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没反应?”

    见陆星柳丝毫不动,铁风舒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却是更加纠结了起来,暗想道:“嘶..她要是现在醒了,我还能说是无意中甩过去的,但是若一直放到明天早上,到时候却显得更加尴尬了...既然她睡得死,不如我直接拿过来就好了”想到这,铁风便蹑手蹑脚的蹭步过去。(书屋 shu05.com)

    陆星柳虽然在熟睡,但毕竟和男子同室,因此虽是盛夏,却严严实实的穿了两三层。

    铁风的手指距离那蜡烛不足两寸的时候,心下一喜,急急向前又探了半分。不想在马上抓到的时候,陆星柳却不知是因为天气热还是怎的,兀的挪了下身子,右手一摆,惊得铁风连忙使出个“大鹏展翅”,千钧一发的闪过了这一下,立了半晌一动不敢动,浑身寒毛直立。而那半截蜡烛,经这么一震,却又往下滑了几分,卡在了第一个衣扣处。

    “这...”看到这般情景,铁风顿时脸都有些泛绿。

    “这特么可是更解释不清了”

    过了一会,凝了凝神,觉得这么放着实在是不妥,索性再次欺身上去,屏住呼吸,更加小心的...

    轻手轻脚的...

    解开了陆星柳的第一个扣子。

    本以为终于要松了一口气,不想天却不遂人愿。

    铁风双手只顾着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半点震动和声音,却忽略的那个蜡烛的重量,和极易滑落的形状。

    之前蜡烛是横躺在陆星柳脖颈处,此时却是转了个身,夹在要巧不巧的夹在了双峰之间,这使得铁风又惊又恐,暗暗自责,为何自己的手脚能如此之笨。

    看了看少女的脸庞,精致而温雅,睡得也很香甜,铁风定了神,暗暗想着:“反正她内里还有衣物,我就当帮她散散热好了。”也不管自己想的是否合理,心下一横,便欲再去解开一扣。

    又一次小心翼翼。

    又一次轻手轻脚。

    “这次绝对不会再让那蜡烛滑下去了!”铁风暗想

    当手刚和第二个衣扣接触时,却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在干嘛呢?”

    听到这么一声,吓得铁风的魂儿也要飞了出来,手下一抖,竟直接的把少女的外衣扯开了三四个衣扣,虽然内里还有保护,但不免也露出的不少的雪白。

    盯着少女那似乎即将要喷出火来的双眼,铁风只觉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成,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起来去,颤颤巍巍的说:“我说我是为了拿蜡烛...你会相信么?”

    千古星稀月明,屋外清风依旧。

    而屋内,一个怒目圆瞪的少女,和一只瘫倒在地“熊猫”,同时在喘着粗气。

    铁风揉了揉自己的熊猫眼,嘴角一抽,暗叹:“这小妮子下手是丝毫不留情啊。”但此时这话他却是不敢说出口的,看着眼前依然怒目冷面的少女,总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这紧张的氛围,可刚张了口,又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好,只好长叹一口气。

    正在此时,却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马蹄声,铁风心里暗暗数着:“五匹,六匹..八匹马”刚刚数定,便听得门外一声大喊:“屋里的人都给我出来!”这一声气力十足,却有些嘶哑,‘出’字还故意加大了些音量,使得整句话都透出了丝丝匪气。

    “过位爷,不知深夜来访,有神么事情辣?”白发老人听了这声大吼,第一时间便快步的走了出来,战战巍巍的说到

    “你们两个老家伙,有没有见过一个三十多岁穿着白衣的男人,腹部还受了伤的”前首一人举着灯笼,大声的问到,而铁风对着一旁陆星柳摆了一个‘嘘’的手势,弓身探出,躲在了大门后,紧握铁剑于身前,警惕的听着,保持一个随时能救援到老人的距离。

    “我门两人木有见过神么白衣蓝银啊,若是见过绝不敢隐瞒啊,过位爷..”老人说到

    似乎听着老人的口音实在别扭,为首的黑衣人也不想多做交谈,便扭转马头,重重挥了一鞭子,对着身后人喊到:“走!”

