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什么!”经过这番震动,陆星柳总算醒了过来,见此刻自己竟被铁风抱在了怀中奔跑,不由得大声怒斥道。

    铁风感到身后的猛兽速度要比自己快上许多,根本无暇他顾,对少女的问话置若罔闻,运起全身的力量奔跑着。

    陆星柳只觉两边树木向后呼啸而过,不禁的回头一看,只见两抹绿光在朝着自己两人靠近,她虽会些武艺,但自幼在城中长大,哪里见过这等怪物,一时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的问道:“这....是什么?”

    “豹”

    铁风只答了一个字,试图让怀中的少女安分一些。

    “它...为什么追我们?”

    陆星柳见到这般架势,吓得有些语无伦次,一个极为无脑的问题脱口而出,再也顾不得男女之别,紧紧的搂住了铁风。

    “饿”

    铁风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无常豹,心下更是着急,暗道:果然想凭速度逃走,当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此时怀中还抱了一人。

    夜路本就看不真切,正是这一分神,要巧不巧的脚下踩上了一杆枯枝,一步踏空,身形顿时不稳,眼看便要被那黑豹给追上。

    “不好!”铁风暗叫

    这回无论如何也避不开了,匆忙之下手上微微使了力,把陆星柳给抛了出去。

    陆星柳猛然身体悬空,先是一惊,而后半空转了个身,紧接着轻轻一踏,便飘飘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正是一手利落的“雁北行”的功夫,不过此时铁风精力全在那黑豹子身上,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较弱的少女,竟然如此灵活。

    铁风抛开少女之后,转身猛地横斩,正是一记“山河七断”的江河断,仓促使出来有些走形,但因为铁风一身强悍的内劲,这一剑倒是也极有威势。

    那黑豹子见了这一剑来的势急,倒也不敢硬拼,灵巧的闪了下身子,贴着长剑三寸处滑了过去,犹如泥鳅一般,柔韧迅捷。

    铁风见这一剑将它给逼退了,信心顿增,一时之间便刚刚的恐怖统统忘在了脑后,一招一式没命价的追着砍了上去。

    其实以铁风如今的实力,本来对付这个豹子幼崽便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碍于这无常豹实在凶名太甚,因此刚刚才没命的逃跑,至此被逼的无奈,才不得已正面相抗,却不想一剑便取得的优势。

    那豹子闪了一剑还不待稳下身形,便见到那人类少年一剑一剑绵延不绝的斩了过来,每一剑都携着劲风,吓得连连闪躲,浑然不解为何眼前的人类既然如此强悍,刚刚为何却要玩命似的逃跑。

    这一招“山河七断”每一剑都比前一剑更快,而且力道更强,没过多一会,那黑豹子身上便被砍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铁风见这豹子负伤,心下大喜,信心更增,一招一式更带劲的使出来,那无常豹负痛身形却越来越慢,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便在这狂风骤雨般的剑招笼罩下,一命呜呼了,死前眼神极为不甘,大吼连连,暗暗诅咒这“戏子”般的少年。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铁风斩了这豹子,顿时便仰天大笑了起来,不过刚得意不久,便因为透支了体力,加上有些后怕,腿下有些发软,几乎便要倒了下去。不过碍于一旁少女正在惊异的看着自己这英雄般的一幕,暗自运力强撑,直挺挺的维持着这光辉的一刻。

    不过陆星柳能文能武,见了铁风那有些颤抖的双腿,哪能不明白这自恋少年的小心思,但因刚刚这少年在那危机关头依然不忘将自己先抛出去,心下也有丝丝感动,因此却不戳破,微微叹了口气,便任由他继续自我陶醉了。

    铁风笑着笑着,暗中瞥了瞥那立于旁边的少女,见她竟毫不动容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定是她生于大户人家没见过这般世面,吓得呆了,还没有反应的过来。恩,正是如此,暗暗点了点头,十分坚信自己的想法。

    “咳咳,我们要不要先离开这儿?”

    陆星柳不习惯这血腥场景,见铁风在一旁自恋的没完不了,只得出声问道。

    “嘶..哎呀,可惜了,可惜了...”

    铁风对着那黑豹子的尸体,叹了两口气,看的陆星柳一脸疑惑。

    “可惜什么?可惜它没给你吃喽?”陆星柳捂着鼻子走近了些,问道

    铁风蹲下身来,在那豹子尸体上摸来摸去,过了一会摇了摇头,叹道

    “这豹子稀有,皮毛绝对是个宝贝,况且这是个幼崽,皮质更是上上之品,若一整张拿到市集上卖,恐怕价值千两还不止....只可惜这被我给砍了几刀,表皮却不完整了,不知还能值几个钱....”

    “你若是缺银子,我...”

