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做到的??”听到了轻轻了一缕刀入鞘的声音,铁风惊异的看着眼前的灰袍男子,刚才似乎他只是手臂抖了一抖,眨眼之间那两人竟然全部身首分离了,甚至至死都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灰袍男子若无其事的瞥了一眼地下的两具尸体,还装模作样的往旁边蹭了蹭,缓缓的说到:“小子,你观察推理能力是不错,但常识却大大的不够了。”

    “恩?”铁风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哼哼,你们平日里看到的执法者,确是身着这般装束不假,但出门执行任务时,也穿着这般醒目招摇的一身,甚至还大模大样来的打招呼,莫不是以为天下的匪冦都是蠢牛木马么?”说罢,又豪饮了一大口酒,继续说到:“执法者若当真要保护那小妮子,也都是在暗中进行,不会让你们有丝毫察觉,穿着嘛,也会怎么低调怎么来,就像老子这样。”说罢,还拍了拍自己胸口,意味深长的看了铁风一眼:“没准老子便是执法者,那也说不准,哈哈哈哈。”

    听了这番话,铁风想了想,确实是有几分道理,以前自己实是把这个世界看的简单了些。但若说眼前这家伙是执法者,铁风却是半分也不信的,若执法者是这般样子,且不说天下还有没有宁日,光是这酒水的消耗,怕执法堂也要供不起了。但经此一折腾,铁风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出手,就那拔刀收刀简单的一招,便使他完全打消了想和这个灰袍男子正面抗衡的想法了。

    正在铁风思考和庆幸的时候,灰袍男子却用刀鞘拨弄了几下那两具尸体,过不一会,便掉落出一个写着“洛”字的令牌来,和之前的并无两样。

    看到这个令牌,灰袍男子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洛城可能有好戏看了呢...”

    正当铁风领着陆星柳在一旁稍作休息的时候,一个粗犷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

    “走,回去。”

    “去哪里?”

    “洛城!”

    就刚刚那么五六里路,这灰袍男子可谓是行的全凭喜好,甚至因为哪边鸟鸣的欢了些便可换条岔路走,这随意而为的性格,铁风一路下来早已经多有领教,因此此时都懒得问原因了,反正技不如人,只得应着。心里唯一的想法便是能找得几匹马代步,也好过这么如苦行僧般的赶路。

    似乎老天这次终于被两人这几天的凄苦遭遇打动了,几人朝着洛城方向刚行得不远,便看到那两个白衣人留下的两匹黄鬃马,耳大鼻小,头低股瘦,虽不是什么千里良驹,但此时在铁风和陆星柳的眼里却绝对是大大的宝贝了。铁风和陆星柳和乘一骑,灰袍男子自己乘了一骑,三人便就这样风风火火的又奔赴向了洛城,直到黄昏,终于又看到了那宏伟的城门。

    洛城芸翠楼,算是整个洛城消费最高的几个去处之一了,富庶些的人家也不过数月来一次,隔三差五便能来的,多是一些商贾之人请客做场子,或者是地主家的败家儿子了,而铁风,显然是被店家当做了后者。

    “客官这边请,呦,铁爷又来了,荣幸荣幸,几位这次想点些什么?”自从洛城花水宴散了之后,店子的生意要淡了许多,虽不至门可罗雀,却也不似前几日的座无虚席了,这伙店家见一下子来了三个风尘仆仆的客人,连忙上去热情相迎。

    “你怎的知道我姓铁的?”听到店家的称呼,铁风不禁暗自称奇。

    “前些日子铁爷来咱们这自己说的不是,小的看您英气逼人的样子,一下子便记住了。来来来,三位先喝点茶。”店家不着痕迹的夸赞了几句,手上一边麻利的奉好了茶,不愧是洛城最大酒楼的伙计,言语之间让人感觉极其受用。

