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泛着绿光的冷漠双眼,铁风伸手把陆星柳挡在了身后,缓缓的拔出了那把熟悉的长剑。

    长剑厚重,冰冷,锋利,但此刻却带不来哪怕一丝一毫的安全感,面对面前黑的犹如地狱般的巨兽,一种绝望之意在铁风心中升了起来。

    “其实我...”

    陆星柳被想说自己也会些武功,你犯不着将我这样死死的保护起来,但转念有想,自己的武功在这巨兽的眼中,仿佛会与不会也没多大差别,于是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在铁风后边不住的颤抖。

    瞥了一眼身后的少女,铁风咬了咬牙,说道:“你先走,等我解决了这个家伙来找你!”说罢,铁风把坐在自己脖颈上的红衣小女孩一把扯了下来,放在了陆星柳的怀中,那依然熟睡的小脸,幸福而安详。

    看到缓缓走近的巨兽,陆星柳几乎是无意识的接过了小女孩,在这恐惧的笼罩下,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铁风大喊道:“你快走啊!别影响小爷我发挥!”

    话音刚落,便主动对着那是自己数倍高的无常豹,提剑冲了上去。

    听到了一声大喊,本来已经吓破了胆的少女潜意识的转身就要按照铁风的话去做,可是身子刚转过一半时,心中却闪出了强烈的挣扎。

    “我..施展轻功,或许可以跑掉,但他...”

    “可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就算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该怎么做?”

    类似的话,她曾经已经听过了一次,而那次自己也照做了,虽保住了性命,却使得父母深陷危机,生死不知。

    转头看向那举着长剑稍显瘦弱的背影,不知为何,此刻她对着这一路鄙视的少年产生了强烈的担忧和依赖,刚刚迈出的双脚,也悄然的收了回来,眼神坚定!

    我不能跑!

    看着眼前不自量力的少年,无常豹脸上闪出了一抹戏谑。抬起利爪,不待少年一剑使老,便重重的对着他手中铁剑侧翼拍了上去。没有什么激烈的交锋,也没有任何的意外,突然的巨力之下,长剑在铁风手中再也把持不稳,远远的飞射出数十米远,深深的插在了地上,铁风也在这一击之下倒退了十余步,手腕发麻。

    而后那黑豹子也丝毫不着急,只是一步一步缓缓的迈向铁风,似乎在思考如何才能使眼前的少年吃尽苦头。

    “你...你快跑啊!我们一起跑!”看着呆愣在原地的铁风,陆星柳大喊了起来。

    “你个蠢娘们!怎么还不走!小爷还要干死这个黑鬼呢,怎么能跑?”看了一眼身后站立未动的少女,铁风大声叫到,心里暗想:“我怎么不想跑,这豹子速度是我十倍,我怎么可能跑得了...”

    少年举起拳头,义无反顾的朝着巨豹再一次冲了上去。

    捕杀过无数的猎物,似铁风这般着急赴死的,无常豹还是第一次见。

    只见那豹子半点不急,见铁风靠近,只是前爪一抬,朝着旁边一打,登时铁风右臂上划出了三道深深的血痕,一时间血流不止,染红了衣袍,滚开去了一旁。

    “妈的,果然被那老乌鸦嘴说中了,老子刚出来闯荡江湖,便要栽了...”

    铁风缓缓的爬了起来,喘着粗气,环视四周,陆星柳在右侧十米的地方,长剑插在左侧十米的地方,而那黑豹子则在正前方二十来米的地方,缓缓向自己走来。

    拼着一口力气,铁风脚下一蹬朝着左边长剑的方向跃去,而那黑豹子却早早看出了他的意图,后发先至,一把将那长剑向左又拍远了些,但却并没有攻击铁风。

    铁风看到这般情景,顿时便懂了。

    这豹子根本就是在戏耍自己,若是他喜欢,随时便可以将自己秒杀了。

    “你大爷的!我*你姥姥!你个生孩子没*眼的玩意!”铁风见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甚至连什么时候死都决定不了,索性便站在原地,揣着粗气,也不管这无常豹能不能听得懂,开口大骂了起来

    正骂得一半,越骂越顺嘴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少女的香气,然后自己的左手便被另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了。

    那柔软的小手正是陆星柳的,她早就看出了铁风的战斗级别和这无常豹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一直接受着大家闺秀教育的少女,见铁风骂的起劲,想着今天恐怕也活不成了,便也把以前所学的统统的丢脑后,竟然也破天荒的对着眼前的黑豹大骂了起来,但所用词汇量却不如铁风那般丰富驳杂,仅仅是“蠢蛋”“混蛋”之类的,但尽管如此,也让她内心有一种破了禁忌般的痛快之感,心中的恐惧,也因此逐渐消失了。

    铁风侧头看着身旁的少女,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似乎有着笑意,又似乎含着泪光,经过前面那一番折腾,少女的头发散落的满脸都是,搭配着那精致娟秀的五官,加上破口大骂的姿态,更添了一股野性凌乱之美,让人看了就想上去爱抚一番。

    铁风平日可谓毛病极多,但向来却是以正人君子自居,所谓“君子不强人所难”,若放在平时,饶是眼前女子再明媚诱人,他也尚能自制,但此刻却只想着也不知哪一刻便要死去了,加上少女体香阵阵袭来,于是便热血上头,对着她的嫩嫩的脸蛋儿竟一口亲了上去。

    陆星柳浑没想到铁风竟敢如此,先是一愣,双手握拳正待发作,转念一想:都要死了,还何必在意这些?索性便转过了头,脸上羞红了一大片,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人面临死亡的时候,常常会做出一些让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大抵便是如此了。

    “吼!!”