    陆星柳本来想着,这少年若一路给我护送到家,也算是于我有恩,他既然喜欢银子,我回去给他多拿些银子,便也算报答了这份恩情,但转念一想,现在陆家什么情况自己都不知道,又如何能随便应人这种事情,因此话到嘴边,却是说不下去了。

    铁风自然是猜不出少女心中如此多的想法,见她话说一半没有下文,便也毫不在乎,自顾自的掏出把随身短匕,认认真真的割起了豹子皮来。

    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处处得开销”这皮毛虽然破损,但还是能卖些银子,自然不能浪费。

    铁风处理完了这个豹尸,天色已经蒙蒙有些发亮,两人顾不得疲惫,向北而去,离开了这里。

    两人走了五六里山林路,上了一个矮坡,又走了三四里,天色已然大亮,两人正分坐在一条小溪旁的两块大石上歇脚。

    陆星柳取出一块淡黄色丝绸手帕,轻轻的擦拭着脸庞,擦好了在溪水中认真的洗干净,拧了拧水,看着还有些湿润的手帕,眉头微微一皱,在外面包了层细葛布,收了回去。

    “铁风,你怎么这回一路上这么安静了,莫不是被那豹子吓得转了性儿?”

    陆星柳转过头,看着铁风一脸严肃警惕的样子微微一笑,戏谑的问道。

    “咳咳...”

    铁风闻言忙正了正身子。

    “陆姑娘,你怕鬼么?”

    缓过神来,问了句听上去不着边际的话来。

    “老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况且神鬼之事本就无稽之谈,多是人们心中的寄托,若当真有鬼,也是住在人们的心里了。”

    听了陆星柳这一番文绉绉意味深长的话来,铁风只觉得更有些发蒙,但又不愿让她看出自己并没听懂,于是便微笑的点了点头,装作很赞同的样子来。

    自从今早从那豹子尸体处出发,没过多久,铁风就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一样,但既无声音,四处张望也看不到什么异样,便也当做自己妄想了。

    却没想到又走了二里路的时候,竟然在身侧一棵大树后面见到了一个红衣的身影,好像是一个人的样子,这一惊非同小可,那身影大约也就不到自己一半那么高,露了小半张有些白的过分的小脸,惊得铁风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但眨了下眼睛,再定睛一看时,却什么也没看到,去那个树下,也没发现半点脚印,不禁心里有些发毛。

    至那之后,铁风又在各个方向见到了四五次那红衣身影,或坐或卧或立,但同一般的都是一眨眼便消失,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幻,于是接下来的路他便一直全神贯注的观察周围,试图看清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陆星柳见了铁风心神不宁的样子,只觉有些奇怪,索性凑上身来,和铁风坐在了同一块大石头上,坐过来了之后,却发现铁风头也不动,眼睛也不眨,仿佛丝毫没发现自己一般,心下有些暗恼,但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懊恼,自己也不知道,撅了撅嘴,索性也不言不语了。

    “啊!!”

    突然间,陆星柳耳边响起了一声大叫,正是铁风,吓得她浑身一抖,只见铁风仿佛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不得了的物事一般,大叫一声,瞳孔扩大了两圈,指着前方,直挺挺的后仰了过去,“扑”了一声落在了身后的溪水当中。

    转过头朝着铁风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约莫也就六七岁的样子,皮肤极白,五官看上去很有灵性,表情冷冰冰的,一副似乎很想走过来,又有些犹豫的样子。

    陆星柳看到这孤零零小姑娘,也有些疑惑,但那精致的犹如画儿一般的脸蛋,让她见了就不由得心生好感,很想上去揉捏一番。

    “小妹妹,你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啊?”

    陆星柳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蹲了下来,使自己的头与小女孩的头平齐,温柔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

    小女孩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空灵幽冷,犹如她的表情一样。

    “那你的家人呢?没有和你一起么?”

    陆星柳拉住了小女孩的小手,觉得入手之处倒是和很温暖,没有半点冷冰冰的感觉。

    “我的家人...是什么?好吃么?”

    那小女孩手被拉住,本能性的向后一扯,扯出一半,似乎觉得眼前的少女没什么恶意,便也不继续拉扯了。

    陆星柳只道这小孩子童言无忌,和自己打趣,遍玩笑般的伸手欲捏一捏着小姑娘的水嫩小脸,不想那小女孩似乎对这个动作极其敏感,灵敏的向后一推,小手也从陆星柳的手中抽了出来,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警惕。

    “咳咳,咳咳...哇..哇呀!”

    这时后面不不远处的铁风,从溪水中吃力的爬了出来,在岸边咳嗽了两声,一抬头,只见陆星柳与那“红衣女鬼”站在一起,顿时惊骇莫名,手一滑,又“扑通”一声,掉进了湍急的溪水当中。

    转头看到如鲤鱼跃门一般一闪而逝的铁风,陆星柳“咯咯”一笑,顿时有些明白了之前铁风问的问题,眼前这小女孩出现在这的确有几分奇怪,但若说她是个小女鬼,却是绝无可能的,心下暗想:原来这骄傲倔强的小子,竟也有如此胆小的一面。

    陆星柳头转了回来,正想和那小女孩再说会话,却不想一看之下,之前她立足的地方空空如也,向左边一顾,那小姑娘竟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走到河边去了,看到这调皮的小女孩,陆星柳想到了自己过去无忧无虑的日子,柔柔一笑,觉得这小妹子当真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没来由的感觉一股亲切。

    这时,铁风再一次挣扎的从溪水中爬了上来,喘着粗气,只见眼前有一只白嫩的小手,想都没想就一把拉了上去。

    “谢谢....哇!!!”

    发现自己拉的竟是那个“女鬼”,铁风大喊一声,晕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