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轻功都是以内力为基,好比内功是不羁的快马,而轻功手段则是这驭马之人。

    而铁风本就没怎么修习过轻功,可谓是这驭马之人是个小童,但偏偏坐在了一匹野蛮难驯的万里猛驹之上。

    古人云先走后跑,次序不能乱,但却没有哪个教过跑了之后要如何停下来,似乎这是人与生俱来便有的能力,只要收收力,随便伸出哪只腿向前一拄,那便停下来了。

    不过显然没有先人遇到铁风这种情况.

    两旁人物景色飞速向后流去,整个身体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整个身体都前倾了过去,似跑似飞的飘着、荡着,勉勉强强的还能控制一些方向,体内内力源源不竭,偏偏还有些驾驭不得,导致一时间少年飞奔的如同个发狂的豹子,所谓骑虎难下也比不过如此了。

    这一路飞的,奔的,比骏马还要快得多,也不知那疾速身影收获了多少惊异的眼神,带来风浪撩开了多少女子的裙纱,如流星一般直直的对着当日的比武场冲去……

    那高大的严实建筑,此刻变得荒芜了不少,经过那场大战,这本就经过的千年时光洗礼的斑驳石墙变得更加的沧桑,仿佛每一块砖瓦都写满了故事。

    执法堂不是什么独裁者,没有阻止那些周围不时聚集的指指点点的人们,只是几个大门处被几名白衣执法人认真的看守着,门外周遭还能看到些许忙碌的拾遗者在四处认真的巡视,偶有见到些碎银遗物便眼睛一亮,丢到身后的背篓,脸上绽放出期待而满意的笑容。

    大战之后头几天,已经出现了好多次捡到宝贝一夜暴富的例子了。

    这些日子以来,地面已经干净了许多,只是还有些隐隐约约的淡红色浅印,经过了几场骤雨,依旧没能完全将这血与火的痕迹洗刷干净。

    总的来说,还是一片静谧安详。

    安详的甚至有些无聊。

    突然,一阵狂风过境,完全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

    众人只见一道人影,双腿“哒哒哒哒”以一种极为迅猛的速度踏着,脸上焦急而无奈,身后带着好大一篇沙尘。

    “这是谁?”人们心中都起了同一个问题。

    还不待这问题得到任何答案,那身影便一闪而过,直截奔向了那比武场大门而去。

    “什么人?”

    “站住!”

    两名看门的侍卫瞧见这身影一愣,隔着老远便厉声何止。

    但这何止显然没有给那惊人的速度带来任何阻碍,还不待这两人掏出兵刃,便被那股狂风冲的一左一右远远飞出,灰头土脸的倒在地上,愣了好一阵来回过神来。

    “有匪人!”

    一声大叫后,场面顿时热闹了起来,门外好趣者瞬间围了一圈,一个个探着脑袋往里看,心里还怀着庆幸,错过了前些日子的经常大战,没想到今天还能瞧见这么一出好戏。

    执法堂守护者人们的安宁,百姓中没什么人希望执法堂被推翻,但偶尔见到执法堂吃瘪,却是大伙乐得看到的事情。

    受庇与强权,却又有些见不得它的强大,有时候就会生出这般矛盾而奇妙的心理。

    就好似路边瞧见一直可爱的沙皮狗,没人希望他被杀死,但却乐得看到它蠢蠢的翻个跟头。

    门内众人却没有这般惬意看热闹的心情了,先前鏖战而生的千余尸首已经清理干净,却遗漏了不少各门各派好手的物事,因为不少死者身份不凡,所带之物也有好些都大有来头,是以执法堂才在这摆个场子,各门派若有人不幸亡故,可以来此认领遗物。

    这本是个极为清闲的差事,基本上就是晒晒太阳,招待些来人就是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此刻来认领的人已然不多。

    而且这当口,也绝没什么人敢再来执法堂闹事了。

    奈何来了一个铁风……

    铁风本以为多跑些路,耗尽了内力也就罢了,总不至于无休无止的跑下去。

    但这十里路都过去了,虽说内力有所损耗,但想要控制双脚停下,恐怕还有这极为不短的时间!

    一路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两个法子——一个是双脚硬生生的停住,任由自己摔倒,趴在地上。

    还有一个,那便是找个不大硬的事物撞上去……

    不过无论是爬到还是撞墙,都是少不了一番痛苦,在这高速之下,就算贴着地面滑出,恐怕也少不了要留下几颗牙齿。

    四周执法者合围而来,却还不及迈出几步,便见到那人影犹如屁股着火的斑马一般,在众人的中间飞速冲去。

    铁风是从东门进来的,但西边因为先前的大战已然倒塌了不少,以至于西边大门直接化成了一或大或小,离离落落的碎石块。

    瞧着那眼中极速放大的石堆,铁风的心高高提了起来,双腿却极为不听话的奔着。

    面对这脸毁牙亡的威胁,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与风度,嘶吖吖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我的妈呀!”

    “救命啊!”

    “啊!”

    拼命嘶喊间,本来已经放弃抵抗的铁风却发现腰间一紧,一股子细软的物事缠了上来,而后涌来一股巧劲,将那股子恐怖的前冲劲力巧妙的向上引去。

    随着“簌”的一声响,整个身体都腾云驾雾的仰面飞了起来,直面那高高的太阳,晃得睁不开眼,耳旁风声呜呜作响,整个身体依旧保持着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在天空上如同彩虹一般,拉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在头上脚下即将栽下地面之时,那腰间物事再次一抖一拉,将铁风整个人掉了个个,这才双脚“磅”的一声踏到了那坚实而让人安心的地面上,将那石板地都踩出了丝丝裂纹,稍稍动一下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心脏依然咚咚咚的跳着,喘着粗气,经过这么一番激烈变换,感觉眼前都变得有些虚晃。

    “你们都下去吧。”

    一道大嗓门响起,周围那些本来要团团围上的执法者和侍卫都有序的撤了回去,只是偶尔还要回头望望,心中对这古怪的一幕也是充满了好奇。

    “你小子发什么疯病?!”

    铁风屁股上突然吃了一痛,猛地一挺腰,回头瞧见那黝黑面孔,这才定下神来。

    同时双腿一软,啪嗒一下便瘫坐在了地上。

    “呼……好险,好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