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回头,只见到两个气宇轩啊的青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左首一人既高又壮,方脸圆眼,浓浓的眉毛颇有些叛逆的稍稍向上扬起,生的一副门神相,离老远便给人一副不好惹的感觉。(书=-屋*0小-}说-+网)右首一人身材就匀称了许多,五官清秀,皮肤比寻常男子要白皙不少,脸上挂着温和有礼的微笑,翩翩然好似个儒雅书生一般,之前的那一声,便是他发出的。两人腰间各佩着一把长剑,剑鞘上雕着龙纹虎符,很是精致。身穿的是同一般的白色绣袍,每人左袖处金丝绣了一条青龙,利爪尖牙,栩栩如生。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的?”看到这两人缓缓走近,铁风大大咧咧的问到。虽说言语之间显得毫不在乎,但内心还是隐隐警惕了一些,毕竟这荒山野岭之中突兀的叫出自己二人姓名,怎么想都有些奇怪。

    右首的儒雅青年在距离铁风十余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从怀中掏出了个上面写着一个“洛”字的银铸令牌,在二人面前展示了一下,拱手说到:“铁少侠,在下法名‘麻裳’,我们是洛城的执法者,。”

    “我叫幺四”

    听了两人自报家门,铁风却是觉得有一些好笑,便说道:“执法者难不CD是道士出身,怎么还都用上法名了?”

    “铁少侠,我们因为任务性质的原因,不免要常常得罪一些人,为了避免家人朋友遭到不测之灾,因此平时从不以真名示人,还请少侠见谅。”名为麻裳的青年客客气气的回答到。

    “那两位找来此处,不知何事呢?”旁边的陆星柳发话了,自小便长在洛城的她,自然识得洛城执法者的服装与令牌。

    “我们是为令尊之事来的。”儒雅青年答道

    听到这句话,整个空气都凝重了几分,这几乎是铁风和陆星柳此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了,却不想从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人口中说了出来,怎能不让人惊奇。

    “你们知道我爹爹的事情?”陆星柳抢前了两步问到

    “陆大侠之事全城都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又怎么可能不知...”

    听了这个回答,铁风双眼一凝,问到:“陆家刚出事的时候你们便知道了是吧?”

    “是的,三个月前,陆家刚刚搬走的时候,我们便有所察觉了”

    铁风看了看周遭的茵茵绿草,似锦繁花,只觉得眼前之人虽说的痛快,但总觉得有几分怪异,转头看向一旁那人高马大的“幺四”,只觉这股怪异更甚,但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清楚,索性闭口不言,等着他继续的讲下去。

    “后来一伙人,竟嚣张的守着陆府,我们便知此事并不简单,和那些黑衣人交战了数场,却只换来了几堆焦炭,城中谣言四起,皆说陆家犯了恶鬼,但也因此,也无人敢踏入陆家,这谣言能使洛城百姓不至于随意踏入陆家,徒增伤亡,因此我们才未出面澄清,只是暗中守着这伙黑衣人,看他们到底是何处势力,想来此作甚。”

    铁风听了这好一大段话,觉得解释的倒也算合理,但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直到前几日,铁少侠与陆姑娘踏入陆家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了他们真正的意图。”麻裳顿了顿,说道:“你们与那两人交战的同时,其实那府中还有另外两名黑衣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陆姑娘身上,我们趁机一举制服,至此,才算是知道了这伙人的身份,与来次的意图。”

    铁风闻言暗想:这话倒是不假,当日我感觉到的杀气的确不止两股,因为后来晕了过去,却一直忘了有这档子事。

    “那这伙人是谁,他们意图又是什么?”

    陆星柳听了那麻裳的话,正说到她心中一直以来的问题,连忙问道

    “咳咳,因为这点是我们执法堂的秘密,暂且还不能告知两位,但他们的目的之一,却是抓走陆姑娘。”麻裳略有些歉意的说道

    “什么话都不能说,合着是吊我们胃口来了?陆姑娘,咱们走吧,听他老是这般文绉绉的说话,小爷我不习惯。”铁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转身便想走。

    陆星柳一旁看他觉得有些奇怪,不知他为何好似对眼前这两个执法者充满敌意一般,对着两人略施一礼,也转身跟了上去。

    “等等。”这时候,一直未发一言的幺四说话了,见铁风要走,大声叫到:“你可以走,陆姑娘要留下来,她的安危,必须我们来保护,以免遭到匪人所害!”

    铁风闻言,学作麻裳的样子“儒雅”一笑,便继续牵着陆星柳头也不再回的继续去了。

    见铁风对自己的话毫不搭理,幺四心下恼怒,几跃之间,便抢在了铁风的面前,沉声说到:“你莫非要妨碍执法者不成?”

    “呦呵,自己也知道没理,便搬出这么一顶大帽子压过来,不过小爷却是不怕。”铁风微笑道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闻言,那名为幺四的男子“刷”的一声拔出了佩剑。

    两人光眼神的交锋,使得空气中却已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儿。

    “幺四!”

    在佩剑即将准备刺出的时候,麻裳几步跃了上来,将他拦了下,摇了摇头说到:“不要冲动。”

    “哼!”看着眼前的麻裳,幺四犹豫了一下,“啪”的一声重重的将佩剑收回了剑鞘,面色不善的盯着眼前这个敢主动挑衅执法者的小子。

    麻裳转头对着铁风拱了拱手,说到:“抱歉铁少侠,我这位兄弟脾气有些暴躁,但我们并没有恶意...”

