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想不想医好你那丹田的伤势?”

    “什么?!”

    铁风听到那声音,直接惊叫出了声来:

    “你说什么?!”

    那声音又道:“你胡乱运功,无知之下用起那三才剑经的内力法门,本难存活,却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场大造化,也不能说这不是天意,但这丹田之伤毕竟难愈,可谓是空有一身好皮骨,其实则是个花架子……而你刚刚所见的邀什么什么阵,那是那家伙把大阳心经里面的法门胡乱改成的,这大阳心经说到底,还是和你那‘三才剑经’同出一源,只要你敢做,或许能将你这丹田之伤治愈或也说不定。”

    “恩……”铁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同时诧异莫名。

    此人简直神的过分!

    自己这些事情都极为隐秘,他怎能如数家珍一般?

    那“大造化”又是什么意思?

    这丹田之伤又如何治愈?

    难道和眼前这恐怖的火球有关?

    诸般问题在铁风心中涌现,一时竟噎得不知从何问起。

    那声音却并不是多着急,隔了一会,方才再次缓缓响起:“怎样,敢不敢去?”

    “去……”

    铁风眼神被上方的火海引去,微微愣了愣神,于是便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便惊觉不对:“去……哪儿?”

    “当然是那火球中央。”

    那声音淡淡响起,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仿佛只是说出门买个烧饼一般简单。

    “火球……中央?!”

    铁风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位大……前辈,我十分感激你刚刚点醒我,破了那东靑王的武功,但这当头就别再戏耍我了,您不如再行行好,把那火球打……把那火球想办法控制住可好?”

    热浪滚滚袭来,一波紧接着一波,如同惊涛拍老岸,大风扫冬雪,气势汹汹。

    而风无忧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脸色煞白,却再也无暇顾及铁风这叽叽歪歪的念叨,虽自知是螳臂当车,却依旧要凭着一己之力尽量拖延着那火球的爆破时间。

    “戏耍你……?”

    那声音又道:“你当这世间好事都是白得的?你不入那火球,如何能重塑血骨?疗好这丹田之伤?”

    “……那我进了这火球,就能疗好丹田伤势?”

    铁风刚问出口,便觉惊讶,自己竟然会问出这个荒唐问题,用手背蹭了蹭鬓边的冷汗,又问出了更要紧的一点:

    “我入这火球?还有得活?!”

    “……得靠你自己,此番机遇千载难逢,你若成了,不仅丹田重塑,武功也将大进,那时你才真正具备修炼大阳心经内功的资本!”那声音再次隆隆响起。

    铁风不知那声音从哪里传来,却在这周遭肆虐的风声中清晰无比。

    虽见识过几次这种聚声成线的法门,但能在这等境地下传的如此清晰的,那还是头一遭。

    “不去!”

    没怎么多想,便果断的摇了摇头。

    且不说不知那人目的是什么,就算他给的诱惑再大,铁风也没有冲进这火球的打算。

    虽说自问胆子不小,但毕竟也不是傻子,光着滚滚的热浪都够他喝一壶的了,莫说重塑丹田武功大进,就算是能成天王老子,铁风也绝不想冲进那恐怖如大太阳一般火球之中。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恐怕也只想避而远之,绝对没有冲进去的想法……

    “恩?”

    那声音显然也没想到铁风拒绝的如此果断,顿了顿,又道:

    “这般胆小,如何成事?!”

    “前辈……这不是但不胆小,成不成事的问题!那东西我近到边缘恐怕就要成了灰,进到里面恐怕要化成气儿了……到时候下到地府里恐怕阎王都识不得我!”

    铁风心中极不认可那人所说,但此刻却也不敢将他太得罪了,毕竟此刻在铁风看来,若想阻止那火球,唯一的可能就是靠那指点过自己武功的神秘前辈出手了。

    虽然半点摸不透他的底细,但从各个方面看来,此人定是个了不得的高手!

    就是不知道这高手干嘛一门心思的让自己冲进那火球?

    实在又没的罪过他不是。

    “你小子不仅胆小,废话还多,你体内有涅槃之气护体,哪里轻易便死,莫在废话,运起剑经口诀冲进去便是,不然我此刻就杀了你!”

    铁风嘴角抽了抽,狠狠咽了口口水。

    当真感觉身后涌现了一股杀气。

    这人行事怪异,铁风对他所为当真是半点拿不准,若当真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刀给杀了,那可是真没处喊冤。

    眼前这番情形本就混乱危险之极,偏偏此刻还有个不知名的神秘高手威胁自己进火球,也不知今日是得罪了何方星宿……

    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没给铁风剩下多少抉择的时间。

    “前辈……这个,这个我最后还有个问题,你答了我,我便依你!”

    顿了顿,没听见回应,便继续问道:

    “今日之事本来与前辈无关,但前辈却一心想让我进这火球,不知我真冲了进去,对前辈你又有何好处啊?”

    “啰啰嗦嗦,我让你去,不过是想验证我的一个猜测。”那声音答道。

    猜测?

    铁风虽然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却隐隐有种并不是多靠谱的感觉。

    此刻就好比有人指着一头老虎,对你说让你进它肚子里转一圈,看看转一圈之后会有什么变化?会不会出来时沾上些胃液?那老虎肚中又是软是硬?

    “准备好了便叫一声,我送你一程。”

    那声音再次响起,虽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在铁风耳中听来却极为刺耳,尤其是那“送你一程”四字,无论怎么想,都觉得非常别扭。

    “准备什么……”

    “散去体内劲力,默运功法,四肢舒展,只当那是清风徐来,旭日初升,波澜不惊,心无所惧。”

    正在此时,上空出现了异动,那火球猛然扩张了起来,一股比先前强悍数倍的热浪滚烫烫的涌出,将左近的一切都焚烧了起来,而首当其冲的便是那火莲派四位长老的干尸。

    而伴随着一声细微的破碎声响起,风无忧喷了一口鲜血,两眼一闭,便倒了下去。

    为了维持着十方封禁术,他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气。

    看着那不受控制的火球缓缓垂下,铁风既惊且骇,却当真生不起半点抗衡的想法!

    周遭狂风大作,抬眼望去尽是火光,此刻铁风已经是这世上醒着的人中,距离那火球最近的一个!

    但他却半点没有因此庆幸,甚是还很羡慕那些晕去的人们,不必接受这世上最恐怖异象的恐吓。

    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人往往在临死之前,才能迸发出最强的求生意志。

    眼前恐怖的景象,并没有给铁风太多犹豫挣扎的时间,那股热浪更是烫的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咬了咬牙,铁风终于做了一回人生最疯狂的决定。

    “……送我一程吧!”

    “轻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