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在一家小裁缝店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岁上下,身材极具诱惑穿着艳丽的女人,伸着兰花指指着地下正在叫嚷,在这大叫之下,过不多一会便围上来了数人,绕成稀稀疏疏的半个圆圈,窃窃私语着。(书^屋*小}说+网)

    “那不是裁缝店潘老板么?”

    “看来那裁缝店潘老板又招惹新男人了,啧啧啧。”

    “她平时不都找些年轻俊秀的么,怎么今日却是一个大叔?”

    “想必是年轻的玩的腻了,也想换换口味把,况且你看那大叔的壮实身材,想必那身下功夫绝对比那些小雉儿强多了。”

    “唉,这小娘儿的身材,那凸的,那翘的,每次都看见都让人心里痒的像猫爪似的,也不知啥时候也招呼我进去坐坐。”

    “就你?可得了吧,一没长相,二没身材,人家凭啥找你,别想那有的没的,咱俩赶紧加把劲,多搬几车砖,攒些银子,去思春阁耍耍。”

    “是也,是也,老哥赶紧走着!”

    铁风和陆星柳走近前了一看,地下平躺着一人,剑眉虎目,满嘴胡渣,一身灰袍,不是那个自称“吴前辈”的男子还能是谁。见了这般场景,铁风也知道就算再掩耳盗铃的跑走,也是于事无补了,索性便上前几步,乐呵呵的的将灰袍男子扶了起来,做出一副满脸关切的样子,说到:“吴大叔,怎么出来给您打个酒的功夫,您就睡这儿来了?”

    起了身的灰袍男子,一把把铁风推开,眯缝着眼睛说到:“你刚才叫我什么?”

    “吴..吴前辈,吴前辈,咳咳”

    这时,一旁裁缝店的潘老板扭着丰满的臀部,走近了两步,把手搭到了铁风的肩膀上,笑着说到:“这位俊秀的小哥,这是你家叔叔啊,没事没事,刚刚我说着玩的,你们若是喜欢这里,再躺会也是可以的”说罢,还向着铁风抛了个媚眼。

    铁风猛然间闻到一股扑鼻的香气,不禁的向后退了两步,看到眼前女人的傲人身材,心神微荡,不过转眼就缓了下来,客气的答道:“不必了,不必了,嘿,我家..我家前辈喝多了酒,这会儿还有事,就先不叨扰了。”说罢,便拉着陆星柳的手转身便走,至于那位看似醉的一塌糊涂的“吴前辈”,铁风却是丝毫不担心的。

    “哎呦,小俊哥儿,下回有空过来,我给你裁条合身的裤子,保准让你穿的舒爽的飞上了天..”走了十余步,那带着一丝魅惑的声音再次远远传来,铁风听的老脸一红,连忙加紧了些脚步,只想赶紧离开这地方。

    到了客栈房间的门口,铁风和陆星柳却完全呆住了,只听见房间传来了极为...不可描述的声音。

    “啊...恩...啊啊啊...啊!”

    那声音似痛苦,又似享受,还分了男女两个声调,断断续续,却极为真切。少女听到这个声音,脸上仿佛着了火一般,虽然自己也并不清楚这声音到底是什么,但每当传到耳朵里,总有一种靡靡之意。

    而一旁铁风却是一大脚便踹开了房门,房门开启的一刻,全世界似乎都安静了。

    只见房里只有一人,正是那客栈的小伙计,此时正端坐在椅子上,一脸陶醉,嘴半闭半张,上下唇间还果着自己两根手指,瞪着眼睛直愣愣的望着铁风二人。

    “卧槽,你在这干嘛呢?!?!”看到这般景象,铁风没好气的叫道,用一种仿佛看变态的眼神看着这个小伙计。

    “大..大大大侠,您不是说让我...”

    “你能不能先把那俩破手指头拿出来再说话?!?!”

    “咳咳,大侠,我是照您的吩咐,在房间里呆着,并且发出些声音啊。”

    “你大爷的,我让你发出些声音,谁让你自己在这唱双簧似的表演了?!还演的那么...小爷我有这么快么?!?”铁风几步抢了过去,朝着小伙计便作势要打,待手距离头不到三寸的时候停了下来,给小伙计吓得捂着脑袋紧紧的闭住了双眼。

    感觉眼前少年的手并没有真的落下来,小伙计眯缝着眼睛,向后蹭了蹭,说到:“大大..大侠,我看您二位拿着行李,匆匆忙忙便离开,又吩咐我在房间里发出声音,我...我就想着,您肯定是想让那边的大爷。”说罢,还伸手向东边的房间指了指“想让他觉得你们还在房间,小的就琢磨了,万一...万一他进了房间肯定要漏了陷,为了防止他进来,小的便学着平时来的男女客人发出的动静,学了几声...”

    “学你个头啊学,你这么聪明你怎么不去衙门当差去?!赶紧给我滚出去,别让小爷在看见你!”

