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痛、很黑、很凉、很滑、很静。(书屋 shu05.com)

    ....好像时不时有东西在舔我?

    那舌头很细,很长,还分了两个岔...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没死?

    若此刻郑宗来了,说不定会惊的眼珠子掉出来,然后对着自己狂扇嘴巴子,以求脱离这梦境。

    “我好虚...我怎么没死?”

    铁风手指微微动了动,感觉到身下似乎还是那个又凉又滑的东西。

    “我是谁?我怎么了?我在哪?”

    刚恢复了意识,铁风便在脑中问了自己三个很有哲学意义的问题。

    “我是铁风。我..复活了?我在...”

    铁风自问自答了一个问题,自问自猜了一个问题,努力的睁开眼睛,准备探索探索下一个问题。

    但眼皮很沉,有一种被胶带粘住的感觉,他又叹了一声:我好虚!

    挣扎了大约半刻钟,终于把眼皮微微挣了一条缝,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后悔自己睁开眼睛这个举动了。

    “我的妈呀!”

    刚刚睁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一个有铁风一半身子那么大的巨大蛇头,蛇信子一吞一吐,头顶一左一右的长了两个拳头大小的瘤子,黑眼黄瞳的蛇目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见这般景象,铁风吓得顿时面无人色,骨寒毛竖。

    铁风猜想,自己不是活了,怕是进了地狱了。

    不知道在地狱再被吃了会怎么样,但是无论怎样,那滋味也定是不好受的,他绝不想尝试,于是便再次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装死。

    “生前”的经验告诉他,很多动物只吃活物,不吃死物。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招对熊好使,对蛇却不管用。

    “嘶,老黑,这小子醒了!”

    “我知道他醒了,可是又被你吓晕过去了。”

    “嘶,你怎么知道是被我吓晕了,而不是被你?”

    “他醒来眼睛对着你,自然是被你吓的。”

    “嘶,那他鼻子还对着你,耳朵还对着小蝎哥。”

    “唉,都说爬行动物愚不可及,果然没错..”

    “嘶!你给我把话给我说明白了!什么叫愚不可及?”

    “就是夸你聪明的意思。”

    “嘶,哼哼,算你小子会说话。”

    “扑哧”

    铁风听着这两个对话,闭气功瞬时被破,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刚笑了两声,便又心下一寒...

    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什么叫“爬行动物愚不可及”?

    一时之间,好奇心终于打败了恐惧,铁风睁开了双眼,环视着四周。

    此处是一个很宽敞的山洞,有点光,但很暗,尽管如此,在连睡了八天的铁风眼中,已经够亮了,洞中布满枯草,还有几块大石,枯草上面盘着一大摊灰色的生物,占了整个山洞一半面积那么大。

    正是铁风睁眼看到的那条巨蛇。

    在山洞上方,正是铁风鼻头对着的地方,倒挂着一个比巴掌大一些的蝙蝠,两个比身体还大的翅膀将身子包裹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带着尖锐獠牙、长满了细小黑毛的脸孔。

    “嘶,老黑,他又醒了,这回我没看他,他不会晕过去了罢?”

    “自然是不会,不过这小子脸色煞白,怕是被你冻坏了”

    “嘶,他温度比我还高不少,若他感觉冷自然会把体温降下来,他自己不降,又怎么能说是被我冻坏了?”

    “唉,真是个愚昧无知的生物...”

    “嘶!愚昧无知是什么意思?!”

    “就是夸你见识广,知道的多。”

    “嘶,不错不错,我就喜欢你这张老鸟嘴。”

    铁风这回听得真切,一时间瞠目结舌。

    这一个大蛇和一只蝙蝠,在说话?

    是因为到了地狱了,人兽便不分家了么?

    “你们...是什么人?”

    铁风脱口问道,不过刚开口就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自己竟主动跟两个野兽说话,还问他们是什么“人”。

    “小子,我们不是什么‘人’,我是老黑,他是大蛇,愚不可及,愚昧无知的大蛇。”

    大蛇听了,微微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老黑的介绍甚是满意。

    闻言,铁风又是一愣,心中大惊:它...在和我对话?一只蝙蝠,在和我对话??

    不过转念一想,随机明白,果然在地狱中人兽是可以交流的。

    “我们是在枉死地狱..还是刀山地狱...或者是其他什么的?”

    铁风被眼前诡异的情况吓得竟恢复了些气力,想挣扎着起来,不想身下入手处很滑,无从使力,刚挪动了一下便又躺了回去。

    “嘶,小子,别在我身上乱动,什么枉死刀山的,那是什么意思?”

