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却又是为何?!”

    陆星柳有些着急,音量提高了些许

    “姑娘别着急,敢问您说的骆统领,是什么样的长相?”右首的侍卫问到

    陆星柳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将声音放小了些,再次说道:“他面色黝黑,左脸有一道伤疤,中等身材。”

    那侍卫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姑娘,整个洛城只有一个骆统领,他在...咳咳,他被称为‘白面判官’,便是说他为人正直公正,而且面色是极白的,您说的面色黝黑,而且带着一道伤疤的人,绝无可能是骆统领。”

    “怎么会这样...?我..”

    “算了,这两位大哥说的很是真诚,再纠缠下去便是我们的不是了,咱们走吧。”还不待陆星柳说完,铁风就在旁打断到,话毕,对着门口的两位劲装汉子再次抱了抱拳:“多谢两位大哥相告了。”

    而后便不顾陆星柳的挣扎,拉着她转身而去。

    “为什么这么急着拉着我出来?”走出门口数十步,陆星柳便对着铁风问到

    “我从刚才起,一直有个问题...”铁风皱着眉,说道

    “什么问题?”陆星柳问道

    时已近黄昏,正是小摊小贩要收工的时候,街上吆喝声不断,都在为今天的生意做着最后的努力。

    铁风不发一言,领着陆星柳,到了城边的一处小路上,缓缓的说到

    “你家从那天起,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却为何依然有匪人藏在陆府,难不成执法堂会不知道?”

    陆星柳听了这话,仔细想了想,也觉得有几分奇怪,虽说不相信执法者会与匪人勾结,但也暗暗的留了个心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觉得这世界顿时变得极为复杂,让她心力交瘁,措手不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神情有些落寞的少女,铁风心下很是同情,看着外面不远处的一处摊贩,灵机一动,说道:“也奔波了一天了,你先去之前那芸翠楼歇歇脚,我一会过来找你。”

    陆星柳虽不知铁风想做什么,但确实觉得浑身疲惫不堪,只是丢了魂儿似的一句话不想说,一点脑子也不想动,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按着铁风的话默默走去了,夕阳一照,显得有些孤单凄凉。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在芸翠楼的二楼角落,一个素衣少女正在颇有心事的把玩着手中的瓷杯子。

    “客官,要点些什么?呦,您不是中午那位,对小店可还满意?”

    少女正是陆星柳,轻轻的“嗯”了一声,心不在焉的答道“来壶花茶,随便上些点心便好了。”

    芸翠楼消费算是在洛城数一数二的了,像这般一日之内来两遭的客人绝不算多,因此小二便在心里认定了这定是哪家的大小姐,便极为热情的拉着长长的声音喊了句

    “好——嘞——”

    少女所点的都是现成的物事,没过多一会儿,小二便端着一壶茶和几个碟子返了回来。

    “姑娘,这是按您吩咐拿的,若有什么不合意的随时喊我”

    “恩”

    看到一桌子的小食,少女只是随意捡了粒豆子,便不在动口了,双手托着腮,望着窗外有些出神。

    “呼呼,嘿嘿,我回来了”不多一会儿,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年便对着陆星柳这边小跑了过来,眉飞色舞,仿佛是捡了宝一般,正是铁风。

    “你干什么去了?”陆星柳问到

    铁风并不答话,只是冲着少女神神秘秘的一笑,而后掏出了一个物事摆在了少女的面前。看着眼前极为精致的一个盒子,少女不由得更加疑惑了几分,心想:“难不成这小子开了窍,还知道买些东西安慰我来了?”

    看到陆星柳疑惑的表情,铁风挤了挤眼色,示意少女打开盒子看看。

    少女天生就对这些精致闪亮的东西抵不住诱惑,看到这小盒子,内心隐隐的有一些期待。

    瞥了铁风一眼,微微一笑,心情有些转好,伸手便去打开盒子

    “咕咕咕咕呱——呼呼哈哈——嚯嚯嚯嚯——”

    盒子刚一打开,便把周遭所有食客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只见那盒子中飞出一个造型奇特的绿色玩意,到了陆星柳鼻头不足三寸处才停了下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尾部连着一根螺旋铁圈的漆木蛤蟆,盒子中有机关,一开匣便会携着怪笑跳将出来。那蛤蟆绿脸红唇,眼睛高高的凸起,形态极为丑陋,配着那难听的笑声,着实的把陆星柳吓得大大的尖叫了一声

    感受到旁边人异样的眼光,一向以淑女自居的陆星柳顿时涨红了脸,对着铁风叫道:“你...你这蠢货!”而后头也不回的便跑了出去。

    看到了少女剧烈反应,铁风愣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喃喃到:“看来不如选那个王八的好了,这货叫的也忒难听了..”而后,对着少女的方向追了上去。

    “客...客官,你的茶钱”看着两个极速远去的身影,店家大声的喊到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

    在铁风的苦口婆心的劝说,而且答应少女再也不搞这些奇怪物事的条件下,才终于平息了这场风波,两人又走到了来时的大门前。

    “我们不休息一晚再回去?”