    ‘小伙字,受了惊了八”老人进了门,看到上来搀扶自己的铁风和陆星柳说到:“在我们这儿啊,折种四情经常会有,习惯了便好了”说罢,拉着老婆婆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哎呦,小伙字,看来你磨有碎好啊,则么大的灰眼圈呢?”点了盏烛灯,老人隐隐看到铁风右眼似乎和昨天不同,问到。

    “没有,没有,我天生自带黑眼圈,呵哈”铁风尴尬的笑了声,把烛灯朝着旁边挪了挪,问到:“这里是洛城的辖地,那为何洛城的执法者不前去剿灭他们呢?”

    “其实执法者一直便想剿灭这伙人,还是我们央求着把他们留下来的...”似乎觉得老爷子说话不利索,一旁的老婆婆抢先答道

    听到这个答案,铁陆两人都是一惊,少女忙问到:“这又是为什么?”

    “其实啊,这旁边荡山之上,自古便匪人不断,扰的周遭居民叫苦不迭啊,过去那些官儿啊兵啊的,也来剿灭过无数次。”老婆婆喝了口水,缓缓说到:“但这世道,有纷争就有不公,不公的多了,心理脆弱些的便要落草为寇了,而这荡山地势险要,自然成了草寇的好去处。来来来,你们也喝口水,别光直愣愣的盯着老婆子我讲。”说罢,捅了捅旁边的老爷子,使了使眼色。

    “过去的匪冦啊,来到山下村落,是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啊,弄得是天怒人怨,我们也不似你们这些江湖小子,手底下有几分功夫,匪冦一来,任哭爹喊娘也是徒劳的,村子里的大姑娘也被糟蹋了好多个。而这一伙匪冦,大约是十多年前落在这边的,当时便是你口中那些执法者剿灭了上一伙的还没过几年。这伙人那,平日里也是要下山来抢些银子猪羊什么的,用他们的话说叫‘收取供奉’”说罢,婆婆抿了一口水,似是有点烫,吸了一口气便放下了,狠狠的瞪了旁边的白发老人一眼,接着又继续说到。

    “但相比前几伙人呢,已经是好的太多了。一来呢,他们不动村里的老弱妇孺,我们好歹也是能有个安生。二来呢,也不会天天就喊打喊杀,搞得村子里心惊肉跳的。因此执法者来到我们村子打探的时候,我们全村人便给这伙匪冦求起了情,反正这伙没了下伙还是要来,不如便选个稍微‘和善’一点的养着便是了,我们经历了这么久,凡事也都看得开了...”老婆婆说罢,便用手朝着旁边的老爷子满是褶皱的裤子上拍打了起来,嘴里还叨叨的念着“这么一把年纪,也不知道自己打理打理,有外人来了还是这般,羞也不羞。”

    听了婆婆的话,陆星柳默默的点了点头,而一旁的铁风却沉默了起来,暗自想着,天下匪人不绝,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实力不够,若实力强悍,这般匪冦之流只需来多少便除多少就是了,有哪里会有这些个忌讳,像这般被抢的村民为抢劫的匪人求情,真是大大的讽刺了。

    “现在时候还早,你们小两口要是累了就回去歇息着吧,我得把这老头子的裤子给弄一弄,这么多年了岁数见长,本事却不见长...”婆婆对着两人招呼了一下,便继续对着白发老人的裤腿拍打了起来。而白发老人略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两个人笑了笑。

    “我们不是..”陆星柳话说了一半,心里琢磨:“如果我这时候说我们不是小两口,这位婆婆恐怕得对我们的关系问个不停了,到时不免尴尬。”于是便将剩下三个字咽了回去,静静的回了房间了。

    “你要敢碰这床一下,我就扒了你的皮!”

    陆星柳留下了一句狠话,便用被子将自己紧紧的盖住了,只剩下手足无措的铁风,揉着自己的熊猫眼,过了半夜。

    随着日头再次升起,也和屋里的两位老者道了别,虽说接触的不久,却给二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两人出门便一直朝北走,自从出了那村落,便再也无人烟了,两人想求一马却不可得,只得徒步前进。一路上高头烈日,但周遭只有些杜鹃、沙地柏等矮小灌木,好看是好看,但却丝毫遮不住阳光,铁风老早就被浸透了衣服,而陆星柳右手撑着吧油纸伞,鬓角也时汗津津的,时不时便要取出手帕擦拭一番。

    铁风心中暗骂了那墨某无数遍“这狗胖子给老子指的什么破路!”