    那无常豹见这两个弱小的人类竟然浑然没有给自己放在眼里一般,顿时怒不可遏,直接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大吼一声,便朝着两人扑去,若这一口咬实,两人生死便再无悬念。

    而正在此时,那被陆星柳抱在怀中,几乎被所有人都遗忘了的红衣小女孩,却微微抖了一下,似乎这一吼终于扰了她的清眠,猛然间的睁开了双眼,其中闪过一丝愤怒的神色。

    当小女孩双眼睁开的一瞬间,那本来不可一世的凶恶巨豹,却犹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极为突兀的停住的脚步。而那几乎已经要触碰到两人的巨口,也是半点都咬不下去了,保持着那固定的弧度,一动不动,甚至隐隐约约的还有一些发抖,灯笼大的双眼盯着陆星柳怀抱的少女,闪出了豹生的第一次恐惧。

    对于这无常豹极为诡异的表现,两人都愣了一下,但下一刻,铁风便极为果断的一口老拳重重的对准那黑豹的腥臭大嘴打了过去。

    虽说无常豹力量速度都极为惊人,但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正呆愣间的被铁风这充斥着极强力量的一拳下,顿时四脚离地,犹如刚才的长剑一般远远飞了出去,甚至那半米长的巨大獠牙,也在这强悍的一击“咔嚓”的一下,断掉了。

    而那被一拳打飞的无常豹,则是爬起来甩了甩那硕大的头颅,连那断掉牙齿的剧痛都毫不在意,惊恐的看着陆星柳手中的红衣女孩,四肢缓缓向后颤抖的退了几步,而后匆忙转身飞奔而去了,甚至比来的时候还要快了几分。

    察觉到吵扰自己睡觉的存在离开了,红衣女孩打了个哈欠,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又一次准备睡去了。

    “刚才...怎么了?”陆星柳率先打破这突如其来的寂静。

    两人都呆愣愣的盯着对方的,似乎想从对方的眼中找到一丝答案,但结果,依然是一头雾水。

    “他好像突然就...不动了?”铁风揉了揉因为用力过猛,肿的有些发红的拳头说到。

    “...那豹子跑之前好像很恐惧的在看着我?”少女的心思要细腻一些,忆起了刚才的细节。

    听她这么一提醒,铁风也觉得好像是这样,不过当看到陆星柳怀中的红衣小女孩时,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略有些颤抖的说道:“我觉得...应该是很恐怖的在...看..着..她。”

    看到铁风的眼神,陆星柳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抱着这个红衣小妹子,不过见她还在沉睡,便也就继续抱着了。

    “此等凶兽,难道能怕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

    “在这些野兽生物的世界里,其实等级制度森严,它们遇到比自己血脉高贵的生物,就算比自己弱小百倍,也绝不敢伤害半点.......你说她会不会...”铁风琢磨了半晌,说道。

    铁风想说的是,“她会不会不是人”但想到这“不是人”的生物正离自己不远,便生生的把这句话憋了回去。

    陆星柳却对这种说法闻所未闻,却也无可反驳,但转念一想,反正捡回来了一条命,还计较这些干嘛呢,于是便说道:“算了,这些兽啊怪啊的事情我也搞不清楚,咱们还是赶紧去洛城吧。”

    铁风闻言也觉得有理,也不知道那无常豹跑了之后还会不会回来,赶紧收拾一下行囊,将那被打断的半截豹牙也包了起来,两人继续北行。

    刚走了不到半刻钟,铁风猛然间左脸中了一拳,顿时大惊,回头只见气鼓鼓的陆星柳站在那里,原来这一拳竟是她打的,不由得暗生恼怒。

    “你刚才竟然那样对我!”

    听了少女的怒斥,铁风不由得一愣,而后便想到,似乎...这少女的暴躁一拳,是为了自己亲她那一下而来的,顿时便对陆星柳秋后算账能力的认识高了一个级别。

    “我就不小心碰了一下,你..你又少不了一块肉去!”

    这事铁风自觉确有一点理亏,但嘴上却不想服软,昂首直立。

    “你若是敢在这样轻薄,看我不抽了你的皮!”

    在生死关闯了一遭,两人都对这表面看似平静的万兽林,有了一份新的认识。

    但那个神秘的红衣小女孩,却犹如长在了铁风的身上一般,无论赶路吃饭睡觉,都要粘着铁风,顶多换个不同的姿势。只有方便的时候,才连威逼带利诱的将其诱骗下来自己呆一会,但见到铁风回来第一时间便再次爬了上去。说来也奇怪,几天下来,红衣小女孩是既不吃饭,又不喝水。

    因为这一点陆星柳开始的几天紧张的不得了,但后来发现她并没什么异常,也就随她去了,反正这红衣小孩一直都这么诡异,久而久之两人也麻木了许多。此刻就算她真站出来说自己是个鬼,估计他们都不会有太多的惊讶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