    “我不会让你们带走她的。”铁风冷冷的说到,不由分说的一把将身旁的陆星柳搂在了怀里。

    感觉到突如其来的浓厚男子气息,少女本能的便欲挣扎开来。但抬头看了看铁风面对两个执法者却毫不退让的坚毅表情,象征性的轻锤了一下铁风的胸口,便听之任之了,只是一抹红晕悄悄的爬上了娇俏的脸庞。

    “像之前陆家藏着的那般黑衣人,我这位幺四兄弟不出三招便可以将他斩杀。”麻裳顿了顿,缓缓的说到:“因此,跟着我们去,陆姑娘的安全问题,铁少侠你大可不必操心...”说完,平静的看着铁风,双眼古井无波,不露一丝情感。

    “两个一起,还是一个一个来?”听到麻裳那看似劝说实则威胁的话语,铁风不想多言,反正已经不能靠言语解决,不如以剑相问。

    “唉”麻裳摇了摇头,缓缓的背过了身去。

    “小子,莫说我们没给过你机会,阻碍执法者是重罪,我有权将你就地斩杀。”幺四朗声的说到,再次抽出了佩剑,对准了铁风。

    “柳儿,你去旁边一些。”

    “可是...”见铁风要和幺四动手,陆星柳有些担心,第一次应了这有些亲昵的称呼。

    “没什么的,放心,我解决了这个光会吠不会咬的畜生,我们就走。”

    “你说谁光会吠不会咬?”听了铁风的话,幺四怒目圆瞪。

    “请问执法者大人,您会咬人么?”

    “自然不会。”

    “那你吠了这么久,还不会咬,我说的是谁自然一目了然了。”

    幺四平日里直来直往,没有麻裳那么多心思,因此几句话便被铁风带进了坑,想通之后顿时青筋暴起,整个人犹如一口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手指节都捏的咯吱咯吱响。

    “好,好,好,当面辱骂执法者,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幺四恨恨的说到,那声音似乎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一般,听着都有几分阴森。

    “三招,我必斩了你”幺四剑过头顶,摆出了一副开合极大的起手式

    铁风瞥了眼幺四的身位,估摸着眼前的青年多半要使出以“劈”或“斩”起式的招数,因此将剑尖对准下三位,手腕却微微上扬,随时准备上迎,然后便轻松惬意的看着一脸横肉的幺四。

    看到铁风这般风轻云淡的表现,幺四怒火更甚。只见青光一闪,手头的长剑便重重的对着铁风顶门直斩而去,这一剑四平八稳,不加任何变数,果然如铁风预料一般。

    武功高低本不易判别,但铁风能感觉到,这一剑的速度与威势,却明显的强过了之前陆家遇到的黑衣人太多了,顿时便对麻裳说的‘不出三招便可以将那黑衣人斩杀’信了八分。

    但和前日黑衣人不同的是,这位“幺四”走的是大开大合的路子,这正对了铁风的胃口,一直以来,论到拼力量,铁风对自己的信心还是极足的,因此看着这一剑击来,不慌不忙抬手便是山河七断的一式“星辰断”,至下到上不过三四尺的挥剑空间,却发出了“呼”的一声破风响,随后两剑相击,嗡嗡作声,余音不绝。

    一震之下,两人各退了几步,谁也没讨得什么便宜。

    定住了身形,铁风瞥了一眼抖动不已的长剑,略微有一丝惊讶,除了铁无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和自己全力一剑拼成势均力敌的人。

    而幺四则是惊诧不已了,他武功本就以势大力沉著称,这当头一剑几乎是全力所为,不为伤敌,只为利用对手抵挡后的一瞬麻痹,使出剩余七八式后手。却不想铁风并不是单纯的架挡,而是也使得一股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巨力直接迎了上来,两剑一交虎口剧震,只能匆匆退出几步,却再也用不出半式后手,这一招便算得是使完了。想到自己刚刚才夸下海口的三招必斩,幺四不由得面色铁青。

    “就这实力竟也胡吹大话的说什么三招,真是让人笑掉牙齿了,哈哈。”看到大汉脸色不善,铁风戏谑的说到

    “霍”

    随着一声大吼,几乎和刚才方位速度一模一样的一剑,再次对着铁风的面门劈来。

    这一剑出,铁风也微微的犹疑,上一招虽说挡了下来,但也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此刻手臂还有些酸麻无力。但若后撤不挡这一剑的话,却要顿时的失了势,后续便要被动许多,想到这里,咬了咬牙,再次使出同一式“星辰断”顶了上去。两剑再次相交,又是“嗡”的一声,两人也犹如回放一般,再次后退跃了开来。

    剑本是轻灵的兵刃,打的便是一个变化灵动,似他们这般一击是一击的打法,浑然没有半点剑招的潇洒诗意,倒像是两个蛮人拿着棒子“咣咣”硬干一样,只不过这两个“蛮子”,此刻也都不大好受。

    一跃之后,两人便犹如照镜子一样,竟纷纷把剑换做左手。这一幕使得微微一瞥的麻裳都惊疑不已,常用右手的剑客,若换作左手,不仅力道大打折扣,甚至有些明明很熟练的剑招,使出来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便会走了形,两者这么一叠加,本身五成的实力都未必发挥得出来。因此若不是实在不便,没有几人会做出这种选择的。而此刻铁风和幺四却同时换了左手,想来刚才那两次对碰要比在旁看起来要沉重的许多了。

    “这一剑,还给你。”两人刚握定剑柄不足半秒,这次铁风却先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