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人的表现,铁风和陆星柳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的便是一句话。

    [你们见过了那酒鬼没有?]

    之前陆星柳还想着,酒鬼未必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此刻眼前这人,当真是除了酒鬼两字,再想不出什么贴切的词语了。

    “啊哈,大叔说笑了。”铁风略有些尴尬的看了下眼前的满是酒味的男子。

    “你喝不喝?”灰袍男子对着铁风举过葫芦,有些醉眼朦胧的问到

    “不了。”闻到那传来的极重的呛人味道,铁风摇了摇头说到。

    “你若喝光了它,我便放了她。”灰袍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铁风。

    看着眼前的一壶烈酒,铁风嘴角抽了抽,饶是一向聪明的他,此刻却是犹疑不决,暗自纳罕:“这家伙神色泰然自若,也不知道单纯是因为醉了还是因为手底功夫硬,现在我这手臂还是有些酸麻,还是先观察一下为好。但他这人似醉非醉说话又半真半假的,也不知到底是想做什么,可这酒...我是喝还是不喝?”

    犹豫了半晌,还是缓缓接过了酒壶,铁风手臂没有灰袍男子那么长,只得双手将那一头宽的葫芦其搂在了怀里,看起来倒像个贪杯的猴王一样。一旁陆星柳看着铁风这有些滑稽的造型,不由得“咯咯”的笑了两声,随后看到灰袍男子缓缓瞥过来的含威眼神,便识趣的闭上嘴了。

    “喝!”灰袍男子叫到。

    “轱辘,轱辘....咳咳咳咳。”

    两口下去,脸色通红,甚至都有些肿胀了。

    铁风只感嘴中喝的不是酒,而是一团火焰一般,辣的喉咙的生疼,待第三口入嘴的时候,再也受不住,竟一口喷了出来,这一喷不要紧,眼前的灰袍男子却如同被春雨浇过的老树一般,整个头脸都是水汪汪的,极为均匀,看的一旁的陆星柳连连蹙眉。

    “哈哈”被喷的一脸的灰袍男子却丝毫不着恼,仰天大笑了两声,一把夺过了铁风手中的葫芦,自顾自“轱辘轱辘”的豪饮了起来,只留下铁风陆星柳两人面面相觑。

    “小妮子,走吧!”几大口下肚,灰袍男子随意的招了几下手,对着陆星柳喊到

    “大叔,你是不是醉了,怎么也学起那两个贼人来了。”铁风揉了揉还有点微晕的脑袋,说到

    “哼,便是天下人都醉了,老子也不能醉,你没能喝光我的酒,她便要跟我走,咱们之前约好的不是。”灰袍男子说到

    铁风心下想着:“眼前这家伙说话真是有些颠七倒八的,一直就是他自顾自的臆想,谁又和他约好什么的了。但现在既和他辨不清,打又心里有些没底,也只能暂且顺着他说下去了。”强挤出一丝笑容,问到:“大叔,你这是要带她去哪里啊?”

    “有人给了我酒钱,说要给她带去,但带到哪里,却有约在先,不足为你道了。”灰袍男子边说着,边将酒葫芦负了回去,缓缓转过了身子,背对两人刚刚站定,斜眼瞥了陆星柳说到:“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给你绑了走?”

    陆星柳看着这个眼前这个自信心简直要上了天的大叔,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铁风想着,此时若不应了眼前这位怪人,恐怕当真会将陆星柳绑了去,不如暂且顺应了这个家伙,等我手臂恢复了些再做打算。于是对少女使了个眼色,轻轻点了点头。

    “哼哈,小妮子还算懂事...咦?你小子也跟上来干嘛?”看到同时跟了上来的铁风,灰袍男子问到

    “大叔只是应了那人要带她过去,并且不说在什么地方,可明确曾应了说不许人跟着了?”铁风问到

    大凡有人做些暗地里的生意,多是会提“不要告诉别人我的位置”或者“不要透露出我的行踪”,言外之意呢,其实也是说要隐蔽的来见,大家心里能明白就够了。但不让人跟着这件事几乎是每个江湖人的常识,谁也不会没事的把后背卖给别人,因此反而却没人单独提出来这个要求了。

    经铁风这么一问,灰袍男子略微想了想,慢悠悠的答道:“恩?...这点倒是没人专门说过。”

    “那便是了,我跟着你一起去,你也不算违了约,我也能...也能照顾一下她的起居,咱们皆大欢喜岂不是好。”铁风心里本来想到是“也能找机会开溜”,但这话铁定是不能说出口的,情急之下便改了口变成“照顾她的起居”,但这么一改却显得极为的怪异,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了。不仅陆星柳嗔怒不已,连眼前的灰袍男子,脸上都浮现了一抹“我懂我懂”的表情。

    “哈哈,你这话倒是也有趣的很,老子今天是来当绑匪的,却遇见你这么心思活跃的奇葩小子,你若有胆,便跟上来也无妨,哈哈。”说罢,便朝着前面大踏步的走了去了。

    “我们...怎么办?”看到灰袍男子似乎都没理会他们,自己就走了,陆星柳轻声的对铁风问到。

    “先跟上吧,越是这般不管不顾,说明他心里底气越足啊。”

    树荫下,草石旁,绑匪,人质,还有个....人质家属?总之,三人组成了一个极为奇怪的组合,就这样上路了。

    跟着打头的灰袍男子七拐八弯的走了五六里,铁风的手臂也渐渐的恢复了,手上有力气,心思便也活络了起来,对着一旁的陆星柳小声说到:“喂。”

    “你叫谁呢,喂喂喂的?”