    一直走了约六七里,终于到了一个小溪旁。

    少女用清凉的溪水冲了把脸,又仔细的取出一块淡黄色手帕仔仔细细的把水擦了干净。

    而铁风则是挽起裤腿,没心没肺的踏起了水来。

    “喂,人家在这洗脸喝水,你把脚放进去,恶心不恶心!”看着铁风赤着脚在水里走来走去的,少女顿时怒目圆瞪。

    “陆大小姐,你那是上游,我这是下游,就算我在这洗个澡搓个脚也不会妨碍到你那里的。”铁风闻言兀自不改,边踏水边说道。

    “那怎地我这里水都闻着有些怪味,一定是你脚太臭了,逆着水飘了上来。”

    “这野外溪流里的水自然是比不上洛城的井水了,味道自然也有些区别。”虽然嘴上这么说,铁风还是捧起了一抔水闻了闻。

    “这是...”

    “恩哼?”看到铁风一闻之下便紧皱的眉头,少女不禁也得意了几分。

    “...血的味道!”

    “什么?!”听到铁风这么一说,惊的陆星柳手帕都差点掉进了溪流中。

    “在这溪水没有一点颜色,却有股血腥味,想来是上游有人或兽受了伤还没多久。”看了看流下来的清澈溪水,铁风说到:“我们去看看吧。”

    “恩”

    两人走了半里,便看到溪水呈了浅红色,连忙加紧了些脚步。

    在往上半里,便看到了一阵极为凌乱的脚印,前方不远处就是五具死状凄惨的尸体,有的侧倚于木石目不能瞑,有的浸于溪水鲜血如注,有的呈大字朝天一脸惊异,各不相同。要说唯一的共同点,便是每人身上的细密伤痕,和清一色的黑色劲装了。

    陆星柳看了这般景象,别过了头去,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虽说这些日子经历了诸多,但少女对着这血腥场面却还是没有一丝抵抗力,每次见到都不免一阵犯呕。

    “身上还有温度,应该死了不会很久”铁风抹了抹几个黑衣人的手腕,喃喃的说到

    “他们好像就是昨天晚上我们见到那八个人其中的五个。”陆星柳掩着脸,微微瞥了下溪水里的黑衣尸体说到。

    “他们一身黑衣又蒙着脸,你是怎么知道的?”铁风好奇的问到

    “从鞋子看出来的”陆星柳说到:“昨天在灯光下我看到。有一个黑衣人鞋子上金丝绣了只苍鹰,我当时还惊奇来着,便是那个头扎入溪水的那人穿的了。”

    “这你竟然都能注意的到?!”

    铁风走近看了看那只金丝鹰,虽然不大,却绣的极为精致,半天线头都没有,好似那鞋子上自带的一般,一副展翅欲飞的样子,显然是请了能工巧匠,花了不少心血才绣成的。

    “难不CD和你一样粗心?这几个人都没了气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快点离开这里吧。”闻着这里的血腥气味,陆星柳浑身都不舒服,转身便要走。

    看到几个人的伤口,铁风暗自惊异,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被谁杀的,颈腕胸口都中了好几剑,每一剑刺的稍深便能要了他们的性命,但这出手之人却像是使不出力一般,关键时刻都没刺下去,因此这些黑衣人才中了这么多剑才死。不过若是如陆星柳所说是昨天那八个匪人的话,倒也不值得同情了。

    “你先过去一些,等我一下就来,嘿嘿。”说罢,铁风对着几个黑衣人的尸体翻淘了起来。

    陆星柳疑惑的看了眼铁风,便捂着鼻子走开了,离开了数十步,方才舒了一口气。

    “我来喽,哈哈”

    翻淘了一阵子,铁风将几个沉甸甸口袋悄悄的装了起来,自然是他们五人身上的财物了,此时我不取,也自有他人取,铁风此时却是拿的心安理得。

    “你刚才在翻什么?”看到铁风那一脸陶醉的表情,陆星柳疑惑问到

    “嘿嘿,以后你就知道了。”铁风神秘的说到

    “切,瞧你那德行,肯定是没什么好事,赶紧走,这里好难闻”陆星柳说到

    两人向前走了不足百步,便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道:

    “前面的可是陆姑娘和铁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