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书=-屋*0小-}说-+网)”看了看毫不给自己当外人,稳稳骑到了自己脖子上,搂着自己脑袋的红衣小女孩,铁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一路下来,倒也不至于像之前那般恐惧了,红衣女孩虽然怎么想都有点诡异,但脖子上温热的触感告诉铁风,这好歹不是鬼怪之类的存在。

    “啧啧啧,人家不嫌你那一身汗臭味就知足吧,这么一个精致的小妹子在你脖子上,你还委屈了不成。”陆星柳望着小女孩,再次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捏,但看到那睡得极熟的小脸蛋,还是按捺住了这个想法。

    这个小女孩自从见了铁风,便吵嚷的要爬到铁风的身上来,无论铁风如何阻止都不能够,仿佛铁风的身上就是她的窝一样。陆星柳在一旁看了,更是“咯咯”直笑,便帮着那小女孩爬到了铁风的脖子上,于是便有了刚刚的一幕。

    “咳咳,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咱们这么带走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铁风捏了捏那小女孩的小腿,见自己怎么折腾她都不醒,胆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天下哪有这种粗心的父母,若真的有,等她记起来了想回去,我们再给她送回去不就是了。”

    陆星柳缓缓说到,当她说到“我们”两个字的时候,脸上微微一烫,也不知从何时起,潜意识的将自己和铁风的行动都绑定了起来。

    可是铁风却没有这等细腻的心思,只是极不走心的应了一句“哦”

    “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猛兽特别活跃啊?”

    过了一会,铁风微皱着眉,对着陆星柳问到

    “好像...是吧?”

    陆星柳也是觉得今日林子里不太安稳,但她也不知这里平时是什么样,还道是这帮猛兽每天都如此活跃。

    “一般越是体型大的兽类,性子就越懒,若不为了寻找食物基本都是趴坐不动的,我们休息这一会儿,附近已经过去了不下十只猛兽,而且都是从我们来的方向跑过来的,对我们却连看都没看一眼。”话音刚落,又有一只不知名的巨型大鸟,从二人头顶掠过,带起了阵阵凉风。

    “会不会是..他们在躲避什么”

    虽说陆星柳不懂这些兽类的习性,但隐隐之间,能感觉到那些猛兽似乎都有些慌张。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动物趋避危险的本能比人要强很多,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快些向前赶路吧。”

    铁无发多年的折磨,使得铁风的警惕性比旁人高了很多,从刚才起,他就感觉心跳略微有些加速,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挥之不去。

    “乓当,乓当,乓当”几声巨响,由远至近的传了过来,一头如小山般的生物正在像铁风三人所在的位置奔驰,两旁矮一些的草木纷纷被直接撞倒了去,没有给它带来丝毫的阻力。

    “摩天象?”铁风喃喃的说到:“这种生物平时极懒,又没有太多的天敌,基本上一辈子都不会挪多远的地方,今儿个咋破天荒的奔跑了起来,当真奇怪得紧。”

    “想不想快点到家?”忽然转过头,铁风神秘的对着身旁的陆星柳说到

    虽说不明白铁风这句话到底是很么意思,但她还是疑惑的点了点头

    “上来”看到少女的表情,铁风半蹲了下去,把脖子上的小女孩搂在了怀中,示意旁边的少女爬上来。

    ‘这小子不会是想要占我便宜把’看到铁风这般动作,陆星柳犹疑了一下。‘他平日里为人还算规矩,应该不至于有那么多心思’想到这里,虽然不知道铁风搞些什么名堂,陆星柳还是乖乖的爬了上去。

    “坐稳喽!”只见铁风双脚一使力,瞬间飞身跃上了旁边的一个离地数丈高粗大的树枝。

    身后的陆星柳先是一惊,然后便猜测到了一些铁风的意图,微微一笑,心里暗想:“原来他是给我当做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女子了,背着两个人跃这么高,倒是也为难了他,谁让他自以为是的当我不会轻功,索性吃些苦头好了。”

