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柳知道,铁风在这种事上绝不会骗她,只是到了陆家门口,却遇到这种情况,所谓“当局者迷”,一向聪明的她,也顿时有些没了主意。

    “我们先离开这再说吧。”

    铁风一想到刚才感受到的那几股强大气息,便有些心下惴惴,他向来自信,甚至有些自傲,但却有一种感觉,那几股气息的主人要比自己强很多。

    两人在洛城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的饶了几圈,确认了没人跟踪,方才停了下来,随意找了个台阶坐下休息了会儿,出神思忖,不知该往何处时。

    铁风看到眼前一家古意盎然的古董铺子,灵机一动,说道:“走,跟我进去问问。”

    “来这里要干嘛?”陆星柳问到

    “找答案。”铁风答了短短三个字,便领着陆星柳推开了小店的樟木大门

    “店家,您这可收宝贝。”进了古董店的门,铁风对着正在拿镜子观摩一个青色花瓷瓶的胖老头说到。

    “小子,有宝贝自然要收,但若是些庸品凡物,却也唬不过老头子这双眼睛。”胖老头瞥了一眼铁风,见到他穿着寒酸,年纪又不大,估摸着多半又是来鱼目混珠的,于是头不抬,手不动的淡淡说到。

    虽说这老头说话有些刺啦啦的,但铁风却不大在意,从身后包裹中掏出了一个漆黑的长长的尖锐物事,问到:“店家您看这个如何?”

    铁风掏出来的正是之前打断掉的无常豹的剑齿,当这东西拿出来的一瞬间,胖老头便停下了手中的擦拭,急落落的走了过来。

    “恩?这个...”

    胖老头拿着一个镜子,对着那獠牙细细的打量起来。

    陆星柳见状,便明白了铁风的用意,心里暗想这小子竟然也有如此聪明细心的时候。

    只见那豹牙通体乌黑发亮,入手光滑冰凉,齿尖处极为锋利,怎么看都绝非凡品。

    没过多久,便起身将“免客”二字挂在了门外,而后将店门熟练的关了起来。

    “唉,果然做人不能说大话啊。”胖老头嘟囔了两声,快步走到了铁风二人面前,点了盏烛灯,深深的作了个揖,说到:“小公子,恕老夫眼拙。您这宝贝看起来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牙齿,但这到底是什么物种,老头子还望指教,还望指教啊。”

    铁风扶了下面前的老者,说到:“这妖兽很少见,您没听过也不奇怪,这是一个无常豹的门牙。”

    “嘶...”听了铁风的话,老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洛城居住了一辈子,饶是这里高手如云,但能从那凶名远扬的无常豹口中能逃得性命的,也不过一指之数。至于拿到黑极豹的一颗牙齿,这是他从来想都不敢想的。仔细盯着铁风二人看了一番,神情略有些忸怩的说到:“按照行里的规矩,有些问题那,是不该问的,但这个问题不问,小老儿这心里却是痒的很...”

    “得得得,店家,您就说想问什么吧。”看到眼前老者突然摆出这么一副扭捏的样子,铁风感觉十分的别扭。

    “不知...不知小公子是哪里得的这件宝贝?”老头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心中的问题,话音刚落,又补了一句“若小公子觉得有什么不方便,不说也无妨,原本便是老头多嘴了。”

    听了这个问题,铁风对着胖老头招了招手,示意老头近过来一些,而后小声的对着他的耳边神神秘秘的说到:“偷的!”

    那胖老头先是一楞,随即便释然,做这行生意,莫说是偷来的,就算连死人墓里翻出来的物事也不占少数,若每次计较来源,那这行当便也没法做了。

    “我昨日晚上趁着陆府没人,偷偷进去拿的。”铁风又补充了一句道。

    胖老头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想劝诫眼前的小子一句,猛然间却神色大变,触电般的退了一步,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一般。

    “哪个陆家?!”