    陆星柳回头看了看夜晚依旧灯火辉煌的从小生活到大的城市,竟头一次的生出了一股陌生感。

    “我们早些回去,那老头虽然猥琐,但功夫却绝不含糊,等他一起来了,我们直接进你家中把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抓来问问便是了,在这里过夜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铁风答道

    两人经过讨论,均觉得陆家的事情有些奇怪,铁风虽然自诩“武功高强”,但他毕竟不是傻子,带着少女一股热血便冲进陆家大战一场的事情,也却是不会做的,就算做,也绝非这当口,毕竟有更好的选择。因此两人便决定先回猎龙镇,找铁无发商量一下再做打算。

    在回去的路上,并没有遇到那来时的诸般坎坷,就像这江湖,有时波涛汹涌,有时静如止水。有的人只求个安逸,却被这波涛打上了风口浪尖,有的人雄心壮志,但一生却只落个怨天尤人。

    一路上两人各怀心事,少女对自己家人的安危忧心不已,而铁风,则是更加认定——我一定要练好功夫。

    也许是下了场雨的缘故,今日的猎龙镇比平时清冷安静了许多,在东头铁家铺子的门口,一对少男少女“咯吱”一声,推开了那略有些发霉的木门,正是铁风与陆星柳。

    “老头,小爷回来了,还给你带了壶洛城上好的桂花酒。”刚迈进大门,铁风就朗声的喊到,虽说短短几日,但经历的事情却比这十多年加起来还要多,此刻回到家里,犹如远行的船泊到了港湾,将数日来压抑的心情扫空了许多。

    “咦?这老头,生意也不做,上哪里疯去了?”没有听到半点回应,铁风喃喃的自言自语到,小心翼翼的去各个房间查看,生怕再着了他口中那“疯老头”的道。

    两人在这就不多的房间里都查看了一圈,也没发现铁无发的身影,便决定先休息一下,想来等一阵子铁无发也就回来了。

    陆星柳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将自己的长发打了个小圈圈,又放了开,又打了个小圈圈,又放了开,显是有些无聊,而铁风则是坐在不远处,托着下巴,仿佛在沉思什么。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自打这次回来,铁风便总觉得似乎这铺子里少了什么东西,但仔细回忆一番,却又很模糊,想不起来。

    “啊!”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陆星柳听铁风怪叫一声,然后突然便蹦了起来,就对着库房冲了过去,极为突兀。

    少女跟上,见库房门口处如遭雷击的铁风,疑惑的环视了一圈,问道:“怎么了”

    “那把刀..不见了。”铁风眉头紧锁的答道

    “铁大叔本就是做兵刃的买卖,卖出去一把刀那又有什么奇怪的?”陆星柳问到

    “不是的”铁风摇了摇头,说到:“那把三眼金环刀是老头的兵刃,以前他醉酒时跟我说过‘莫看这镇子不小,但能值得老子操起这把刀的人,恐怕还没出生’,虽然平日里老头爱胡吹些大话,但这句却是不假,寻常人来了,老头子一掌便可制服,如今店门未锁,他和这把大刀却都不见了,我心里总是惴惴的有些不太放心。”

    看了眼旁边案子上积的一层薄灰,陆星柳说到:“我们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书信之类的留下,或许只是老爷子做的恶作剧想吓唬吓唬你罢了。”

    “书信?”

    经少女这么一提醒,铁风慌忙的放下身后大大的包裹,在里面翻淘了起来。

    “回到家之前不准拆,否则你便也是卑鄙小人了”

    看到铁风不知从哪里拿出的一封书信,陆星柳轻轻的念着上面的两排小字。

    “这个之前就一直在你身上?”陆星柳疑惑的问到

    “是啊,之前便看这书信写的诡异,我还想着为什么‘回家之前不准拆’,现在看来,多半那老头子写这封信时就知道了什么了!”

    铁风拿着那封信,若有所思的呆站在了那里。

    “那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打开看看啊?”陆星柳说到

    随着“唰”的一声,一张被叠的整整齐齐的生宣纸从信中被拿了出来,上面写满了工工整整的几行小字:

    “小子,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老子已经不在铺子里了。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一堆问题,我能告诉你的是,柳儿的父母现在应该还活着,但至于陆家的事情,相信你从洛城回来已经有所察觉,以你们的实力就不要再插手了。现在你眼前有两条路,一是去我的房间,拿些银子,寻个隐秘的所在,带着柳儿过些平淡日子,二呢,去铁血峰,那里会有人告诉你一切的真相。最后————小心的你手,哈哈哈”

    刚刚读完了信,只见那生宣纸突然窜出一道火来,惊得两人慌忙退了一步,看着地上那堆还冒着烟的碳屑,铁风喃喃的说到:“嘶...这老头子写信都不忘记坑我一番”

    想到信中的内容,铁风不免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便向着脸色有些微红的陆星柳看去,认真的问到:

    “你觉得选哪个好?”

    “谁..谁要理会那个老不正经的了!什..什么叫‘带着我过些平淡日子’?谁要跟你这臭烘烘的家伙过日子了!”

    陆星柳见了信里的内容,顿时脸色羞红,那信中言语之间,分明有着让自己和铁风结成眷侣的意思,看到这,她只感觉一阵羞恼,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心头

    “额..”

    对于“过些平淡日子”这句话,铁风却想不到,只是见一向雍容闲雅的陆星柳反应如此剧烈,顿时有些莫名其妙。

    过了半晌,才试探性的问了句:“那我们去找那什么...铁血峰?”

    “当然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说罢,少女负气般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