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一落,铁风便感觉脚下涌现一股劲气,浑身一轻,而后“噌”的一声便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极为直接的朝着那缓缓垂下的火球奔去。

    火光在眼中越放越大,刹那之间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橙红色。

    而铁风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在干嘛?我要去哪?我是不是疯了?

    散去内力云云,铁风倒是半点没放在心上,刚刚挥出那五登天的最后一式时便早早散尽了所有内力,空荡荡的,分毫不剩。

    至于那人说的“只当那是清风徐来,旭日初升”,铁风则是在心底骂了这句话无数次。

    眼看都要撞到太阳了,你跟我说这是“清风徐来”?

    见过能把人直接烤熟的清风么?

    随着距离那火球越来越近,铁风的表情也跟着颤抖抽搐起来,心中默念三才剑经的口诀,念的非常专注,非常认真。

    却并没有什么鸟用。

    一瞬间衣衫统统燃了起来,以一个火人的姿态,极为迅猛的朝着那火球内部贯穿而入。

    “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下方,一人闪了出来,淡青色的双眸盯着那滚滚咆哮的恐怖火球,若有所思。

    站稳之后,双手对空虚击几掌,一瞬间,那本来即将爆开的火球再度被强压了下去,整整小了一圈。

    这祭魂邀日阵的火球并非真焰,乃是大阳心经内力凝成,因为几人都修的火性内功,因此那内力聚集之后滚烫,恍若个大火球一般。

    而在那人的压缩之下,这火球的颜色也从橙红色逐渐转为赤红,烈焰滚滚,甚至比先前还凝实了几分,耀眼无比。

    “恩?”

    收掌之后,那人却愕然一愣:

    “怪哉……”

    “照我推断,那小子进去之后便应能借着这股巨力淬炼皮骨,到时皮开肉绽,其中痛苦难言,绝对少不了些哀嚎,怎地如此安静?”

    “莫非死在里面了……?”

    “……”

    “应该不会吧?”

    “再等等看吧……”

    一道掌风扫过,将周遭一些碍眼的尸体犹如纸片一般扫开,零零散散的摊到一旁。

    那青眸人默默的站在一旁,微微愣神,看着自己那粗糙的双掌,在那赤红色的衬托下,仿佛想到了当年的旧事,任凭那滚滚热浪在耳旁打过,隔了好久,长长的叹了口气。

    “当年,我也是这般,果敢,无畏,轻狂……”

    “那日子天天把命别在腰间,却也有趣得很。”

    搓了搓手,突然间竟有种百无聊赖的感觉。

    “而如今……我在做什么呢?”

    “唉……!”

    愣神半晌,再抬头,却发现那火球颜色陡然一变,从初生的朝阳换做了落日的余晖,一下子便黯淡了不少,若仔细看去甚至还能发现——

    那火球似乎小了一圈!

    他不确定这变化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想来也不过是几个呼吸功夫发生的事情。

    察觉到这一幕,青眸人眼角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他在……吸收这股劲力?”

    “人体绝无可能容得下这股劲力的……这小子怕是在作死啊!”

    青眸人拳上猛然凝了一股力量,便欲破开这火球,恐怖劲气涌现,刚要打出,却发觉一旁的火球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了缩,而其中还散发着一股极为隐晦的波动。

    那股波动毁灭中掺杂着一股生机,饱和中又夹了一丝渴求。

    “恩?”

    “这股波动……怎么会呢?”

    “这小子实力微弱,丹田就算新生,那也绝无可能容得下这般力量,怎会有破立之意?”

    “难道说……”

    青眸人认真注视着那逐渐坍缩的火球,眼中出现了一抹许多年不见的兴奋之色。

    “既然如此,那我便再助一把火!”

    说罢,双掌呈赤红色,一股和大阳心经同出一源的劲力打出,没过多久,上方的火球再次如深秋的麦穗,炽热而饱满了起来。

    东方的天空一片赤红,相比之下,西边的夜色就冷寂了许多。

    荒都城外有一片荒原,荒原之上站了几人,身上都平添了不少伤口。

    胡无忌先前在寨中密室被铁风削去了两指,右手已不便再使兵刃,左手握着一把单刀,刀尖上还沾了些许血迹。

    两边各站了几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伤势。

    “司马正义,你怎堕落至此?”蒙天厉声喝问道。

    “骆统领……或者说是蒙统领。”

    司马正义看着那张脸,百感顿生。

    过去蒙天身为洛城统领,而他司马正义则是洛城城主,两人也有好些交情,谁知这数月时日,便生了天翻地覆之变,而这称呼也是叫的惯了,一时间改口还有些不易。

    “我司马正义承人之义,欠人之情,无可奈何,再多说也无益!”

    一捧寒风吹过,扬起几人的衣角,带来阵阵凄意。

    “别以为我不知,你刚刚出手尚存了几分余力,不然我等此刻也不会无恙安然,想来你心中还存了一份良念。”蒙天又道。

    “回头一步,地阔天宽。”

    宋远山站在一旁,面容肃穆。

    虽然看似完好无恙,实则在刚刚的对拼之中已经受了不浅的内伤,只是如今大敌当前,却也是不敢露短。

    司马正义扯去面袍,丢到一旁。

    毕竟他成名太久,武功高强,他们二人以二敌人一依旧难敌那七杀掌劲,若非他尚有留手恐怕老早便要伤在他手下。

    “你们……”

    司马正义话音未落,却被胡无忌一阵抢白:

    “司马-大侠,你这般行事,倒是和我们约定的有些出入了。”

    “胡寨主,我……”

    “杀了他们!”

    胡无忌低着声音,如野兽般盯着蒙天与宋远山,脸色沉的可怕。

    他知道,之前胡离使出九煞劲就注定了有死无生,而这笔账却被他统统算在了执法堂的头上。

    看到西方的火红,想来那些人已经动手了,不过能发出这般威势还是有些让他大出所料。

    不过无论如何,执法堂的人能多死一个是一个!

    “如果你还想让你那云儿活命,那现在就杀了他们!”

    司马正义眉头皱了皱,本来还在犹豫不决,但听到“云儿”两字却仿佛被施了魔咒,叹了口气,眼神瞬间凛冽了起来。

    再抬头时,透着一股森然的冷光。

    蒙天和宋远山忡忡地对视了一眼。

    此番却是不大妙。

    来的路上已经发了求援讯号,但却久久不见回应,加上西边天空那火红的颜色与骇人的波动,他们不难猜到,比剑大会会场此刻必然不大安宁。

    从刚刚宋远山受伤时,两人便决意今日要退,但两面已是生死之局,贸然退去恐怕他们几人要反追上来,是以这才以言语挤兑,希望司马正义能主动退走。

    但如今这胡无忌杀意已决地横插一道,恐怕要棘手的很。

    不知这司马正义到底因何会心意大变,但想来绝非三言两语能说得动的,若当真不管不顾全力动起手来,两人还当真难以全身而退。

    蒙天悄悄的朝左挪了挪,用极其细微的声音悄声说道:

    “宋统领,我攻胡,引来那司马,你有伤在身你先撤,一个时辰后,荒都东门汇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