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两个字,仿佛用尽了墨某全身的力气,瘫坐到了身后的床上,暗想:“唉,管他来日不来日,今日不救恐怕真的要被剁成了“八面”了,带着那般面目就算成了孤魂野鬼必然也是极丑的。”扭了扭身子,慢吞吞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古香古色的盒子来,材质非金非木,远远看上去便有一种很温润的感觉,那盒子掏出来时也就巴掌那么大,可经过墨某七铺八展的,竟然摊开来比长宽都有半人多高的桌面都还要宽上一分,着实是个神奇的物事。

    不过陆星柳现在本就心急如焚,可没工夫欣赏墨某魔术似的手法,大喊一声:“你给我快点!”

    “咳咳,还请..还请陆姑娘出去回避一下。”墨某说到

    “你做你的便是,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了?要是因为你这慢吞吞的手法耽搁了什么,我定要第一时间把你的肥手给剁了。”陆星柳没好气的说到

    “是是是..我快些就是”感受到陆星柳的强势,墨某丝毫不敢耽搁,饶是他能算天断地,也猜不到眼前突然间便性情大变的少女,若被惹恼了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你.你干什么!”看到墨某正要继续去解他的贴身短裤时,陆星柳问到。

    “铁兄弟毒已遍布全身,我自然要先剥光了他,才好医治啊。”墨某说到。

    陆星柳心想:“虽说自这墨姓胖子答应医治,手法倒也算是娴熟,铁风中毒已深,说的脱下衣服倒也是没错。但是正常大夫医治,这一步多称作“褪去衣物”亦或以“脱下衣裤”含蓄的讲出来,像他这样直接以“剥光”相称,听起来实在别扭,但和他那一脸猥琐的面相倒也是相称了。”想到这里,陆星柳脸颊一红,慌忙转过了身去。

    褪下了铁风的全部衣物,墨某嘟囔了一句:“啧啧啧,兄弟好资本啊。”然后灵活的从匣子的某处掏出了数十枚银针,在身边烛火上微微一烤,便左右开弓使出一套极为炫目的手法,对着铁风身上各处要穴刺了上去,过不多时,铁风就活脱的像个银刺猬一般,在烛光下闪闪发亮。而墨某肥胖的脸上,也起了一抹细密的汗珠,想来这一手也并不似看上去那般轻松。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墨某拿出了一个手套般的透明物事戴在了手上,皱着眉头竟把自己中指和食指在火上烤了起来,过了片刻,似乎耐不住这高温,便“嘶”的一声将手抽了回来。两指对准铁风太溪、筑宾、小海、尺泽、太冲、曲池、外关几个穴位点了下去,虽说七指本有先后,但墨某却动作极快,一气呵成,看上去犹如一指点了七个位置一般。待这些都做完了,墨某马上便瘫在了一旁,舒了几口大气。

    而不远处的陆星柳竖着耳朵听了许久,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心下暗想:“莫不是这胖子怕医不好,偷偷逃了去”微微侧头,看到一个肥硕的身影在摆弄手里的一个透明物事,这才放下心来。

    过不多时,便见到铁风下针之处全都渗出了青紫色的液体,带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将身下的床褥都染了大半边,连背过身的陆星柳都捂着鼻子隐隐有些作呕。墨某看到这般景象,暗自想到:“这小子也是命够硬的,这种紫鲨毒号称‘七回首’,中了此毒七个回头的功夫便要丧了命,虽不知他中毒了多久,但既然能排出如此多的毒液,恐怕二三十个回头的功夫都不止了。”肥硕的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桌子,叹了一声:“看来还是没走出我的命数,唉”

    并没有像江湖传闻那般,中了毒总要以吐一口黑血作为解毒的标志,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铁风忽然间抻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便径直的坐了起来。

    “啊!”“啊!”“啊!”就这么一个平常不过的动作,却让小小房间里出现了三声大叫。

    第一声是铁风的,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的铁风,猛然间觉得浑身极为刺痛,不由的惊叫了一声。

    第二声是墨某的,百无聊赖等着铁风“吐一口老血”的他,正把弄着手中的匣子,突然间却见到了这不亚于诈尸的一幕,惊得他心脏都跟着狠狠的震了一下子。

    第三声是陆星柳的,听到铁风的声音少女惊喜的转过了头来,但她看到了什么,为何发出一声尖叫,却是不可描述了。

    “嘶...哎呦,我这身上是什么玩意,臭烘烘的!”看着一身极为恶心的液体,铁风连忙用手擦了擦,当抬起头看到眼前的那张大脸时,突然惊叫了一声:“恩?!你不是那个江湖骗子么?你怎么在这!”