    “小二,那你可还记得我?”一旁的灰袍男子乐呵呵的说到

    “恩?...大大...大大大大侠,是是是..是您那,这回您说的那般喝酒法儿,小的可不敢再应了。”仔细看了一眼灰袍男子,一向机灵的小二竟然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一旁的铁风看着店家的反应,饶有兴趣的问到:“店家,这位大侠怎么你了?搞得你跟受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小二自觉有些失态,站定了对三人歉意的笑了笑,说到:“上次这位大侠进了店也并不急着点什么菜肴,只是把一大锭银子拍在桌面上说道‘这些银子拿去,让老子喝个够,可好?’我把那银子在手里掂了掂,少说也有六七十两。说来惭愧,当时我便想着,虽然店里没有这么收钱的先例,可一大坛子上好的窖酒,也不过区区二两银子,这位大侠就算喝到晚上闭店,总也不能一人喝下三四十坛,于是便应了下来。可没过得多一会,小的便肠子也悔得青了,这位大侠一开口,就如运河开了闸,洪水破了堤,不到一个时辰,就鲸吞虎饮的喝下了百余坛,喝完了肚子也不见半点鼓胀,就好似酒进了口便蒸发了一般,之后了打了几个饱嗝,便悠悠然的离开了。也因此自己回去被狠狠的批了一顿,还扣了半个月的工钱,怎能不记得真切,只是上回大侠...。

    见小二叨叨的说个没完,灰袍男子摆了摆手,道:“哈哈,你这小二说的倒也是实在,上回要不是老子这葫芦里酒喝完了,也不会喝你们这娘里娘气的花酒来,今天咱带着金主来了,必不会亏待你们。”又拍了拍自己的大酒葫芦,把菜单往旁边一推,说道:“把你们店里招牌菜都给我拿上来些就是,按照五人的分量捡。”

    听了灰袍男子的话,小二应了一声便利索的开始备菜去了。而铁风却不由得嘴角一抽,所谓的“金主”不用说便也知道是谁了。

    几人酒足饭饱,铁风本以为以这灰袍男子的性儿必然闲不下来,却不曾想还未等天色全黑,竟随意找了个客栈便安歇了下来。客栈位于洛城东北角,看上去很老旧,只有一层楼,有一种落魄人家的大宅子的既视感,门口两个散着些许霉味的粗木柱子直抵屋檐,柱间檐下挂着一块旧木匾,上面依稀能看见漆印的“如音客栈”四个飘逸大字,客栈门口则是立了一快木牌子,黄底黑字工工整整写了“今日有房”四个楷体字,木牌子上面还算干净,底座却是被几个大石重重的压着,也许是压的久了,下面的木头已经有些许的变形,想来这块牌子屹立的时间应该不短。

    也许是还没到投宿时间,三人进门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伙计,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好不香甜。

    而灰袍男子进店不发一言,只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到了伙计面前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在欣赏什么宝贝似的。过了半晌,缓缓的把手伸至身后,忽然把背负的大葫芦在桌子上突然重重一放,发出“当”的一声大响,震得桌子上的落尘都飘了起来。

    极静之间猛然间听到这么一下子,连从头到尾看着灰袍男子出手的铁风二人都不由得一惊,而正在熟睡的小伙计经这么一吓,更是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一伏一跳之间好像一只正在捕食的青蛙一般,嘴角未干的口水也拖成了长长的一个丝线,好似青蛙的舌头,在半空中打了个圈圈。

    看到伙计的狼狈相,灰袍男子则是仰天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笑声不仅爽朗豪放,而且极为悠长,就在那一脸惊骇的伙计眼中笑了接近半刻钟,才缓缓的停了下来,抄起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这才算是结束了。笑着对小伙计说到:“小伙子,刚刚睡的可好?”

    小伙计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变故中缓过神来,抹了抹嘴边的口水,木讷的点了点头,答道:“还...好,还好。”

    “好个屁,快去给老子备三个房间去!”灰袍男子喝到

    “好...我这就去。”听了灰袍男子的话,小伙计慌忙转便身行,刚走了三四步,又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了头来说到:“各位大爷,小店正院已经被人给订了去,几位只能住在别院了,不过别院一共只有两间房...不知三位能不能将就将就。”说罢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三人,饶是他见过各式各样人无数,竟一下也猜不出这几人的关系来,若说是师徒吧,两个少年人穿的还算光鲜,这为首的男子穿的似乎也太破烂了些。若说是公子哥儿与下人,那这下人气焰却也太嚣张了点。但毕竟客人的事情自己也不便问,只能把这份疑惑压在了心底。