    “嘘,小点声,这里就我们三,难不成我还能叫那个家伙不成。”说罢,铁风瞟了一眼前面十余步远的灰袍男子

    “你..以后叫我柳儿就是了,喂喂喂的多难听。”陆星柳细声细气的说着,随后一抹红晕涌了上来。

    “好,柳儿,我有个想法。”铁风却浑然没有感觉到少女的变化,只是继续轻声的说到,改口了之后,反而叫的顺嘴了许多。

    “什么想法?”陆星柳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铁风问到

    “一会我假装上去和他搭话,然后趁他不备的时候将他抱住,你抓紧这个机会一掌打晕了他,我们便能逃脱了。”铁风说到

    “可是...他好像对我们也没什么恶意的,这么给人家打倒了,会不会有点...”听了铁风的话,陆星柳心下还是有些犹豫

    “他虽然不一定有什么恶意,但若我们被他带到了悬赏抓我们的地方,那可就身不由己了,刚才你一直没出手,他也未必知道你会武功的,对你肯定警惕不强,我们这么一手,至少也有个七八分把握,到时候他晕了之后,给他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就是了。”铁风悄悄的说到,眼神时不时瞟一眼前面的灰袍男子,见他依然只是自顾自的饮一口酒,并没有察觉两人的交谈,心下稍定。

    陆星柳想了想,觉得铁风的话确实也有几分道理,虽说平日里她很不喜欢与人动手,但如今涉及到了自己的安危于寻找父母的进程,便轻轻的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大叔,咱们也走了这么久了,估计以后路也不短,我也不能总是一直大叔大叔的叫你吧。”铁风抢了几步跟了上来,自来熟的对着灰袍男子说到。

    “小子,你见过有绑匪会给你说自己名字的么?”灰袍男子瞥了一眼铁风说到

    “嘿嘿,大叔你行事不拘一格,自然这绑匪当的也与旁人不同了。”铁风笑了笑说到,心里想着,打晕他之前,也好歹知道自己打晕的是什么人才好。

    灰袍男子抹了抹自己极为扎手的胡须,说到:“老叫我大叔是显得老了点...恩..你就叫我...吴前辈把。”琢磨了半天,终于琢磨出了一个称呼

    听了这个回答,铁风不由得一脸的黑线,“前辈”向来是晚辈对德高望重长辈的尊称,蕴含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像这般强行要求别人称自己为“前辈”的,当真是他见过的第一遭,稍微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说到:“吴..前辈,咳咳....吴前辈,你这壶里到底装了多少酒啊,怎么见你喝了这么多,却也像不见少一样?”

    “哈哈,这葫芦可是大大的宝贝,看着不大,但发起威来,那洛城酒楼一窖子的酒,恐怕也不够它装的,哈哈。”说到这个葫芦,自称吴前辈的男子不禁有些得意。

    铁风心下暗自鄙夷:“这家伙胡吹大气的本事倒是不弱于老头了,洛城一窖子的酒,恐怕这葫芦来上三五十个都未必能装下,况且他竟然说这玩意‘看着不大’,莫不是以为我没见过葫芦不成。”脸上摆出一丝崇拜的表情,说到:“这葫芦竟然这么神奇,刚才没有看的仔细,能不再给我瞧瞧?”

    听了铁风的话,灰袍男子倒也没多想,一把便把葫芦递了过来,说到:“拿去,也让你小子开开眼,只要别惊的咬了舌头就成。”

    看到眼前的葫芦,铁风并急于不伸手去接,只是暗暗的腿下运力,待一会接触到葫芦的一瞬间,便欺身上前将这灰袍男子紧紧搂住。

    当铁风右手刚刚碰到葫芦正准备使力的一瞬,却有一个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前面的可是铁少侠,与陆姑娘?”

    听到这个声音,铁风收回了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两个白色人影缓缓的走了过来。

    离近了一看,铁风却是嘴角不禁的抽了抽,这两人的装束和之前的“麻裳”和“幺四”完全同一款式,连神态气色都有几分相像,还不待两人发话,铁风便很臭屁的举起的胳膊,嘹亮的打了个指响,抢先说到。

    “不要说话。”

    “我猜你们下一步,要举出个银牌子,说你们是洛城的执法者对不对?”铁风用一种老巫师般的眼神,眯缝着眼睛看着眼前两人。

    “呃..”两人一愣,也不知眼前这个似乎恶鬼上了身的少年是什么情况。

    “然后,你们便要报出你们的法号,因为你们常常得罪人,不能以真名示人对不对。”铁风用一种很神秘的语气,幽幽的说到

    “这个...”听了铁风的话,两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疑惑与不解。

    “然后,你们便要说是为了陆大侠的事情而来,要带走柳儿保护她的安全对不对?”

    “呃,不知道铁少侠怎知...”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铁风打断到。

    “这...”两人相顾了一眼,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般情况,正待在开口时,却瞧见了一生都难以忘怀的诡异的一幕。全世界忽然间都摇晃了起来,而他们竟然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这个身体脖子上却是空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