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山,东靑教圣殿。(书屋 shu05.com)

    大殿极为宽敞,就算进来百十号人,也绝不会觉得拥挤,大殿地面由整齐的青石板铺成,严丝合缝,不留半点缝隙。正中央是一块几人高的巨大石雕,上面雕的正是教中圣兽“海东青”,做工极其细腻,每一个羽毛都清晰可见,大殿四周装饰极简,清一色的青砖碧瓦,让人刚刚踏入便感觉到一种庄严之感,仿佛踏入了另一般天地。

    殿中有三男一女,三位男子分别身着白,淡黄,青绿三个不同颜色的袍子,而那女子则身着紫袍,四人纷纷空着手,你一拳我一掌,你来我往,端的都是迅捷无比。

    开始时是那紫袍女子与白袍壮汉相斗,青、黄二位老者相斗,四人斗了几十个回合,明明只有八条手臂,却舞的仿佛千百条似的,若有旁人看了定觉得眼花缭乱,头晕脑眩。那白袍汉子走的是大开大阖的路子,招招威猛,而那女子出招却是极尽变化之能事,时而为拳,时而变爪,勾,扯,拉,摆极为灵活,渐渐的那白袍壮汉便有些力有不逮,一不留神便吃了两招。

    此时那青、黄老者见白袍壮汉落了下风,同时罢手,合力对着那紫袍女子攻了上去,只见那紫袍女子以一敌三,虽连连退步,但仗着招法和轻功极为灵活,斗了几十招竟也至太落下风。

    又过得一会,情势忽的再一变,四人相互出手,只当做周遭都是敌人,各自以一敌三,俨然成了一场乱斗,拳掌相击之声不绝于耳。这回没过得多久,那绿袍老者于黄袍老者纷纷中招,四人又击出了几掌,便借力散开,立于大殿四角。

    “哈哈,紫鸢王,我白鸷算是服了,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这灵蛇手的功夫却又涨几成,怕是你这本教第二王的位置,我是撼动不得了。”

    那白袍壮汉活动了一下胳膊,只觉刚才中那两招的疼痛尚未消除。

    “白鸷大哥过奖了,几位鹰王见小妹是女子,便纷纷留手,难不成以为我不会发觉么..”

    那黄、绿袍子二老对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黄袍老者缓缓说道:“紫鸢王,那白鸷自来钟情于你,留不留手我们是不知道的,但我们二老,却是尽力而为了,这次相聚争不下位置,恐怕以后便更难喽。”

    那紫袍女子听那老者大庭之下便说出“钟情于你”之类的话来,却也丝毫不羞不恼,笑道:“嘻嘻,小妹这身子老早就想献给白鸷大哥了,奈何他却不敢收呢。”说罢,扭着水蛇般的腰肢走了过去,将手搭在了那白袍壮汉的肩膀上,飘过来阵阵香气。

    “咳咳..紫鸢妹子...”

    那白袍男子知紫鸢王最喜戏弄于人,往往利用旁人心里的弱点,几句话,或者一犟一笑之间,便使得人陷入了她的圈套,因此看到她这般表现,白袍男子连忙撤了几步,强行按捺住了想将她顺势搂入怀中的想法,因为他知道,那样的话他会极惨。

    “却不知,这次教主将我们几人全部聚集于此,却是为何啊?”

    这时,一旁的绿袍老者发话问到,此人是东靑教第五王碧雕王,虽然拳脚功夫跟诸王比要弱一些,但一手毒功却是杀人于无形。

    “据说,是因为洛城执法堂的事情..”白鸷王答道。

    “洛城执法堂?小小一个洛城,难道红隼、黑鹫二王都搞不定?”紫袍女子问道

    “洛城一城自然是不怕,但就怕惊了执法堂北荒的大统领,到时候却不免一场恶战了,况且我们着实没必要和执法堂的呆子们枉费刀兵。”白鸷王说道

    “好端端的,那洛城执法堂又何必一定要和咱们过不去?”紫袍女子眉眼一扬,说道

    “似乎是因为最近洛城的统领死了,他们这些家伙便发了疯似的。”白鸷王说道

    此言一出,大殿内便顿时安静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这一句话的分量

    过了一会,一道清脆的笑声便响了起。

    “咦?嘻嘻,没想到那黑鬼平素里谨小慎微的,一出手便是大案子啊,啧啧啧。”

    紫袍女子三十岁上下的样子,肤白貌美,保养的极好,此刻一笑更犹如绽开的雪莲花一般,别有一番韵味。

    她知红隼王自从失了一臂之后功力大减,就算装了假肢,招数用起来凌厉有余,灵活却是大大不足,未必是执法者统领的对手,至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教主亲自出手,那是更不可能,于是听了执法统领被害,便认准了是黑鹫王所为了。

    “这个确实着实不懂了...这执法堂虽说遍布天下,但也着实是穷的可以,黑鹫王一向谨慎,怎么会没事和执法堂统领过不去呢...难不成是教主的指示?”

    白鸷王揉了揉脑袋。

    “大胆!”

    只见那紫袍女子前一刻还笑靥如花,后一刻马上就变了脸,抬手便是一掌,白鸷王仓促之间中招,不及应对,噔噔噔的退了五六步才止住身形。

    “你竟敢枉自猜测教主的意思,是不是放你去了东海几年,觉得自己命硬了?”