    “您看有这等宝贝的还能是哪个陆家呢?”铁风挑了挑眉毛,对着老头说到

    听了铁风的话,胖老头就像耗子见了猫一般,噔噔噔的再次向后退了几步。

    “两位小爷,不不不..小爷爷和小奶奶,呸呸呸。”说着便朝着自己的嘴巴子上打了几个巴掌,啪啪直响,然后继续说到:“两位大侠,老头子自问一生也没得罪什么仇家,不知两位为何如此啊?”

    见了这胖老头的剧烈反应,铁风和陆星柳顿时面面相觑。

    “老爷子,您这是从何说起啊,我们两个怎么你了?”铁风疑惑的问到。

    听了铁风的问话,胖老头稍微往前凑了半步,反问到:“嘶...你们两个,是刚到洛城不久吧?”

    “对啊,那又如何?”铁风说到

    “唉,年纪轻轻的,也不知现在还回去还来不来得及,唉...”听了铁风的回答,胖老头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一旁的陆星柳此时却忍不住了,插嘴说到:“老爷子,您有什么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喽,要唉声叹气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是。”

    “好好好,是我老头子唠叨了,天天一个人守着这古董店,话是多了点...”

    “老爷子!”说罢,铁风把手中的那根断齿,朝着胖老头的方向移了移。

    见到这老者的反应,他便认准了,陆家绝对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别别别,咳咳,这话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陆家想必你们应该也有所耳闻,家主陆天南虽说是草寇出身,但为人极其仗义,年轻时便仗着一对开山铁掌打遍整个北荒。后来到了洛城,凭着累起来的好名声和江湖朋友的支持,不消几年,便在各大产业做的风生水起,当真是风光的紧那,啧啧啧。但老话说的好,盛极则衰,某一天也不知怎地,陆家的大管家突然就遣散了所有的下人,而陆天南一家子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便再也没露过面,而陆府的怪事就是从那之后的三四天开始的。”说罢,喝了口茶水,舒了口气,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完全缓过来。

    “前几天呢,陆家大门天天四敞大开,无半点守卫的影子。但碍于陆家往日的威名,寻常宵小之辈倒也是不敢轻入,但时间一长,便开始有人动起歪主意了。”

    似乎很少一次性连贯的讲这么多话,老者再次抿了一口茶,继续缓缓说道:“可那些盗来的东西仿佛遭了邪,接触过的人,不出三天,全都..全都丢了小命,大家也纷纷猜测,定是因为陆家宅子犯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才仓皇搬走的,这些事儿街坊们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了开,便再也没有什么人敢动陆家一草一木了。咳咳,小英雄,还劳您把这物事收起来些,老头子一把年纪实在经不住这般折腾了...”

    闻言,陆星柳和铁风对视了一眼,均觉有些匪夷所思,但老者言语神态间又丝毫不像作伪,一时之间相顾无言。

    过了一会儿,铁风慢吞吞的断齿包了回去,说到:“店家,多谢奉告了,既然这宝贝您不敢收,小子便带走了。”

    “大侠慢走,大侠慢走啊。”听到铁风这句话,那胖老头子便极为灵活的冲到了门前打开了房门,双手向门外一比,做了一副“请”的姿势。

    “店家,这等宝贝白给你如何?”铁风朝着门外走了一半,恶趣味的朝着胖老头笑了笑。

    “老头无福消受,无福消受啊,还望...唉,大好的少年,可惜了...”老头又是哀叹,又是无奈的说到。

    “哈哈,放心吧,小爷我命大着呢,老爷子您就甭担心了。”笑了一声,铁风和陆星柳离开了小店。

    出了店门不远,铁风对着一脸愁容的陆星柳问到:“你爹爹可曾得罪了什么仇家?”