    “不妨事,不妨事,带路。”灰袍男子随意的答道

    陆星柳听了这句话,却是心里一紧,暗自想到:“这地方只有两间房,一会得如何分配?一般来讲肯定是他们两个大男人一间,可此时那灰袍男子却是为了抓我而来的,他能放心我自己住一间房么?他这人行事无状的,如果硬要和我住一间那可怎么办?”转眼瞧了瞧旁边的铁风,见他却是神色淡然,似乎毫不担心此事一样,便欲开口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暗自思忖着:“如果那自称前辈的家伙如果一定要与我同住,我便以死相拼,绝对不能答应,却不知到时候铁风见了会怎样,会不会也要跟这家伙拼了命去?唉,枉你一直讨厌这些江湖争斗,怎么到了自己头上却生出这么多杀念来了。”浑浑噩噩的跟着几人走了几步,脑子却不由自主的又想着:“我这般抗拒和那灰袍男子同住,前日却为何又和这臭小子同处一室了?也许只是事出无奈吧..”一时间少女柔肠百结,也顾不得自己想的符不符合逻辑,便又心事重重的跟着几人向前走去了。

    “几位,这里便是了,东首那间大一些,西首那间小一些,不过哪间住个两人都是没问题的。”到了一个空旷的院落里,小伙计说到。

    院子虽说看着有些冷清,不过面积却不小,少说也有个六七丈的长宽,地下石子路面间隙渗出了点点青绿,屋子对面有四颗枯黄萎靡的橘子树,橘树正中间还有个几块大石搭成的一人多高的假山,想来过去这院子也是曾是个雅致的地方。

    “啊哈,银子你找那小子要就是了,老子得休息了。”灰袍男子还不待小二话说完,便径直的朝着东首的大房间走了过去,丢了一句话就进屋不见了。

    付好了银子,两人也进了房间,陆星柳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要是放在平时,在洛城这包罗万象的地方,和铁风挤在一屋子那是绝然不会答应的,而此刻与灰袍男子相较之下,便反倒觉得和铁风同住一室是极好的选择了。人有的时候便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谁又说得清楚呢。

    “一会我们直接出去,离开这里吧。”两个刚刚坐定,铁风便说道

    “现在?不等晚上天黑之后么?”听了铁风的话,陆星柳才想起来,现在距离灰袍男子有一定距离,又隔着几道门,确实是离开的好时候,不过那人的放心与淡定却总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所谓最危险的时候,便是最安全的时候,我们晚上逃跑,肯定是在那家伙的预料之中的,现在直接走,想来他却是料不到的。”

    听了铁风的话,陆星柳想了下也觉得有些道理,心里却暗自琢磨着:“这小子脑子明明这么灵光,为何偏偏与我一起的时候就像吃迷药一样呆呆傻傻的。”不过当下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两人刚出了客栈大门,便看到小伙计正在龇牙咧嘴的挪着“今日有房”木牌子下面压着的大石头,铁风冲他笑了笑,伸出了一只小拇指来。正当小二不明何意的时候,只见铁风蹲下用小指轻轻一拨,那大石便如自己活了一般,噔噔噔的滚了好几圈,才靠在了屋角停了下来。

    并不理会惊得嘴张的比拳头还大的小伙计,铁风从怀里掏出了几两碎银子,说到:“这些给你,帮小爷个忙,你去我们的房间呆着,时不时发出些动静来,到了天全黑了再出来”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我这就去”不管是眼前的怪力大侠,还是手里亮闪闪的银子,无不给小伙计带来了强大的动力,连忙应了下来,便认真的去做他的“差事”了。

    两人快步向前七拐八拐的走过了好几条街,见后面没人追赶,略微了放下了心来。当前面已经隐隐看到了洛城北门的时候,却被一声尖锐泼辣的声音吸引了注意。

    “这谁家的汉子,喝多了跑这里来躺着,满身酒气的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