    “不敢.不敢”

    白袍壮汉咳嗽了两声,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右臂贴于左胸,躬身对着那海东青石雕行了个礼。

    青、黄两老均闭口不言,但内心也是隐隐的在思考刚才白鸷王提出的问题。

    两人暗想:上一次诸王齐至的时候,还是四十多年前,在北荒和圣火门征战的时候,当时教中教主座下还只有苍鹰、金枭、碧雕、红隼四王,那一场战斗打的天昏地暗,虽然最后是胜了,但苍鹰王却壮烈战死,两人也受了不小的暗伤,导致这些年来修炼进度一直要慢了许多。至那一战之后,东靑教在北域便立稳了脚跟,各王分派各地,至此便再也没有聚齐过,此次诸王齐至,绝对不是因为死了一个洛城统领那么简单。

    沉默了些许,黄袍老者犹豫了一番,还是发话了:“你们说,这次我们来,会不会是因为他们...”

    “各位鹰王,教主有令。”

    还不待黄袍老者说完,圣殿门口便站了一个汉子,对着几人朗声说道。

    今日闻言,纷纷施以躬身礼。

    在东靑教制度森严,平日里六王对于其他教众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但若教众是奉了教主的命令而来,则可以打断诸王的任何行为,全以教主令为先。

    “贵客将至,诸位暂且替本王招待片刻”

    “是!”

    那汉子颁完了令,便转身离去了,四人互相对望一眼,均有些疑惑,不太懂这“招待”的意思,是指拳脚招呼,还是真的招待,议论了几句,便各自去安排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

    殿中央摆了三排椅子,左边两排,前五后四共坐了九人,白袍绣青龙,正是执法堂的郑代统领于其下八名执法者,皆去了兵刃,但“剑五”“剑六”却不在其中。

    右边一排,从上至下分别身着黑紫白黄绿各色短袍,正是东靑教黑鹫、紫鸢、白鸷、金枭、碧雕五王,却也都不着兵刃,端坐不语。

    大殿最上首有一金丝细雕楠木椅,却空空如也,无人入座。

    “我等在此已等了大半个时辰,不知贵教东靑王何在?”

    左首郑宗朗声问道。

    途中郑宗暗中和黑鹫王交了几手,只觉这三四十岁的汉子功夫竟丝毫不在自己之下,心下大惊,本以为东靑教六王名头虽盛,但以自己的功夫至少也能应付三四个,却未想到刚遇到第一个便如此强悍。但这黑鹫王本就是东靑教六王之首,因为六王平日里本就行踪神秘,这一节郑宗却是不知了。

    他们一行人自从上了荡山倒也没遇到什么阻碍,黑鹫王将众人引领至此,而后便说有什么事情都要等教主东靑王来了再商议,便不在言语,而另外四王,见来者是执法者,也不知“招待”是否便是要动手的意思,不敢轻举妄动,均低头不语,一时之间殿内气氛极为沉闷。

    本来郑宗想着既然这东靑教“先礼”,那执法堂也犯不着就直接动手,于是便顺着走了上来,却不想在这大殿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神秘的东靑王出现,于是他不由得发声相问了。

    “郑统领稍安勿躁,我们教主为今日之事专门破关而出,转眼便要到了,我教圣殿不便茶饮,还请莫怪。”

    右首处黑鹫王微微一笑说道,这黑鹫王是个高大的汉子,浓眉大眼,不似红隼王阴森森的感觉,脸色黝黑,左脸有一道深深的伤疤,讲起话来甚是中气十足,在这空旷的大殿上,一句话落还隐隐夹着两声回音。

    郑宗听他称呼自己为“郑统领”眉头微微一皱,也不知这人是故意为之,还是不知执法堂规矩随口所言,正待发话,忽听得门外风声大起,转头一看,便见到一人从极高处飞下,离地三四尺的时候脚下虚踏两步,缓缓落至殿门前。

    右首众王见了这道身影,均起身右臂搭于胸前,施了一礼。

    郑宗见众王的表现,料到这人就是传说中的东靑教东靑王了,但此次上山本就为了寻求说法而来,因此并不起身,微微拱手示意一下便了了。

    东靑王先是对着众人微微颔首,而后走到大殿中间,双手交叉于胸前,俯首对着那海东青石雕认认真真的施了一礼,而后便去了主位坐定。

    “诸位大人驾临我东靑教,敝教上下皆感荣幸。”

    众人只见那东靑王穿着一身青绿长袍,而头脸竟然也以青色纱布盖住,作为一教之主,这般扮相,着实是极为怪异。

    “江湖传闻东靑王神秘莫测,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啊?”郑宗问道

    这句话说的一语双关,言外之意便是暗指他不以真面目示人,在座众人听了均是眼神微微一凝。

    “过奖,各位大人今日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东靑王装作没听懂刚才郑宗的暗语,微微一笑,风淡云轻的反问道

    郑宗正待说话,却被身旁一个高壮汉子给打断了。

    只见执法者位置上猛然站起了一人,这一站似乎蕴含着怒气一般,甚是迅猛,激动之下,把身后的凳子都往后震开了些许。

    “少来他妈来那假惺惺的一套,这几个月洛城的事情是不是你们几个老杂毛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