喝一声,以勇猛的行动表明了心迹,直接发足狂奔,对着那渺苍天之处冲去:

    “什么劳什子东西,直接杀了中间那老家伙便是!吃俺老谭一锤!”

    萧峰急吼吼的大叫一声:

    “谭洞主,不可!”

    那谭洞主本名谭老四,性格怪癖,天生怪力,十数年前便仗着一口千斤重锤威名远扬,人称其“人肉饼王”,乃是说谁惹了他不痛快,便一锤子给人家砸成肉饼,做事随心所欲,不受礼法拘束,算是亦正亦邪之人。

    后嫌弃陆地上的烦心事多,索性直接移居荒岛,绑了几个仆从,搬到了一个溶洞之中,自称起了“洞主”。

    执法堂本是出于礼节发了个请帖,没想到他却来了,不仅来了,还帮着执法堂杀到了这最后的一刻。

    那谭老四头也不回,丢下了最后一句话:

    “你执法堂行事还算地道,俺过去承过你们的恩,这回我帮你杀了那老家伙,这恩便算是报完了,以后可休要再找俺掺和这烦心事!”

    萧峰闻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次是风无忧吩咐,所以便多写了些观剑请函,听谭老四这话的意思,合着给这请函当做为了报恩非来不可的“麻烦事”了。

    不过不得不说,今日之事确实有些麻烦,那却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了。

    再欲拦阻时,只见那高大的身影已经携着一柄黑金重锤冲出,气势汹汹,犹如一道黑色的飓风,对着那恐怖的异象竟似毫不畏惧。

    渺苍天毕竟身不能动,那谭老四索性双手举起那千斤大锤,毫不保留的使出全力,夹着呼和的风啸声,直朝着那渺苍天的背心砸了过去!

    这一下子,恐怕小山都要给毁了!

    瞧见这般威势,众人也露出了一丝期待眼神。

    十步,五步,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待到距离不过丈许时,却见到那遒劲有力的手臂微微的抖了抖。

    而后,大腿,腰肢,胸口,甚至头部,同时都抖了下。

    那谭老四本来威风凛凛的脸上突然一僵,喉咙微微动了动,发出了一声微弱了吸气声。

    声音很微弱,很轻,却仿佛带着一丝痛楚。

    “滋滋……”

    一声轻响过后,众人便惊骇的见到,那原本高大壮实的汉子,竟然瞬间绽放了火红的颜色!

    这火红也只持续了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后那整个壮硕的身躯便化作了黑灰,犹如万千墨色的蝴蝶,随风翩跹飘扬,一眨眼便到了夜的远方。

    而那柄黑金重锤,也被猛然的一股气浪弹到一旁,锤头砸入体面,锤柄高高立起,手柄处微微泛了层淡红色,犹如亘古永恒的丰碑。

    仿佛他的主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力大无穷的汉子,竟如此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犹如晨露,平时嗓门如雷鸣的谭老四,竟连叫声都没发出半点,就这样不甘的死去了!

    怎么可能?!

    这是所有人发自心底的惊叹。

    而那三五个本来走出的汉子,此刻却也有些尴尬和犹豫,但凡是人力可为,他们都愿拼上性命搏一搏,而这眼前恐怖而诡异的景象,却完全超脱了他们的认知。

    就算想拼命,恐怕都无从下手!

    萧峰悲戚的叹了口气,心中顿生了一股愧疚,咬了咬牙,又换了个说法:

    “诸位,跟我帮忙把伤员先运走,待稍晚些安置完毕,我们再杀回来!”

    话音刚落,猛然又是一股热浪涌出,将不少人直接扫翻在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