    “好好好..小的这就滚..这就滚。”

    待伙计走后,铁风便把刚才他坐的凳子挪去了一边,一想到那莺莺靡靡的声音竟然是这看似老老实实的小伙计一人发出来的,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屁股坐到床头,长长的舒一口气。

    陆星柳听着之前对话的“有这么快么”“男女客人发出的声音”之类的话,并不是很懂,刚想问铁风是什么意思,话刚到嘴边,又不知怎地隐隐觉得有些说不出口,便坐在铁风一旁,闭口不语,想着此刻的境遇,过了一会,不由得有些出神。

    铁风正是血气旺盛的年纪,走这一圈先是受了那裁缝店潘老板的调戏,后是听了房中的靡靡之音,此刻又和身材犹如熟透了的蜜桃一般的陆星柳同处一床,饶是他定力再强,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马。转头看了看陆星柳那娇俏的小脸,似乎认真想着什么的样子,便有些瞧的痴了。目光缓缓的偏了偏,经过了白皙光滑的脖颈,紧接着便不由自主的透着白纱,游进那一道两峰之间的沟壑当中,整个心神都要陷了进去,小腹之间也觉得有些异样,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热了几分。

    “你说我...”

    “我没有,我没有!”猛然之间听到少女的声音,惊得铁风一身冷汗,语无伦次的说到。

    陆星柳疑惑的看着铁风,也不知道为何眼前的少年怎的如此惊慌。

    见到少女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刚刚的小动作,铁风紧张的站了起来,说到:“没...没什么,我要出去透透气!”话音刚落,转身便出了门,只感觉自己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要比前些日子遇到黑极豹时还要快上了几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少女,喃喃的自语道:“这家伙平日里老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此刻看他这时候惊慌失措,倒是也有几分可爱,就是也不知道如此惊慌是因为什么...”

    “喝!”“喝!”铁风出了房门,便折了两个树枝,似发泄什么似的对着那无辜的假山抽打了起来,打烂了几个之后,似乎觉得有些不过瘾,又捡起地下几个稍长一些的并在了一起,更加卖力的狠抽过去。

    “铁风啊铁风,人家信任你才让你帮着寻找父母,你却这样在心里亵渎人家,枉自你一直自称要当一代大侠,这般行径又和那些土匪流氓有什么区别了!”铁风一边抽打着假山,一边心里暗骂自己,等到树枝尽数折断了,似乎还感觉有些不够痛快,裸着拳头对着假山挥舞了起来,随着“邦邦邦”几个闷响,指节间出渗出了丝丝血迹,这才使心情略微平复了一些。

    “恩?”

    刚刚站定的铁风,却忽然感觉身后似乎有些异样,猛地一侧头,却是什么也没看见,便自言自语了一声:“看来是我感觉错了。”

    话音刚落,铁风便装出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刚走得两步猛然向后一斩,却还是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不由得眉头微皱,举剑朝着四周环视。

    正当铁风全神贯注周围风吹草动的时候,突然却感觉头顶突然出现一个异物,要换做旁人,恐怕早就吓得亡魂直冒,而铁风,则是呆愣了一下,心大的上去捏了捏。

    只感觉入手处粗糙但不坚硬,隐隐的还能闻到一股....臭味?

    “是...脚?!?!”铁风暗暗猜测到

    一扯之下,只听“哈哈”的两声,灰袍男子便不知从哪里闪了出来。

    看了看眼前的“吴前辈”,有看了看手头的灰布鞋,铁风自知被戏耍了,脸上一黑,猛地一下将布鞋对着灰袍男子就掷了过去。虽说布鞋质地轻软,但这一扔之下也使了十分力,两者距离又近,若莽然硬接的话倒也是不易。

    看到疾飞而来的布鞋,灰袍男子只是右脚一抬一踏,将力道轻飘飘的就卸了去,布鞋也重新穿回了脚上,笑道:“小子,来跟我比划两招来!”

    铁风暗想:“这家伙功夫高深莫测,我跟他比划怎么想都一定要吃亏。”灵机一动,说到:“嘿嘿,吴...前辈啊,何必一天舞刀弄剑的,您要是有兴致我便陪你喝上两杯..”

    还不待铁风说完,便见到那灰袍男子抽刀冲了过来,仓促之下,铁风只得提剑相迎,一瞬间便“噼噼啪啪”的十多声脆响。

    一击过后,灰袍男子竟也不再追击,悠悠然停下来猛灌了一口酒。

    “你...可认识老...可认识铁无发?”一招过后,铁风大惊,眼前的灰袍男子使得不是别的,正是铁无发所授的一招“五登天”。

    “哈哈,要想知道这些,除非你胜过我手中长刀。”灰袍男子双眼半睁的说道。

    铁风心想:“这家伙是故意想吊我胃口,我若再继续追问,他也不见得会告诉我,索性便来个不理不顾。”说道:“你功夫比我高,我自然是打不过你了。”说罢,把长剑收了回来,摆出一副要回去休息的架势。

    “我这刀上不使半点内力,脚下也不挪动半步”灰袍男子又喝了一大口烈酒,笑问道:“你可敢和我一赌?”

    “脚不动的意思是既不挪移,也不抬起?”铁风问到

    “老子说脚不动,当然是半点也不动。”灰袍男子答道

    “赌什么?”

    “谁身上先中了三下,谁就算是输了。老子若输了,你便能问一个关于这剑法有关的问题,而你要输了,须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答应我饶过一个人。”灰袍男子摆了摆手,说到:“你别问那么多,对你也没坏处便是,敢不敢赌?”

    铁风暗暗琢磨:“脚不动,刀上又不使力,我直接挥剑劈砍他下盘,他还能刀枪不入不成?况且竟然要我答应他绕过一个人...这人莫不是喝多了迷了心智,让我杀一个人我还要琢磨琢磨,饶一个人那有有什么相干。”

    “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