    “我爹爹一直都是待人极好,讲究和气为贵,近些年也不怎么动刀兵了,若说得罪了什么人,那也是过去在江湖上行走时的一些恶徒,但具体的是哪些人,我可就不知道了”陆星柳答道。

    “你爹娘带你去万兽林,恐怕不是真的想猎杀什么妖兽”铁风摇了摇头,说道:“我猜你爹娘早就预知了有人要加害陆家,而且这加害之人,必是你爹娘敌不过的”

    陆星柳闻言,柳眉紧皱。

    “我爹爹虽然很多年没动手了,但说这洛城他敌不过的人却着实不多....除了城主府与执法堂的各位大人,怕是只有城南邓师傅,慈悲堂洛城分舵能有这实力了...但那邓师傅与我爹爹多年交好,还时常来我家做客,而慈悲堂乃是行商为主,向来以和为贵,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你之前在那林子时,遇到的那伙匪人,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陆星柳沉思了半晌,缓缓说到:“匪人倒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他们使出的功夫也大不相同,而且一开口便是匪里匪气的,若说是哪门哪派伪装的恐怕不大可能,但经你这么一提醒...我爹娘在林子时确实一直小心翼翼的,我当初还以为是因为要猎杀妖兽的原因,但现在看来确实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但他们怎么半点都不告知于我?”

    铁风心中想着:“他们不告诉你自然是怕你担心了,这小妮子一向聪明,遇到关于自己的事情,便也变得糊涂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去那边歇息一下吧,这里人多嘴杂的总觉得不大放心。”

    两人一言不发的缓缓走着,从城东大道走至了城北小路。

    “对了!”陆星柳猛地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铁风说道:“我记得走前几日,有一个自称骆统领的人曾拜访过我爹爹,还不待我奉上茶水他便匆匆离去了,自那人走后爹爹便愁容满面的,平日里我问些什么总是直言无讳,唯独那次却支支吾吾的,过后还不住的叹气。”

    “骆统领?”

    “‘统领’可是执法者中不低的职位,竟然主动找到陆家。”铁风暗暗想到

    听了陆星柳的话,铁风不自觉的揉了揉下巴,缓缓说到:“说不定便是他给你爹爹通风报信的,但若说执法者劝人逃走,这可当真滑稽的很了...”

    陆星柳听的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些诡计阴谋之事自来她便很是排斥,若不是与自家安危有关,她定是半点也不想听,此时既说了许多,却还是没个头绪,渐渐的心底便有些烦躁。

    “既然那人来过你家,我们索性便直接去找那个骆统领问问去吧。”铁风说到

    听了铁风的话,陆星柳眼神一亮,有的时候人仿佛钻到了牛角尖里一般,明明最简单的方式,却一直没想得到。

    两人说到此处,便再不犹豫,直奔执法堂而去。

    执法堂很好找,坐落在洛城正北,除了城主府外最大的建筑便是了。

    在这大陆已经许多年没有国家的说法,每个主城自治所管的辖区,城主都是由着周遭各大势力选出的德行兼备之人,而监督各大主城势力以及维护大陆安定的,则主要靠着这个名为“执法堂”的庞大机构了。执法者的选拔极为苛刻,不仅要求武艺人品,甚至祖宗十八辈的经历都要扒出来翻上一番,成了执法者后,便统一发放俸禄,从此全家上下严令再也不准从事任何经济活动,哪怕只是因为家中老父砍一捆柴火卖了,都会拖累执法者被立即除名,正因为如此,执法堂数百年来才一直能清正廉洁,经久不衰。

    也正因为如此,若成了执法者,几乎便仿佛正义的化身一般,可以算是大陆上至高的荣誉了。

    “霍,这等气派!”见到了威严的执法堂大门,铁风不由得感叹一句

    “别忙着感叹了,我们赶紧进去问问。”陆星柳却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到

    缓缓的向前走了几步,两个身着劲装的男子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这里是执法堂,不知两位有何事?”

    “我们想要找骆统领,劳烦进去通告一下了。”铁风抱了抱拳,朗声说到

    “骆统领?”听了这个名字,两人对视了一眼,右手边那人疑惑的说到:“不知两位找他何事?”

    “骆统领三个月前来了我家说了一些事情,我想找他问问情况,还望两位大哥通报一下。”陆星柳抢前一步,客客气气说到。

    “三个月前??”左右两侍卫相顾对视一眼,右首边的侍卫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