    “咳咳,哪里有什么江湖骗子,小弟是八面魔童墨某,铁兄怎地给忘了?”墨某说到

    “就是你这骗子,上次的菜钱还是我给你付的...咦?你在那边背对着我们干什么呢?”后一句话,自然是对不远处的陆星柳说的。

    “你个变态,快点洗好了身子,我在外面等你。”听到铁风生龙活虎的声音,陆星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了,不过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脸不禁一红,这话本就有一些歧义,此刻配合这周围红粉相间的氛围,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在一声重重的关门声过后,铁风才反应过来,此刻他全身凉爽异常,原来是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怪不得陆星柳一直背着身子。折腾了这一会,铁风渐渐的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着眼前的墨某说到:“喂,胖子,真是你救的我,难不成你真是个郎中?”

    墨某对着铁风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很亲切温柔的笑容,说到:“嘿嘿,郎中说不上,略懂一些医术。咳咳,铁兄果然天赋秉异啊。”

    “多西....你出去!”正准备道谢的铁风,看到了眼前胖子那极为难看的微笑,和时不时打量自己还显露出一丝羡慕的眼神,生生了将说了一半的“谢”字咽了回去,而后“去”字刚落,便起身一脚,将那可怜的墨某踢出了门外。

    “铁兄的道谢方式还真特别呢...”

    过了好一阵子,三人才缓缓的从思春阁走了出来。

    “墨公子,没想到你本事这么大,之前小女子有些鲁莽,在这给你陪个不是了。”刚出了大门,陆星柳便对着黄某笑着说到。看到铁风恢复了,少女的心情顿时也好了许多。

    “无妨,无妨,陆姑娘看上去这么瘦弱,竟能把铁兄弟一路背负到这里来,小弟甚是佩服,甚是佩服啊。”墨某说到

    陆星柳闻言,俏脸一红,想到之前背着一个男子,几乎转便了洛城的大街小巷,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听他这么一说,铁风心中暗自想到:“原来是她一个人,背负着我找到了这里,想来一路上必是吃了无数的苦头了”于是对着陆星柳抱了抱拳认真的说到:“大恩大德,来日必报!”

    一句话音刚落,四周吹来的风有弥漫这一丝尴尬的气息。

    陆星柳听的一脸黑线,看眼前这注视自己的少年,也不知该回个“壮士请起”,亦或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只得退后两步,假装不认识这个奇葩的家伙。而墨某看到这般情景,也是一脸僵笑,一向油嘴滑舌的他,此刻竟也不知该如何圆了这尴尬的场面。

    铁风却混不在意,见两人不言,抬起手对着墨某问到:“墨胖子,也不知你这称号,是“威风八面”的“八面”,还是“八面玲珑”的“八面”呢。”听了这个问题,陆星柳也凑过了身来,显是这个问题也有同样的好奇。

    墨某摇了摇头,笑着说到:“不可说,不可说,嘿嘿”

    “切,小气,想来定然不是什么好词,所以才不好意思说。”

    铁风见这胖子动不动就“不可说、不可说”的,很是不痛快。

    而墨某也只是不住的摇头,装作没听到一般。

    “墨胖子,我跟你打听个地方”突然间,铁风似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墨某问到:“你可知道“铁血峰”这个地方?”

    墨某听了这个问题,将头上下左右的缓缓转了一周,并不答话,只是笑着说到:“两位,既然铁兄弟身体也好了,小弟还有些事,便要先走一步,嘿嘿”然后如之前一般,转身便要离去。

    “等等”这次却未能如墨某的意,刚迈出半步,便被铁风拉住了臂膀,而陆星柳也走过来挡住了身前,旁人看这三人的身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地主家的儿子欠了债,被人截个正着一般。

    拉住了墨某,铁风说到:“你怎的这么小气,每次一问你问题你就跟逃命似的?”