    身后少女的想法,铁风却是不知道的,猛然间再次双脚发力,向更高的一根树枝跃了上去。因为极强的后坐力,使得之间落脚处的粗壮树枝颤抖不已,似乎在多一分力便要断掉了。

    陆星柳感受到这迅猛的起伏,双手抓紧了些。

    感受到身后少女的变化,铁风还以为是因为她紧张所致,大喊了一声:“最后一次,马上到了。”话音刚落,两脚一蹬,对着树下的一片灰色空地便跃了出去,三人便齐齐的落在了一个坚实的灰色平面上,掀起了一大圈的灰尘。

    感受到那震得自己手臂生疼的冲击力,陆星柳暗道一声:这人的轻功练的真糙。

    铁风自幼便是专注修炼内功与那几招剑法,所谓轻功,当真只是将将入门,确实如同陆星柳所想的一般,全仗着内力深厚,才能强行跃了上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轻功的修炼一直都极不重视。

    陆星柳见铁风喘了几口大气,显是背着两人跃到这般高度也着实不易,知他这人骄傲好面子,便鼓励性的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问到:“这是哪里?”

    铁风清了清嗓子,对着少女的表情甚是满意,得意说到:“摩天象的背上。”说罢还扬了扬嘴,摆出一副自认为很帅气的造型。

    “咳咳,我们上这上面来干嘛?”

    陆星柳看着身边宽大的象背,觉得也是十分有趣。

    “这巨象不知发了什么神经,正在向北狂奔,洛城也在北边,以它的脚程,跑一个时辰,至少能顶上咱们在下面走五六个时辰了,到时候若他跑的方向不对,咱们再下去就是了。”

    铁风在象背上坐了下来,暗自运了口气。

    “不过...咱们就这么坐人家背上,它不会介意么?”

    陆星柳也走到距离铁风大约一人远的地方,用手稍稍的挪了下裙摆,玉腿微微并拢,斜坐在了敦实的象背上。

    “不碍事,不碍事,嘿嘿,这家伙皮糙肉厚的很,就算我们几个在这里拉屎撒尿,它都不会有什么感觉的。”铁风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道,似乎感觉那小女孩抱在怀里有些麻烦,便又把她送回了自己的脖子上,但依然是如何任他折腾,那小女孩还是酣睡如初,不禁使他暗暗称奇。

    听到这粗鄙的言语,陆星柳送了个大大的白眼,暗叹:果然俗不可耐!

    而身下的巨象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怎地,也转过那庞大的头颅,带着一种极富有人性化的不快表情等了一眼铁风,不过当它看到铁风脖子上的小女孩时,眉眼间似乎极为隐蔽的抖了抖,接着调转了那巨大的脑袋,继续向前奔去了。

    人言“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这摩天象是不是刘皇叔的“的卢”转世无人能知,但这速度确实是不同凡响,铁风所言“跑一个时辰顶上咱们五六个时辰”却是大大的低估了这巨象的速度,两人在背上只见两旁景色飞速后退,莫说抵得过五六个时辰,怕是十来个时辰也是有的。

    陆星柳也在这象背上暗想:“人道‘怒蹄蹴踏苍山颓,岧峣臃肿难为状’,乃是说大象提高身胖,蹄粗力大的意思,谁曾想到如此巨物竟然跑的还这般飞快,恐怕从古至今能在象背上见识它速度的,怕也是没几人了。”

    开始时陆星柳坐在这巨象身上,多少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时间久了,便觉得也是难得的经历,毕竟还是少女心性,高兴起来,便哼哼起了小曲儿来,声音婉转曼妙,清耳悦心,听得铁风也是心旷神怡,暗想:这小妮子原来声音这般好听,我若带她去街上唱个两曲,想必也能赚不少的银子。”

    若陆星柳知道铁风心中想法,却不知会不会当场发飙...

    几人就这样,在这象背上惬意的休息了两个多时辰,无论溪水密林,浅坡枯木,都挡不住这巨象的脚步,转眼间,去洛城的陆竟已行了一半。

    可是,就这时,却发现那巨象逐渐减速,而后缓缓的停了下来,一步一步的扭过庞大的身躯,对着奔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咦?”

    感受到巨象的变化,铁风也睁开了养神已久的眼睛,朝着巨象面对的方向看了过去,不看则罢,这一看,铁风的心跳顿时快了好几分。

    前方站了一只数米长的巨大的黑色豹子,伏在地上便有一人多高,通体乌黑,和昨日的小黑豹不同,这只豹子长了两颗半米长的黑色獠牙,远远的便传来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无常豹?!”