    大蛇把那巨大的头颅凑了过来,蛇信子一吞一吐,几乎要打到铁风的脸上。

    铁风再次见到这巨大的蛇头,依然心里咯噔咯噔的,连忙向后蹭一蹭,却反而向前滑了半分,离那蛇头更近了。

    “怪不得这么滑...原来我在这大蛇的身上。”铁风暗想道。

    “小子,你没死,或者说是你被救活了..”

    “嘶!老黑,我和这小子还没说完话呢,你插什么嘴?”

    “好好好,你先说,你先说。”

    大蛇盯着铁风,左晃了一下脑袋,右晃了一下脑袋,瞳孔时大时小,过了好一会,才严肃的问到:

    “小子“

    “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有的时候,人经历诡异的事情太多,便会麻木了,铁风此时正是如此。

    跟这两个含糊不清的家伙扯了小半天的功夫,他终于得出了三个结论。

    第一,这两个生物应该不会吃了自己。

    第二,他真的还活着,据说是被一个叫做炎的生物救了,但这生物到底是什么,这两个家伙也说不清,但能感觉到这两个生物对这个“炎”很是尊敬,又有些害怕。

    第三,正因为自己是被这炎用特殊方法所救,因此获得的能与野**流的能力,至于是什么方法,这两个家伙却是不说,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说。

    铁风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动一下手臂都要狠狠的喘几口大气,既然这大蛇不吃自己,索性便也躺着不动了。

    直到那个令铁风刻骨铭心的时刻。

    铁风初时醒来还纳闷,虽说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但想来受了那必死的伤害,这时间绝不会短,为何醒来了却一点都不渴?

    这个问题,倒是没过多久,就被解答了。

    醒了之后约莫两三个时辰,那大蛇仿佛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伸着长长的脖子,或者说是身子,在旁边一个小池子里吸了一大口水,却不咽下去,而是转过头,对着铁风的脸“哗啦”一声,统统浇了下来。

    这一下惊的铁风不轻。

    “你做什么?!”猛地被浇一头水,而且是这大蛇口中吐得水,铁风怒火大起。

    “嘶,当然是喂你喝水,这是炎交待的,你老实点,张嘴。”

    “我这些日子都是这样喝水的?!”铁风闻言大惊,不由得有些干呕。

    “嘶,这些日子都是小蝎哥撬开你的嘴,我给你喂的,嘶,小子,你这可是兽王一般的待遇。”

    铁风闻言,更是胃里一阵翻腾,虽不知这小蝎哥是何等角色,但光听这名字,就不禁让人想起什么不好的东西来。

    “别别别,我可不用这兽王的待遇,我不渴,你别给我喂了!”

    铁风摇了摇头,使出好大的力气把嘴边的水渍抹了抹。

    “嘶,不成,炎说你这种兽类每天都要喝水,不喝水就要没命,你没命了我也要没命。”

    大蛇说罢,又把蛇头探了出去,猛吸了一大口水。

    “老子是人,不是兽类,我不喝水活的好好的,喝了你嘴里的水才会恶心的没命!”

    铁风挣扎的想起来,不过浑身依然使不出力,这蛇身又滑,根本挪不了半点。

    “嘶,我是蟒蛇族,不是毒蛇族,不会没命的,你快点喝了,一会炎该来了。”

    又在铁风脸上浇了一大口水,大蛇颇为认真的解释道,它以为“恶心”是因为铁风怕中毒的意思。

    “呸!你这蠢蛇,你要在不住口,一会等炎来了,小爷让它把你蛇皮扒下来,给小爷当鞋垫用!”

    铁风知他们很怕那个叫做“炎”的生物,便以此威胁道,关于那“炎”会不会听自己的,铁风却是没想那么多,反正眼前这大蛇也是个智商堪忧的存在。

    大蛇虽不知道鞋垫是什么东西,但听铁风这番威胁,倒也真是不敢再去吸水了,那庞大的头颅似乎在思忖什么,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名堂,便抬起头,看向头顶那小黑的方向,乃是求助的意思。

    但那小黑却把头埋的更深了,显然是他也不想沾染这麻烦的问题。

    铁风看到这般情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想到用“炎”的名号吓唬他们,竟如此管用。

    正待铁风以为这“喂水”风波过去了,想闭目休息的时候,却又传来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

    “你若不喜欢大蛇喂,那我来喂你便是。”