    墨某看了看左右这两位,心下暗暗的想:“今日算是越陷越深了,这可如何是好。”小眼珠子转了几转,清了清嗓子,对着铁风神神叨叨的说道:“铁兄请看身后。”

    铁风回头,只见身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与平时并无二致,正当疑惑,却感觉手中受到一阵拉扯。

    “嘶...咳咳,铁兄内力高强,小弟佩服,小弟佩服啊。”

    墨某刚才所谓的“请看身后”,正是想趁机逃跑,不想猛然一扯,竟是岿然不动,他虽算不上武功高强,但也练过几年家传功夫,却不想今天先是被那发狂的陆星柳所制半点动弹不得,后是被这巨力的铁风所制,同一般的动弹不得,接连两次受挫,不由得暗骂:“这两个怪胎!”

    “墨公子,他这一握啊,石头都能给捏碎了去,你可小心点别惹着他喽。”

    看这胖子吃瘪,陆星柳微微一笑,说道。

    而铁风也极为配合的手下重了半分,也是笑吟吟的看着他。

    “铁铁...铁兄,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说,是吧?”

    “恩,没错!”

    铁风点了点头,痛快的答道。

    “俗话说,这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小弟也不求铁兄报答什么,但..但放我离去,不算过分吧?”

    “恩..这话说的很是有理”铁风又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陆星柳问到:“他刚才说滴水之恩,当用什么以报来着?”

    “用拳,用拳以报”陆星柳配合的说到,说罢还咯咯的笑了两声。

    “恩...墨胖子,既然你如此说...”

    铁风对着拳头哈了两口气。

    墨某到了此时,岂能还看不出两人是默契配合着讹自己来着,哭丧着脸,慌忙说道:“别,别别别...不报了,不报了..”

    说罢,长长的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

    “我可告诉你们一些去处,但你们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你说”铁风说到

    “第一呢,你们以后可不准专门再来找我,第二呢,你们也不要跟别人提起我。”

    听了墨某的两个要求,铁风寻思到:“这胖子也是有够自恋的,谁没事又要找他了?我遇了旁人又何必要提起他来。”

    想到这里,便果断的答道:“可以,你当真知道‘铁血峰’在哪里?”虽说墨某着实救了自己,但也不知怎地,总感觉眼前这个胖子有几分的不靠谱。

    “咳咳,那陆姑娘是不是也答应小弟了?”听到铁风应的果断,墨某转头对着陆星柳问到。听了墨某的问话,陆星柳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恩”了一下,比铁风还痛快几分,然后便盯着眼前的胖子,期待他说出‘铁血峰’的所在。

    墨某清了清嗓子,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见周围旁边没什么人路过,然后神神秘秘的说到

    “此去东面二十里,便是落花河,沿着河边向北一直走,或可找到一些答案。”

    “什么意思?”铁风一脸不爽的问到。

    “嘿嘿,不可说,不可说,到时你们便知了,既然已经答完,那小弟便先走一步了,记得两位答应我的事。”说罢,墨某便抽出了胳膊,拎着那招牌的铁棒子,匆匆忙忙的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有什么急事一样。

    待墨某背影消失,陆星柳对着铁风问到:“这家伙神神道道的,也不知说的话可信不可信。”

    “反正我们现在也不知道‘铁血峰’在哪里,不如便按照他说的地方走走看,也总比无头苍蝇一般徘徊着强些。”

    落花河是洛城旁边极美的去处,河中碧波荡漾,岸边枝叶扶苏,花香怡人,有道是“千里莺啼绿映红”大抵便是如此了。远远的两个碧人儿朝着河边缓缓的走来,正是铁风与陆星柳。老话说“人靠衣妆”当真不假,平日里陆星柳总是嫌铁风有些不修边幅,因此出发前还细心的给他置办了些服饰。此时的铁风着一身青色的束身劲装,搭配着整齐梳理的黑发,在阳光下颇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意思。略有些狂放的剑眉加上腰间负的长剑,更是平添了一丝狂野的气质,一路走来看的不少怀春的少女频频回望。

    而陆星柳自己,则着了一身淡雅的素纱长裙,盖住了要比同龄人火辣许多的娇翘身材,左手提了一把油纸伞,右手随意的搭在了柳腰间。头发松松的挽了个髻,一只淡粉的髻花倒插与于上,白净的脸上稍施粉黛,朱唇不点即红,整个人看上去好似一个出了水的莲花一般,一笑一颦间,常常让看的铁风出了神。

    走到了河畔边,陆星柳看着周遭的美景,用自己勉强能听见的声音喃喃道:“落花畔,难道说的就是这落花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