    铁风看了眼身下不远处的那家伙,极不讲理的一把便将旁边的少女拽了过来,把她的胳膊紧紧的攥在了自己的手中。

    本来就有些不明情况的陆星柳,见到铁风这般粗鲁的动作,正待发作。不过看见少年一脸凝重的表情,也跟着朝着前方望了望,当她看到那下首处不远的巨大凶兽时,瞬间将刚才的事情统统忘记了,紧张的问到:“这...又是什么?”

    “可能是昨天那黑豹的老子,我们跑了这么远了,它竟然还能追上来...看来今天这林中的不平静,多半是它引起的”

    铁风皱着眉头喃喃的答道

    “但是我们在这巨象上,他应该上不来的,对不对?”

    陆星柳手臂微微挣扎一下,却发现铁风握的很紧,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此时毕竟这少年是为了保护自己,自然另当别论,索性也就不再使力了。

    铁风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尽可能的保持一副平静的表情,一手依然紧攥着陆星柳,一手悄悄的摸了摸腰间的长剑。

    “哞”“吼!”一灰一黑两个巨大的生物,大声的吼叫对峙着,这摩天巨象虽然是那黑豹的数倍高,但它向来以草果为食,并不常与其他猛兽争斗,因此却不似那黑豹子一副煞气冲天的样子。

    两者对峙没持续多久,便撞到一起斗了起来,一个疾如陨石,一个稳若巨山,两者威势都极盛,转眼间便相斗了十来个回合。

    “这...豹子好可怕啊。”见到那耸如小山般的巨象,没几下就陷入了劣势,陆星柳不由得担心的说道。

    铁风沉默不语,只是双眼在四周环顾,似乎在找有没有可以逃走的办法。

    这巨象虽高壮,但毕竟是个食草生物,和那每日要吃百余斤生肉的无常豹战斗力根本比不了,基本上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只见那摩天巨象挥着铁鞭一样的象鼻,夹着劲风狠狠的抽打过去,只听得“哐”的一声巨响,之前黑豹立足处的一棵数十年的云冷衫竟直接拦腰折断,上半截狠狠砸下,带起一片冲天扬尘,而就这一瞬间的功夫,那无常豹抓了个空挡,对着巨象左前腿俯插而去,只见那黑影一闪,象腿出便涌出了大量鲜血,一时之间哀嚎不止,听得背上几人惴惴不安,恻隐连连。

    一击得手,那无常豹反倒耐下了性子来,不急着进攻了,想来是要等那巨象失血越来越多,而后一击毙命,因此只是绕着巨象一圈一圈的转着,墨绿的双眼还时不时瞟向铁风几人,每次都令他们有些胆寒。

    “哞!”

    似乎感觉到了黑豹的用意,摩天象愈发的变得狂躁了起来,铁鞭一般的象鼻胡甩乱打,硬生生的在这林子中造起了阵阵狂风,但却连那黑豹子的身子都碰不着半点,一时之间怒吼连连。

    “我们,得下去了。”感觉到下方近乎疯魔的巨象,铁风眉头紧皱。此刻的情形,不得不说实在有些不妙了。

    “怎么下去?”陆星柳只觉得若不是铁风抓住了自己,恐怕早就被这巨力给摇晃了下去了。

    “拉住我,闭上眼睛。”

    正当铁风欲挑向旁边的树枝时,那无常豹又是向前猛的一扑,那巨象本已折腾的劲力有所不足,对于这迅雷般的一击实在无可躲避,登时左后腿被撕咬下去一大块血肉,鲜血四溅。两腿重伤,便再也承受不住那小山般的身躯,呼的一下就侧倒了下来,这一倒之力,再次生生的折断了两棵数十年的巨树。

    见巨象已无力挣扎,无常豹又是一扑,对着巨象头颅就是狠狠一口,摩天巨象斗大的双眼中,不甘的眼神渐渐消散,林中终于又重回平寂。

    而解决掉了巨象之后,无常豹那冰冷的眼神,缓缓的向着铁风几人的方向飘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